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中心区地方小,2000年前只有一个体育中心,位于湖滨路,离袁帅家和侯府大宅都很近,秦风上小学那会儿,学校每年办运动会,都要租用那个体育场,而附近许多没有条件办运动会的其他学校,基本也都只有这个选择。以至于每到秋天,中心区各所中小学办运动会都要摇号进行,遇上天气不好,也得硬着头皮搞雨中作战,情况凄苦得能让宣传稿的煽情水准被无限拔高。

    从98年开始,东瓯市中心区进入旧城改造高峰阶段,推土机和挖掘机携手奔赴中心区东部,当时全市规模最大的体育中心,便是在这个过程中被纳入城市建设规划。2000年,东瓯市体育中心建成,占地面积300亩,主要建筑包括一个大型5000座位室内体育馆、一个2万座室外体育馆以及一个多功能水上运动中心,除此之外,便是一个茫茫大的购物中心。市里头在建设体育馆的同时,方圆数公里内的市区也得到了极大的开发,当年最为豪华的住宅区便坐落于此,市领导们也是在那个阶段,扎堆从五龙街道搬迁到这里。

    东瓯市体育中心,基本上可被视为中心区东扩和东瓯市发展的一大标志。

    而对于侯聚义来讲,他正是靠着拿下如此大的一个工程,才让政府重新估计了他的价值。98年,侯聚义通过海外渠道注入东瓯市的30亿巨资,可算是吓尿了当时的一大批人。而谁又能想得像,短短十几年后,30亿对某些超级大富豪来说,都算不上什么了。

    秦风开车驶入直通体育中心的锦绣大道,沿途满是半新的高楼。

    从2000年到2005年,早年间出生的孩子,连小学都还没毕业,可东瓯市的房子,却已经修道了10公里开外。小区住宅面积越修越大,各类基础设施越来越先进,小区环境逼格越发变高,只可惜,人情味全都修没了。

    秦风不知道眼下应该还扎推住在附近的市领导们,什么时候会再度集体搬去新城,想必应该是不远了。方才开车出来的时候,小猴子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上课的地点又换了,这回的地点,就在体育中心附近不远处。

    明天他还得抽空去给那熊孩子上课,当真忙得脚不着地的。

    所以对于侯老板在东瓯市到底有多少房产这种问题,他现在完全已经懒得去想。

    车子在一处十字路口停下,国庆期间,路上的车子多了许多。

    秦风远远看着站在路中央岗亭上的交警,腿肚子微微颤抖。

    不过有鉴于顺利地避开了关彦平那个逗逼,秦风觉得这个险冒得值。

    话说现在已经是10月份,等到了11月,他就年满18岁,可以去考驾照了。

    05年的话,驾照这东西应该2个月就能弄下来吧……

    红灯变绿灯,秦风稳稳地跟着别的车后面,在交警叔叔的眼皮子底下溜了过去。

    七八分钟后,秦风开到体育中心大门口,先掏了停车费,保安才把那排将近10米长的电子拉门打开一道口子,小肚鸡肠得跟里面偌大的场馆规模形成鲜明对比。

    体育中心的地下全都租给了好又多,因此停车场事实上只是把原先打算拿来做绿地的地方,擅自改成了空地。当然,这种事情根本不会有人管。

    停好车子,两个人从车里下来,第一感觉就是人多。

    这年头国庆节出去旅游还不算太流行,逛街和逛商场才是普通人家的第一选择,加上天气还热,来这里游泳的人也不在少数。

    秦风给袁帅打了个电话,然后按照他的指引,好不容易总算找到了比赛室内篮球馆的入口。

    他们比赛的地点并不在那个主场馆里,而是放在偏门的一个小场馆。

    “我还以为是在大体育馆里比赛呢!”苏糖指着边上的大门道。

    “哪租得起啊!”秦风笑道,“小体育馆一天顶多几百块,那个大的,租一天少说也得一两万。”

    苏糖道:“他们五十一中还缺这点钱?”

    秦风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公家单位,只有给自己发福利的才花钱不眨眼,真要办什么事嘛……那就得精打细算了,不然钱要是都花在办事上了,到年底还哪有钱发奖金?”

    “哦……”苏糖点了点头,完全相信秦风的信口胡说。

    站在门口等了片刻,袁帅就出来了。

    秦风和苏糖见到这货,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

    袁帅同学的减肥成果显著,肚子小了一大圈,脸也瘦了,只可惜不像传说中的励志胖子那样,颜值并没有提升多少,不过精气神确实比以前强多了。

    “你减了多少斤啊?”秦风走上前,拍了拍他依然略微有点突出的肚子。

    身高197的大块头,见到苏糖依然局促拘谨,任凭秦风拍着,呵呵笑道:“十五六斤吧,我们教练说我还得减,不然膝盖吃不消。”

    “嗯,确实,每天跑跑跳跳的,体重太重确实不行。”秦风假装很懂的样子。

    苏糖则好奇地问道:“你能扣篮吗?”

