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陈朝德是谁?”王艳梅很真诚地表示老娘不认识。

    秦风简单地介绍道:“市|委|书|记。”

    “哦……这样啊……”王艳梅点了点头,显然还是对情况不清不楚。她依然没把秦风和市一把手联系起来,觉得女婿只是单纯地在台下坐了两个小时,只是觉得秦风的那个顾问头衔确实还有点真材实料,能混入会场大小也应该算个人物了,却也谈不上有多么与有荣焉。

    等了一小会儿,《新闻联播》还没开始,自家店里的鱼丸面就送来了。

    外卖小哥年轻得像是刚从小学里捞出来的,皮肤黝黑,长相憨厚,眉眼之间的稚气一目了然。

    秦风打开门,外卖小哥稍微一怔,抬头看了眼门牌,确认没错后,弱弱地说道:“那个……阿姨她……”

    “我是她儿子。”秦风笑着把袋子和泡沫碗接过来。

    “哦……哦……我是你爸店里的……”外卖小哥拘谨地自我介绍道,很有一种小仆人面见少爷的感觉。

    秦风点点头,随便寒暄了两句,就关上了门。

    走回屋里,王艳梅对秦风道:“这小孩今年才15岁,本来我让你爸别收他的,怕出事情,可你爸不听,说这孩子家里苦,非要留下。”

    “怎么个苦法?”秦风端着面走到厨房,在餐桌前坐下来。

    王艳梅听着电视里《新闻联播》的开场音乐,说道:“好像是从小家里就没了爸,他妈身体又不好,家里还有两个老人,腿脚也不方便。这不就说不读书就不读书,跑出来打工了。”

    秦风吹着碗里的热气,好奇道:“本地人吗?”

    “乡下的。”王艳梅道,“江北县山边过来的。”

    秦风摇了摇头,“扶贫工作任重道远啊……”

    王艳梅忍不住笑道:“小风,我看你毕业了干脆去机关上班得了。”

    苏糖接着道:“可以啊!店里的事情归我管,咱们可以官场勾结、狼狈为奸!”

    这用词水平,王艳梅直接对女儿折服了。

    然后就听女婿来了句:“咱们俩不用官商,也不用狼狈,照样可以勾结还有……咳咳。”

    “妈,你听到没,我都是被他带坏的!”苏糖朝着王艳梅挤眉弄眼。

    王艳梅满脸生无所恋道:“我就当没听见,随你们两个怎么搞。”

    秦风饿极了,呼哧呼哧几口,吃完了面条,甚至连汤都喝下去大半。

    捎带手洗了碗筷,秦风心满意足地摸着肚子,坐回到母女俩身边。

    苏糖抛下亲妈,挤到秦风怀里,非要两个人挤一张小沙发。

    王艳梅眼不见为净地盯着电视,好不容易终于熬完了7点之后的半个小时。

    随即等看完2个广告,《东瓯新闻联播》就开始了。

    画面一转,赵和佳正襟危坐在镜头前,用严肃而不失活泼的口吻,先把今天主要内容讲了一遍,第一条就是市常委扩大会议召开东瓯市光学材料研究基地的项目启动仪式暨媒体通告会。

    苏糖激动地抱着秦风直摇晃道:“诶诶诶!上电视了啊!”

    “别摇了,肚子里都是汤呢!”秦风把苏糖压在他脸上的*****推开。

    这时电视里画面又一转,依次从每个在主席台上就坐的人脸上扫过。

    陈朝德。

    朱明远。

    徐永佳。

    蒋鹏飞。

    然后是——

    “是你!是你!哇!上电视啦!”

    “老公,你太厉害了!”

