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家庭会议(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侯总那一摊生意,就算我想扔掉,现在也回不了头了。”秦风半真半假地说着,“而且不管这生意最后是赚了还是赔了——进一步说就算赚大了吧,哪怕每年能净赚一个亿,这钱毕竟不是我的,所以咱们家还得有自己的打算。说到底,我们现在有什么?我手头就一家烤串店,现在一个月大概能净赚3万块左右;还有爸你的面馆,一个月差不多也就2万吧?”

    秦建国点了点头。

    苏糖睁大眼睛感叹道:“一个月加起来5万块,我们家还是很有钱的嘛!”

    秦风笑道:“是啊,安安稳稳过日子是够了。”

    王艳梅不解道:“那我们还讨论个什么劲儿?一个月5万块进项,还不用你操心费力,你们两个以后结了婚,每天不用干活也能养活孩子,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妈,话不是这么说的。”秦风虽说也觉得王艳梅说得有道理,可他这会儿的心气,早已经不是刚重生那时候可以比的了。不说自己要成为多大多大的大富豪吧,最起码秦风觉得,自己总得做到脚下够稳,活在这世上有所依仗。这半年来,他见过的诸多场面,已经让彻底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生活的身不由己。别说你一个月能赚5万块,万一要真遇上点儿事情,就算你一个月能挣50万,人家照样说弄死你就弄死你。强悍如侯聚义者,尚且活得战战兢兢,身上都穿了件市民兵团团长的黄马褂了,照样一整年大半时间躲在国外,所忧所虑的东西,甚至不是秦风这个层次的人所能想象的。

    秦风倒也不觉得自己能混到侯聚义的高度,可让自己强大再强大一些,总归不会是坏事。

    只要钱来得光明正大、光明磊落,纵然真有人对你怀有恶意,好歹中国这社会在明面上还称得上朗朗乾坤,你自己身上干净、屁股上没粘着屎,别人想弄你,也不容易。而且退一万步说,实在不行,资本这东西还能保命。假使真有哪天在本地混不下去了,老子拿脚投票,移民总行了吧?

    这些本不该有的念想,秦风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产生的。

    或许是侯老板的经历,给了他些许对人生的灵感。

    只不过,这些全都不合适对自己的爸妈说,一来秦建国和王艳梅会觉得他是在杞人忧天,二来也是怕他们两个会跟着自己一起想太多,那就真坏了心情了。

    “妈,这钱嘛,当然还是越多越好。”秦风换了个思路,从小处入手,“你看我爸现在,每天朝五晚九的,别说比以前在厂里上班的时候要忙,比起去年在十八中后边儿卖烧烤的时候,我看也没现在这么累。你就不想咱们家再多赚几个钱,多雇几个人,把我爸解放出来啊?怎么说咱们家现在也算是中产阶级了,我爸整天蹬着个破自行车,掉价不掉价?”

    “我无所谓!这有什么掉价的?”老秦同志一脸质朴。

    王艳梅却被说动了。

    哪个女人不想自家男人每天出门风风光光的,尤其秦建国这种天生的中年老帅哥,打扮一下带出门,绝对有面子。现在整天穿一件白褂子,汗津津、臭烘烘地走街串巷给人家送饭,这形象,这生活状态,仔细一琢磨,确实感觉不太好。好歹是月入5万的人家啊,还这么折腾自己,何苦啊?

    “建国,小风这话说的……我觉得还是有点道理的。你整天在路上这么跑来跑去,辛苦不说,还危险。”王艳梅对秦建国道,“要不你再雇个人吧,那小孩,你一个月也不才给1800吗?这钱咱们又不是付不起。”

    “哎呀,说什么呢,我现在又不是干不动了。”秦建国执拗地抗拒道。

    秦风马上说道:“爸,这不是你干的动、干不动的问题,是你现在到底应该干些什么的问题。咱们就说舅舅,他打算入股对吧?”

    秦建国转头看看王艳梅。

    王艳梅直接认了:“是我告诉小风的。”

    “啧……不是让你先别说吗?”秦建国略微不满。

    “爸,我反正都知道了,你就先别纠结这个了。”秦风把话题扭了回来,“咱们就说舅舅,他入股你的面馆,他说他来管理。你看看,人家一个小股东,给自己的定位都是经理,说好听点,搞行政、高决策的管理人员。那反过来看,你呢?老板诶!大股东诶!你居然跑出去送外卖,搞得自己跟个打工仔似的,爸,我就问你,你们那个皮革厂,要是厂长下到车间去赶清洁工的活,别人会怎么看他?”

    秦建国:“这个……”

    “别人会觉得他脑子里有坑!”秦风粗暴地完全不给秦建国跑题的机会,身为儿子,秦风深深地知道,老秦同志这回绝对在酝酿“厂长是个好干部”这样的回复,所以坚决不能给他开口的机会,“在其位谋其政,是什么人,干什么活,爸,我这么跟你说,你就算再闲得慌,也不应该出去送外卖,哪怕在厨房里给董师傅打打下手,也比这个要强。再说了,你也不是没事干啊,你每天晚上回家对账到老晚,这事情干嘛不直接在店里做了呢?非得晚上回家再做?”

    “是啊。”王艳梅这下立马感同身受了,“还弄得我老是醒醒睡睡的,心思全在你身上,睡也睡不好。”

    苏糖跟着刷存在道:“我也是,住在学校里,晚上就一直想着秦风,老失眠。”

    王艳梅来了句这辈子最直白的评语:“你那是发|骚。”

    苏糖:“……”

    秦风:“……”

    秦建国:“……”

    尴尬地沉默了几秒钟,秦风握住苏糖抓狂的手,忍着笑道:“爸,反正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既然打算当老板了,就得有当老板的样子。你得学着怎么把一家店管好,我呢……打算等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也在你的店里入一股,咱们一起做也行,你干脆把店交给我,在家里享福也行,随便你。”

    秦建国怔了怔,心里觉得不对劲了。

    这怎么说着说着,自己就被夺权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