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妖人指路(中)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缺了李郁当润滑剂,秦风和袁帅可以聊的话题不是很多。

    两个人索性就少说话多吃饭,埋头干着晚餐,偶尔听袁帅假装认真地点评两句。

    吃了将近40分钟,秦风吃到十成饱,袁帅打算干第二轮的时候,李郁终于到了。

    背了个书包,身上还穿着校服,文质彬彬的。

    一中校服作为智商的象征,很是惹人注意。

    李郁这闷|骚|货心里暗爽着接受着这些目光,走到秦风和袁帅身边,摘下书包,往袁帅身边一放,人却坐到了秦风身旁,张口就问:“我的那份呢?”

    “让楼下给你做!”袁帅赶紧按按钮。

    李郁见状,笑着对秦风道:“哟,装备又升级了?”

    秦风道:“刚弄起来没两天。”

    李郁道:“挺好的,不用喊来喊去,舒心。”

    秦风笑道:“我开这店,就是为你们这群中产阶级服务。”

    “屁个中产阶级,我家里都打算卖房子了。”李郁道。

    袁帅马上道:“卖了马上就是富豪阶级了。”

    秦风道:“同意。”

    李郁和袁帅家都是体制内的,对于东瓯市的房价极其敏感。

    秦风不知道李郁家里是否有参与过炒房,不过记忆中,袁帅家一直对此很淡定,他爹老老实实一辈子靠工资和底下孝敬的灰色收入过日子,似乎从来没有搞过任何带风险的投资。

    后来临退休的时候,区里头看老袁在基层兢兢业业劳苦功老30年,硬是给了个副县级待遇,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单位签个到,然后爱干啥干啥去,到月底拿个1万块钱出头的工资,生活端的潇洒又幸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袁帅这小子不争气,只考了个自费的专科,大学毕业后,他爹想给他安排一份稳定工作都做不到。

    父子俩一条命,学历是硬伤。

    李郁话多,坐下来后先是抱怨校长脑残,把好端端的国庆节长假拆得支离破碎,别的学校要么是提前上课,要么是延后放假,而一中则是一直上课到今天,再休息2天,然后马上回学校。

    和袁帅说的不一样,李郁他们只有2天的假期。

    “我一下课就马上过来了,中午睡醒,寝室里的被子都没叠。”片刻之后,李郁一边吃着他的牛排,一边对秦风和袁帅说道。

    秦风和袁帅客气地表示身为一中学生,有此待遇纯属活该,李郁听完翻了翻白眼,又问秦风最近过得怎么样。

    秦风很深沉地叹了口气,然后把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件说给两个人听,一口气说了小半个钟头。说到去市里参加项目大会,和几个市领导同坐一排的时候,李郁和袁帅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珠子,嘴里不住地“牛逼牛逼牛逼”地喊。

    喊完后,李郁直戳要害地问道:“大哥,你确定你忙得过来吗?”

    “就是。”袁帅深表同意道,“感觉都不用睡觉了,听着都累啊!”

    “有什么办法呢?”秦风无奈道,“你们两个今晚上要是不过来,我还得联系装修公司的人,研究研究办公室要怎么装修。”

    李郁眨了眨眼睛,问道:“至于这么事必躬亲的?”

    秦风苦笑道:“没人替我干啊。”

    李郁马上道:“没人就招人哪!”他故意把嗓门抬高了半个调,装逼给边上的人听:“大哥,你现在手里头有1000万现金好不好!不是摆设啊,要拿出来花啊!”

    果然这话一喊完,前后左右立马就没声音了。

    对于住在东瓯市的人来说,1000万似乎不算什么大数目,可真能拿得出来的人——真没几个。

    秦风知道,李郁这货又要表演了。

    接着果不其然的,就见他拿起至今擦了擦嘴,然后把跟前的碗盘叠起来,空出一点地方。

    “乐乐,给我拿本本子出来。”李郁指了指自己的书包。

    袁帅打开包,伸手进去问道:“哪本啊?”

    “随便,那本能写字的作业本就行。”李郁着急道。

    袁帅掏了两下,拿出一本秦风表示许久不见的高中通用练习本,李郁接过来,又拿了支笔,语速急吼吼地对秦风道:“你看啊,你现在大概有这么几重身份。第一,企业小老板;第二,科技行业创业人员;第三,大型企业高级打工仔;第四,东瓯市政商界掮客。”

    袁帅问道:“什么叫掮客?”

    李郁粗暴地解释道:“就是给两边拉|皮|条|的。”

    袁帅恍然大悟,又补充道:“还有第五,学生。”

    李郁道:“这个身份可以忽略不计。”

    秦风:“……”

    李郁接着问道:“阿风,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吗?”

    秦风对李郁这种考砸了还能上曲江大学的家伙,向来是很服气的,不用说今年李郁正上高三,用凡夫俗子的话来说,几乎是处于人生的智商巅峰期,李郁说他错了,那就肯定是错了,不用反驳,耐心听着就好。

    “不知道。”秦风很坦诚。

    李郁舔了舔嘴唇,进入文科生做主观材料大题的状态:“你最大的错误,就是没能给自己预设处理事情的优先级,以及在资源调配上毫无作为。”

    秦风蛋疼道:“能稍微给点面子吗?毫无作为这个词,说的我很郁闷啊……”

    李郁根本不搭这个话,节奏感强悍得一塌糊涂,死硬死硬地捏着话题方向继续道:“我估计你现在根本都没搞清楚,你手上的这些事情,哪些对你是要紧的,哪些是不重要的,办事序列毫无章法。”

    秦风眉毛一挑,忍着不说话。

    李郁转而进入了学霸给伪学霸讲课的状态:“你看这四条,轻重缓急应该怎么分?很简单,哪个能带给你直接利益,哪个就是最重要的。”

    他说着,直接划掉了最后一行“拉|皮|条”的内容,然后问秦风道:“你觉得这些政府政策理论方面的事情,用得着你来做吗?就算人家喊你了,你说自己干不了行不行?就这一项,能省掉你多少时间?”

    秦风沉默了片刻,然后点点头,沉声道:“确实……完全和我没关系……”

    李郁表示孺子可教地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说道:“很正常,你被人下套了,就跟我去年硬是被校长叫去参加省里的文科竞赛一样,妈的拿了一等奖,结果除了一本证书和几百块将近,连个毛的好处都没给,我还当可以保送上京华的!这叫什么,这就是被自己的天赋拖了后腿啊!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以后就算再有人把我捧上天去,想让我给他办事,我至少得先问一句,我特么办了能有什么好处?”

    袁帅猛点头道:“对,我爸也是这么说的!”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