    短短一秒的镜头一闪而逝,苏糖和王艳梅却亢奋无比地大喊大叫起来。

    “我要给你爸打个电话。”王艳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看样子这会儿要是家里有电台,她八成会向全世界放广播。

    “妈,不用这样的,今天就是凑巧坐那儿。”秦风把王艳梅拦了下来,“今天本来不是我坐那儿的,另外有个老总临时出国了,我才替他坐在那边。”

    “管他呢,反正上电视了,现在不打,等你爸晚上回来我也得跟他说!”王艳梅拿着手机不撒手。

    秦风没办法,只能提醒道:“妈,这事情咱们自己可千万别声张,不然到时候人家问东问西的,咱们都解释不清楚。”

    王艳梅听秦风这么一说,倒也稍微冷静一下一点,笑了笑,说道:“也好,就藏在心里自己乐,以后你家那些乡下亲戚要是再跟咱们说七说八的,就把这条新闻拿出来让他们看看,眼红死他们!”

    秦风觉得丈母娘的这套打脸思路比较可取,笑着点了点头。

    激动了一会儿,王艳梅又问道:“小风,你那个公司有多大啊?开会连市领导都要出席。”

    “我猜应该是国内最大的几个……私人财团之一吧。”秦风仍然不很确定道。

    东瓯市毕竟是小地方,侯老板再牛逼,想必跟京津圈子还有沪宁杭一带的“当代门阀”还是有差距的。而即便真没差距,这牛逼反正不能吹得太大。这世上天外有天的,吹得越响,哪天说不定就死得越惨。尤其,侯老板还有着见不得光的过去。

    从这方面来讲,政府就完全没有顾虑。

    鸡毛点大的一个乡镇,敢吹嘘自己要做某某产业世界一流的也不在少数。

    “全国最大啊……”王艳梅自动过滤了“之一”两个字,然后落点很低地得出了一个结论,“难怪你每个月过去开开会,就能拿一万块钱……”

    秦风:“……”

    “诶,那他们这么有钱,干嘛还请你过去啊?”王艳梅终于抓到点关键的关节。

    秦风早就想好了托词,解释道:“我不是给他们家孩子当家教么,有天那个老板刚好在家,就问了我一个问题,反正就是……他的厂子下步该怎么发展。我当时也没怎么太当回事,就随口说了说自己的想法,结果没出几天,他们公司的股票就涨了一大截。那个小孩他爸估计就是这样,觉得我水平还行,就让我给他干活了。”

    王艳梅幸亏是个不炒股的,不然秦风这谎话分分钟就能崩掉。

    不炒股的丈母娘顺利被秦风哄住,两个人围绕着侯老板的那家不存在的工厂,你一句我一句地掰扯着,不知不觉,东瓯市的《新闻联播》也播完了。

    王艳梅打了个哈欠,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外加玩了一早上的电脑游戏,到了这会儿,她稍微也有点累了。挺着个大肚子,扔下小两口,就回了自己房间。

    老妈一走,苏糖这妮子抓紧就在秦风身上作妖,上边解个扣子,下面开个拉链什么的,手欠得不要不要的。

    秦风连续开了2天的炮,心里想着该不该先下去去买瓶六味地黄丸补补,房门忽然就推开。

    苏糖吓得赶紧从秦风身上跳下来。

    秦风刚拉上裤拉链,就见秦建国风风火火地冲进来,说道:“小风,我刚才看电视,看到有个人和你长得好像!”

    “什么长得像啊?”进了房间的王艳梅又走出来,大声宣布道,“那就是小风!”

    秦建国听得汗毛都炸开了。

    好歹是在国企里头混了二十多年的老工人,和市一把手平排坐意味着什么,他简直再清楚不过。

    他惶惶然走到秦风身边,坐下来,满脸严肃道:“小风,你这段时间到底在外头干了什么了?”

    秦风眼见是瞒不过去了,想了想,招呼王艳梅道:“妈,来来来,咱们开个家庭会议。”

    家里头最近的资产管理情况乱得很,秦风早就有点看不下去。

    现在看来,也正是时候扯块虎皮,正式搞搞清楚,谁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