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失败的家庭会议,除了表露了一下自己打算接管亲爹此生唯一产业的这个意向之外,没得出任何实质性的结论。秦风觉得这不怪他,主要是家里人开会,说着说着就会跑题,甚至扯到秦建国应该每天洗一次澡还是洗两次澡,以及秦风和苏糖到底该什么时候生孩子比较合适这种八十八杆子也到不着的话题上。

    秦风原本还想着给爸妈画一张大饼,说一说自己的商业理想,不过这些东西秦建国和王艳梅显然不感兴趣,他们更关心的,还是等果儿生下来之后,房子应该怎么重新装修这件事。此外,王艳梅还跟秦风打了个商量,说打算家里再买辆车,档次不用太高,连上牌照带交保险,加起来15万之内的就可以。只是他们俩现在手头没那么多钱,想先跟秦风借点。

    秦风很果断地直接下楼,去银行提了一万块出来,剩下的5万多一点零头,全都给了王艳梅。这样以来,过些天他还得再去一趟银行,办张新卡。麻烦是麻烦了点,不过爸妈既然开口了,也就没什么借不借的了。店里的股份搞得一清二楚,是为了方便管理,给爸妈花钱,那是尽孝,属于义务,再扯什么借啊还的,那就不应该了。

    第二天早上,苏糖一大早就醒了。

    她下午要陪秦风去体育中心看袁帅的比赛,而早上的话,还有别的娱乐项目——跟刘雅静一起去逛街。前几天跟秦风啪啪的时候挂了刘雅静的电话,所以今天跟她一块儿出去玩,算是赔罪了。

    国庆节的第二天,气温又回升了不少。

    苏糖里头除了那件尺码不小的内|衣,就只套了一条薄薄的白色长袖衫,外面再罩上一件敞开的黑色外套,裤子就是普通的黑色紧身牛仔裤,再配上一双黑色高帮靴子,整个人的形体瞬间婀娜得不要不要的。

    秦风趴在床上转头看了眼正在镜子前自恋的苏糖,担忧道:“你这么穿容易引狼啊。”

    “不会啊,我穿得很严实了好不好?”苏糖左看右看的,“腿全都包住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是腿的问题……”秦风把目光往上移,指着媳妇儿的咪咪道,“里面白色,外面黑色,胸看起来比平时更大了……”

    “那……裹起来?”苏糖把黑色外套的拉链拉上,看了眼,却摇了摇头,嘟嘴道,“一身黑,不好看。”

    “嗯,好像是差了点味道。”秦风干脆从床上爬起来,走到苏糖身旁。

    镜子里头,比苏糖稍矮了那么一小截的秦风,站在苏糖身后扶着她的腰,两个人很自然地靠在一起,腻歪了小三秒后,秦风忽然道:“把你那间蓝颜色的小风衣穿上,里面换条格子衬衣。”

    苏糖眼睛亮了。

    “对哦……”

    苏糖带回家的行李箱不小,基本上全都装着她的衣服,甚至连鞋子也准备了三双。

    掏出衣服,她很自然地当着秦风的面换上。

    秦风看着苏糖玲珑毕现的曲线,心里相当有想法,但生生还是忍住了。昨晚上终于忍着没做,他打算多修养几天,憋到这妮子大姨妈来临之前最热情的那几天,一次性把她弄上天去。

    苏糖换好了衣服,坐在梳妆台前。

    秦风站在她身后,拿着梳子,帮她打理了一下头发。

    从今年剪了头发到现在,苏糖就一直没再剪过头发,眼下已经长发及腰,每天早上起来,光是洗头就得花大把时间。不过秦风出于私心,并没有要求她剪短。要知道每当苏糖坐在她身上长发飘飘地起起伏伏时,那画面可是相当动人的。剪了简直太可惜。用苏糖的话来讲,剪头发这件事,还是等再过个把月影响到她拉屎了再作考虑吧。

    把媳妇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送出了门,秦风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光天化日的,担心苏糖在路上被人截了那完全是想得太多,东瓯市的治安,整体上还是相当过的去的。虽说马路上10个男人中会有11个对苏糖有想法,可那群家伙顶多也就是想想,撑死了晚上回家找个阴暗的地方幻想着撸一发,所以秦风丝毫不担心会发生什么。再说了,苏糖这妮子的实际战斗力可是很强的,秦风反正不觉得自己能一对一稳稳打得过她,更何况她身边还有刘雅静和谢子君陪着。

    难得浮生半日闲,秦风刷牙洗脸完毕,穿着睡衣四仰八叉往沙发上一靠,拿起电视遥控,先把电视机打开。这会儿才早上8点半,个别频道刚好有早间新闻。

    然后一边听着各种蠢贼被抓、老婆抓奸、公公出轨的笑话,一边在厨房里忙活早餐。

    没一会儿,两份营养早餐新鲜出炉,双面煎荷包蛋、油炸培根肉,外加吐司面包涂花生酱,再配上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谁看看喜欢。

    王艳梅闻到香味就醒了,秦风把盘子摆好,王艳梅上了个厕所出来,问道:“阿蜜呢?”