    “啊……勉强可以吧……”弹跳相当于零的袁帅同学依然不敢拿正眼看苏糖,挠着头,看着远方道,“那个……先进去吧,进去再说,我给你们留了座位了,最前排2个位置。”

    秦风走在袁帅身边,构图上看凹进去一大块,不过两个人大小一起长大,他基本也习惯了这种海拔差,拍拍袁帅的后背,问道:“你们这比赛要打到什么时候?等过了年可就要准备高考了。”

    “那得看比赛结果啊,如果能拿市里的冠军,3月份和4月份都还要训练,得去杭城打比赛,要是能拿全省冠军,比赛得打到8月份,高考结束了还得继续打。”袁帅道。

    苏糖问道:“那能打得进全国比赛吗?”

    袁帅呵呵一笑:“想多了,先拿到全市冠军再说,今年我们队里走了三个主力,学校给定下的目标是争取进入全市前四。”

    “那你还说得这么热闹,能打到今年年底就不错了嘛!”苏糖快人快语地说道。

    袁帅被苏糖揶揄了一句,尴尬得说不出话。

    好在通道并不算长,走了十几米,就到了比赛场地。

    场地的门开着,里头传出篮球拍在地板上的声音。

    三个人一进门,正在热身的球员和一小撮来看球的学生,就齐刷刷地望向了他们仨。

    观众席上,立马有荷尔蒙没处发泄的小年轻骚动起来,隔着七八米远,指着苏糖交换意见。

    袁帅领着两个人,走到设在场边的两个空座位前坐下。

    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秃头走过来,看了看秦风和苏糖,笑呵呵地对袁帅道:“你这两个朋友不错,女同学扰乱对方球员的注意力,男同学扰乱他们啦啦队的注意力。”

    “听到没,这老师夸我长得帅呢!”秦风立马不要脸地对苏糖道。

    苏糖嗯嗯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要不是看你长得帅,我还能跟你?”

    秃头被这对狗男女的脸皮惊到了,赶紧拉着袁帅到一旁去热身。

    秦风和苏糖坐在边上看着,等了老久,比赛才正式开始。

    袁帅身为替补,并没有一开始就上场,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坐到秦风身旁,跟秦风和苏糖扯淡聊天。这样一来,原本就不怎么敢上前和苏糖搭讪的小屁孩们,这下就更没那胆子了。

    秦风只是来看袁帅的,对球赛本身漠不关心,这样倒也遂了他的愿。

    等到了下半场,落后5分的五十一中终于把袁帅这个大杀器派了上去。

    袁帅同学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当人墙,给队友做挡拆,顺便在心理上震慑对手。

    苏糖看得很欢乐,跟着比赛的局势变化各种情绪状态,大喊大叫的,比他们学校的业余拉拉队还要上心。秦风见她看得高兴,问道:“要不我也去打打篮球?”

    苏糖直接捅刀子道:“你太矮了,这个不适合你。”

    秦风陷入了长达10秒钟的沉默。

    10秒钟后,丫头终于发现自家男人心里在滴血,赶紧又哄秦风,抱着他的胳膊蹭来蹭去道:“你别生气啊,不就是篮球么,有什么意思啊……”

    秦风被她蹭得一股熊熊烈火直往下蹿,正苦苦压制着,手机忽然响起。

    “别闹。”秦风推开了苏糖,看得边上几个一直在偷瞄浑然忘了看比赛的男学生一阵叹息。

    “喂,秦先生你好,我是张德佳。”电话那头的男人,礼貌地问候道。

    秦风脑子断片了2秒钟,才想起来对方是谁,忙道:“哦……哦!张主任,你好你好!”

    张德佳笑道:“秦先生,请问你现在有空吗?”

    秦风看了一眼场上的袁帅,想了想,说道:“我这里稍微还有一点事情,得半个小时左右才能处理完。”

    “那咱们1小时后见可以吗?”张德佳道,“地点的话……你知不知道区工商联的办公点在哪里?”

    秦风很坦诚地回答:“不知道。”

    张德佳道:“那就我去找你吧,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秦风道:“体育中心。”

    张德佳道:“那就体育中心好又多旁边的那家上岛咖啡,半小时后,我去找你。”

    挂了电话,苏糖问道:“谁啊?”

    “区工商联的。”秦风道,“昨天跟我联系过,说想让我入会。”

    苏糖表示不解道:“区工商联……不是机关单位吗?”

    秦风解释道:“归机关管理,不过名义上属于社会团体,就跟书法协会、作家协会之类差不多。”

    “哦……原来如此。”苏糖点了点头,想了想,忽地又捧住秦风的脸,高兴地亲了一口,留了个鲜艳的红唇印。

    边上偷瞄的小年轻们见状,成片连排地心碎过去,一阵呼天抢地。

    秦风好笑道:“你干嘛啊?”

    苏糖往他怀里一靠,漫天狗粮撒向人间:“越来越喜欢你了,愁死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