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妖人指路(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6点不到,天色将黑,秦风坐在东门街自己店里二楼的小包间内发呆,隔壁位置里,已经影影绰绰有了不少其他客人。烤串店最近的营销风向又变了,秦风没做什么手脚,基本属于市场自发行为的结果,店里只是多多少少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首先是每天晚上打烊的时间提前到了9点半,总之10点之前必定收拾干净不再接待散客,只做午夜外卖的生意,这样一来,那些喜欢半夜生活的小年轻和各类社会闲散人员,就基本不到店里来了。如此,烤串店夜间档的主要消费群体,就变成了作息较为良好、素质也略微高一些的人员,准确地来说,就是城市小资群体。

    历史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东门街先天自带的私密性和秦风这家店的装修特质,很快就将骨子里具有强烈好奇心却又抗拒冒险的那一小撮人吸引了过来。秦风除了印发了一大堆广告卡之外,没有再花半毛钱额外的广告费,仅靠口碑相传,就取得了不俗的市场效果。尤其令他感到高兴的是,客人们口中不再以“烤串”和“冷饮”来指称他的店,东门街“糖风”这个招牌,在店铺开业快满100天的时候,终于初步在中心区范围内,有了小股的声势。

    从他重生之后对这辈子的最初规划来看,这已经算是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这会儿静静已经上课去了,不过其他员工基本都还在。

    店里的工作日程安排又变了,变成从每天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白天班整整12个小时,对劳动力剥削得很厉害,但有鉴于秦风开的工资要比别的地方高出太多,小赵、王炼他们几个,倒也甘之如饴,顶多就是偶尔请一两天病假;至于夜班自然是10点过后,现在晚上一共是3个人,王炼负责整宿在厨房里做炸串,阎伍豪和另外一个新招的临时工负责送外卖。

    新来的临时工秦风还没来得及记住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毛,就小毛小毛地叫着。

    小毛是外省来打工的,干活不算勤快、也不算偷懒,由于只做夜班,和店里头的大部分人都不熟。秦风观人看相,觉得这货品行浮躁,保准干不长,就给他开了2000块钱一个月外加包吃2顿的待遇,什么时候走了,就再叫一个。

    不过话说回来,或许再过不久,店里又得再招人了。

    王浩的跳槽之心显然已经蠢蠢欲动,工作13个月后,这位伪富二代终于受不了朝九晚五的束缚,想要重新过他自由的生活。

    秦风刚才和他谈了谈,耗子的态度模棱两可,说不定这个月干完就会走。

    用他的话说,反正他又不缺这点工资,更何况上次出走又被他爸拎回来后,秦风还直接把他的工资往下降了两个级别。

    秦风估计,这货理应是留不住了。

    别的倒没什么,只可惜了这一年多来对他的培养。

    换做是阎伍豪或者王炼,秦风心想他们俩或许都可以独当一面了——这样的话,王安以后想去哪儿,对他的人事安排都不会有什么影响。说起来,现在王安的名字还在店里的工资支出单上,每个月还得按时给他交社保,总觉得有点浪费钱。

    “唉……”秦风挠了挠头,端起手边的便宜红酒,喝了一小口。

    这红酒的要求,是小资客人们提出的,秦风答应得很果断,进价30块钱一瓶,却只卖50元的良心价,比起那些宰人的西餐店,简直是道德楷模。然后连带着,店里的菜单上又多了一份牛排套餐,完全山寨德克士,卖25元一份,销量极好,几乎每个客人必点。

    “看来还得招个厨师。”秦风眼见着小赵和王炼两个人连轴转了一年多,纵然他俩都还年轻,可一直这么干下去,迟早会出事。

    所以……他又有的忙活了……

    咚、咚、咚、咚。

    楼梯上响起沉闷的脚步声,一个硕大的身影从楼层下探出头来,秦风侧脸望去,见到袁帅来了,举手以示了一下,袁帅赶紧坐到秦风对面,神态显得有点不自然。

    秦风笑道:“放心吧,静静去上学了。”

    “不是,我没有……”袁帅天生不会说谎地辩解道。

    秦风笑了笑,没按着他的死穴猛戳。

    袁帅问了句废话:“李郁还没来啊?”

    “刚才打电话跟我说已经在车上了,不过从一中过来,至少得1个小时吧。”秦风拿出手机看了眼,淡淡道,“少说还得等他半个小时,咱们先吃吧。”

    袁帅点了点头。

    秦风顺手从安装在墙边的塑料框里拿出一张点菜单和铅笔,推到袁帅跟前,说道:“想吃哪个就打勾,不够待会儿再点。”

    袁帅却客气地推回来,憨厚地笑道:“你来吧,你自己店里什么东西好吃,你最清楚了。”

    “嘁,我店里还有什么是不好吃的吗?”秦风开着玩笑,然后痛痛快快地按照自己的口味,点了大概2个人够吃的东西。勾选完毕后,轻轻一按墙上的红色小按钮。

    没一会儿,汪晓婷就蹭蹭跑上来,满脸殷勤地问秦风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当然是吃饭了,还能有什么吩咐。”秦风笑着把点菜单交给汪晓婷。

    心机值满满的服务员接了单子,扭过身去,故意把屁股摇得幅度明显。

    袁帅出自男人本能地盯着多了几眼,秦风打趣道:“你最近荷尔蒙产量见涨啊。”

    袁帅赶紧把目光收回去,羞恼道:“你说什么呢……”

    秦风不欺负小孩了。袁帅这家伙,看着块头大,心智上却相对比较晚熟。按照他爹袁庆松的想法,最好是等他高中毕业了,直接去考个军校或者警官学校,好好锻炼一下,只可惜,以袁帅的苦逼成绩,考这俩学校都够呛。不过这辈子比前世稍微利好一点的消息是,袁帅终于开始减肥了,如果明年6月份之前能减下来,或许混个体育特长生,上一所普通点的本科还有可能。

    比方说,东瓯大学。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