    “跟她同学逛街去了。”秦风边吃边回答道。

    王艳梅问道:“大学同学?”

    “不是。”秦风道,“雅静,还有子君她们几个。”

    “哦……”王艳梅点了点头,“挺好的,上了大学还能玩在一起,年纪越大,感情越深。”

    秦风笑笑不说话。

    吃过早饭,帮着收拾了碗筷,秦风就暂时霸占了王艳梅的电脑。

    丈母娘最近玩单机游戏挺上瘾,《大富翁4》存档全满,人物是一水儿的的钱夫人。

    “可惜不能改名字,不然估计全都是秦夫人……”秦风从游戏里退出来,打开网页,看了一下时事新闻。05年的大事件,他基本上都已经印象模糊了,现在再看,感觉就像复习人生似的,很有种天地都在老子心中的畅快感。

    搜了一下有关百度的新闻,发现这东西今年居然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惊得秦风满脸无语。

    话说他前些天貌似还撺掇过关朝辉,让她看看能不能收购一点百度的股份,这下看来,自己绝对是丢脸了……

    一时半会儿的,找不到有兴趣的东西,秦风愣了好久,忽地想起微博来。

    在百度上敲下四个字,点开来,仔仔细细搜了一遍,秦风不由“咦”了一声。

    “还没出吗?”秦风疑惑着,又搜了一下新浪博客,这东西倒是有了,不过用的人还不是太多。

    秦风挠头了。

    原本还想着做微信,结果这会儿连博客都才刚上市,这步子,迈太大了啊。

    好在项目还没有真正开始,说起来,刚注册的秦朝科技现在就是个空壳,连个程序员都还没有招到——别说程序员,话说办公室都还没找下来好不好?说好的熟人好办事,尽快回复呢?

    秦风忽然就觉得自己有事情可以干了,大清早的,就给那个房产中介打了个电话。

    手机里嘟嘟响了十几声,那边才总算接通,听声音心不甘情不愿的,显然是被秦风扰了清梦。

    秦风说明来意,那中介老男人咕咕哝哝的嘴里瓣着蒜地口齿不清道:“写字楼是找不到了,住宅区里我给你找到一间屋子,装修一下勉强还能用,你要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过来看看。不过我话可说在前头,如果有什么邻居投诉的话,那可不能赖我。”

    秦风想了想,说道:“明天吧,我下午还有点事情。”

    “行,那明天下午,到时候你再联系我。”对面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风轻轻摇头,心说东瓯市这地方确实不适合创业,自己都已经找到地头蛇帮忙了,居然连办公场地就这么难搞,更别说城市环境、人口素质这些软性条件,难怪人才全都跑杭城去了,连侯总的大本营,也都扎在了那边。

    挂断电话没一会儿,手机忽地又响了起来。

    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秦风已经无语得麻木了,天晓得到底是谁到处在泄漏自己的手机号码,现在貌似是个人都能直接联系到他。

    数着铃声响了5下,秦风才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林丙俨。”市委的大智囊在那头用很淡雅的声调说道,一听就让人觉得这货真斯文。

    秦风有点意外,道:“林教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林丙俨笑了笑,说:“还真有件事情想麻烦你。昨天你在市里开会说的那些话,我觉得挺有意思的,特别是关于企业担保链和投资型房地产泡沫的这块内容。你最近有空吗?我想请你出来,咱们一起聊一聊这个话题。”

    秦风想了想,却觉得似乎没什么必要,道:“林教授,我最近手上事情也不少,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咱们直接电话里说好了。”

    “这可太难一下子说清楚了。”林丙俨笑道。

    秦风建议道:“那要不这样,你把你的问题全都列出来,发到我qq上,我根据你的问题,给你写一份书面材料好了。”

    “你给我写书面材料?”林丙俨在那边哑然失笑,多少博士生写的东西他都看不上眼,何况秦风这么个本科都没毕业的?可心里不屑归不屑,嘴上还是很客气地说,“那行,我马上给你发过去,你记一下我的qq,哦,还是直接短信发给你好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