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精神疲乏地从狭窄的楼梯过道上经过,迎面下来一个不知住在哪一层的邻居,两人目光交汇短短半秒,然后彼此间连说半句话的意思都没有,就那么冷冷淡淡地擦肩而过。秦风其实挺喜欢这样的邻里关系,互不干扰,就杜绝了闹矛盾的可能性。至于老一辈又是怎么想的,他完全不在乎。社会发展到这份上,早已经到了有钱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时候,什么远亲近邻的,全都是血缘社会留下来的糟粕,唯有利益关系,才是真正的社会关系保障。而如果这份利益够巨大够久远,这份保障甚至可能成为永恒,比血亲关系乘以十个人寿保险还要靠谱。

    天晓得是今天在哪里受了刺激,秦风从二楼上到五楼的过这段短短的距离中,头脑中就这么偏激而不偏执地自我思辨了一回。

    走到家门口,敲了敲房门。

    屋子里发出噼啪噼啪一阵响,苏糖飞奔出来,开了门就满脸关切地问:“今天会开得怎么样?”显得比秦风还要上心。

    秦风呼出一口浊气,进屋,拖鞋,顺便把西服外套也脱了,随手往远处的沙发上一扔,然则对力量的控制并不出色,那衣服落在沙发的扶手上,然后滑落到了地板上。

    “先洗个澡再说。”秦风换上塑料拖鞋,一边朝卫生间走去,又习惯性地调|戏媳妇儿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我洗过了。”已经将鸳鸯浴当作日常的苏糖,完全没羞没臊地回答道。

    待在自己房间里的王艳梅听见,发出剧烈的咳嗽声,以示警告。

    苏糖嘻嘻一笑,走到沙发旁,把秦风的衣服捡起来,问道:“你晚饭吃了吗?”

    “还没。”秦风回答道,走到卫生间门口,忽地又停住脚步,对苏糖说,“帮我拿一下内|裤。”

    “哦。”苏糖拿着秦风的外套跑进自己的房间,先找了个衣架把秦风到目前为止最贵的这条衣服挂起来,然后才打开自己的行李箱,翻出了秦风的四角小裤裤——虽然才和秦风啪了不到半年,但生活习惯上,俨然已经有了点老夫老妻的感觉。

    苏糖玩儿似的甩着秦风的内|裤,走到卫生间门前,里头已经响起哗啦啦的流水声。

    “喂,拿来了!”苏糖朝里头喊了声。

    秦风回答道:“待会儿洗完再给我吧,我手上湿答答的。”

    “那还这么早让我拿出来干嘛?”苏糖不满地说道,接着就脑子一抽,不知出于怎样的猥|琐心理,打开秦风的内|裤,低头闻了闻里面。

    “咳!”王艳梅的咳嗽声倏然在身后响起。

    苏糖闻声一惊,就跟被人捉贼拿赃似的猛然一颤。

    “哎哟哟,我真是不知道你们两个现在在那边,一整天都在干些什么……”王艳梅戳了戳苏糖的额头。

    饶是苏糖已经跟秦风修炼完所有的姿势,这会儿也不由尴尬得面红耳赤。

    王艳梅没好气道:“收敛着点儿啊,别整天搞得跟……没吃饱似的。”

    苏糖秒懂了这个“没吃饱”的意思,拉着王艳梅的胳膊撒娇道:“妈,我们现在还处在热恋期啊……”

    “热恋你个头!”王艳梅笑道,“亏得小风有出息,不然你要是跟了个没本事的,以后哭都没地方哭!”

    “怎么会没地方哭,我可以回家找你哭嘛!”苏糖振振有词。

    王艳梅翻着白眼走开了。

    苏糖成功地从猥|琐的姿势中解锁出来,又靠着卫生间的门,问秦风道:“你晚上想吃点什么啊?我打电话给你叫吧!”

    “随便吧,叫碗面条就好了。”秦风道。

    “你要吃什么面?”苏糖问道。

    秦风脑子里马上跳出来“我想吃你下面”的想法,可毕竟是在丈母娘跟前,奔放等级不能太高,于是强忍下来,随口说道:“鱼丸面吧。”

    王艳梅立即大声喊道:“不用叫了,我给你爸店里打个电话,叫你爸店里那个小孩送过来。”

    “可以!”秦风生怕卫生间里声音太响,也大声喊着回答道。

    苏糖见没自己的事情了,走到沙发旁,贴着王艳梅坐下来。

    先毛手毛脚地摸了摸老妈的肚子,数日子道:“还有7个星期吧?”

    王艳梅嗯了一声,把电视频道调到东瓯电视台,这个点几乎全国上下的电视台都在纠结,因为7点钟这个时间档,确实不怎么好安排节目。

    此时东瓯电视台正在放歌。

    王艳梅盯着电视里的she在那边蹦啊蹦的,转头对苏糖道:“你以后要是能这么出名,就不会拖小风的后腿了。”

    苏糖想了想,很傻很天真地回答道:“我要这么出名,就能反过来包养他了好不好!”

    “阿蜜,内裤给我!”卫生间里冲水声一停。

    苏糖忙跑过去,不等秦风动手,自己直接把门拉开了。

    一阵热气从里头逸出来,苏糖盯着秦风没有肌肉但足够匀称的肉|体,眼神色眯眯地扫了一遍,然后把裤子递了进去。

    秦风哭笑不得地接过来,说道:“放在30年前,你这样的行为是要被抓去枪|毙的。”

    一边说着,又把门一关,然后飞快地擦干身子,穿上裤子从里头走出来。

    王艳梅就当什么都没看到,拿起手边的电话,跟那头接电话的秦建国说了声。

    秦风走回房间,穿戴整齐后回到客厅,往小沙发上一靠,整个人总算轻松了许多。

    “还是家里舒服啊……”他伸了个懒腰。

    苏糖这时又问道:“你们下午开会,都说了些什么啊?”

    “没说什么,就是大家轮流吹牛逼。”秦风简单而准确地概括道,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来的人还比较多,东瓯电视台也来了,他们那个主持人赵和佳也去了。”

    “真的啊?”苏糖眼睛一亮,对这种地级市名人的出场,居然感到很惊喜。

    王艳梅也来了兴趣,连忙问道:“那你不是上电视了?”

    “不知道,可能吧。”秦风瞥了眼此时电视机上的台标,说道,“待会儿等《新闻联播》完了,可以看看《东瓯新闻联播》,今天陈朝德也去了,照理说电视上应该会播一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