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顿饭不出意料地吃了2个小时,喝到一半的时候,秦风就已经成了酒桌陪衬品,只有坐着听的份。不过这样倒也挺好,前段时间蛋扯得太多,秦风早就觉得肚子里的干货被掏空了,趁着这个机会听听行业内部的人吹牛逼,反倒有点充电的快感。

    8点半左右,秦风和徐国庆将京东一大群人送出酒店大门,耳旁的嗡嗡声总算消停,身为客人的秦风,反而像主人似的松了一口气。吃饭固然快乐,但陪吃确实不容易。

    一个人独自回到房间,秦风坐在床沿上发呆了一会儿,然后掏出手机,先给苏糖打了个电话。

    算上今天,他们已经分开5天了。

    自打秦建国和王艳梅结婚以来,他和苏糖还是头一回分开这么长的时间。

    苏糖接到秦风电话的时候,正好刚洗完澡,趴在床上光着两条大长腿,跟郑洋洋显摆身材。

    然后一接起电话,整个人的状态立马酥软下来,一股媚态伴着欠浇灌的骚情油然而生,看得郑洋洋忍不住上前,扬起手就朝着她的屁股上来了一掌。

    苏糖啊地一声尖叫,秦风这边赶紧问道:“怎么了?”

    郑洋洋在一旁高喊:“苏糖,你怎么能背着你家秦风找野男人!?”

    苏糖狂吼道:“我今天来大姨妈了,找了也没法用!”

    秦风嘴角抽抽两下,道:“阿蜜,我过几天就回来……”

    “你回来也没用啊,大姨妈要是能以老公的意志为转移,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那妇科诊所就都要关门了……”苏糖污力滔滔地维持着思维方式,又冲郑洋洋咆哮,“你摸够了没?”

    秦风越听越觉得绿,蛋疼地挂掉了电话。

    又安静了片刻,他看了眼时间,这会儿应该是美国时间早上,虽然不晓得关朝辉到底是住在东海岸还是西海岸,想必就算还没醒,应该也快到要醒来的时间了。犹犹豫豫着,秦风拨了过去,等了十几秒,电话终于被接通,关朝辉声音略显疲惫地问道:“什么事情?”

    秦风长话短说,三五句话把刘慧普的情况讲清楚。

    关朝辉听完,足足三分钟不说话,正当秦风以为她又睡着了,打算喊一声看看的时候,关朝辉忽然回魂,给秦风报了一个数:“10%,秦朝科技10%的股份,你可以自由支配。”

    秦风折腾这科技公司将近小半个月,这下算是终于见到了兔子。

    生意场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和无怨无悔这种说法,侯聚义口头上承诺给秦风投资一个亿,但这一个亿依然是侯聚义的,秦风只能看不能摸,状态相当痛苦。而秦风为他操作这一个亿的报酬,侯聚义和关朝辉两口子却是一直讳莫如深,秦风更不方便主动去问。但现在好了,关朝辉一句话,相当于明确了双方的合作关系,虽然没有正式签字画押,但秦风也不怕关朝辉会反悔。事业做到她们夫妻俩这种层次,如果连这点起码的诚信都没有,那才真叫让人觉得奇怪了。

    匆匆结束了这通跨国长途电话,秦风的心情好了不少。

    有了准信,秦风第一时间就给刘慧普打了过去,没有丝毫隐瞒,秦风坦坦然地跟刘慧普交了底:“我现在能掌握的股份是10%,你要3%,我勉强给得起。”

    刘慧普混迹江湖十来年,头一回见到这么开诚布公的老板,讶然道:“才10%?这么说你还真是二房东啊?”

    秦风呵呵笑道:“所以咱们得争取早日把公司做上市,到时候一起套现拿钱,一起重获自由。”

    刘慧普哈哈笑了几声,显得很高兴道:“行,那咱们明天早上再见,把细节问题落实一下。”

    秦风道:“那明天早上你直接来我这边吧,丽辉酒店,A8016房。”

    又是寥寥几句话,秦风手里的股份就从10%降到了7%,不过其实这已经算不错了。想想看,前些日子侯聚义为了入股加蓝科技,名义上让秦风掌握了加蓝科技15%的股份,但事实上秦风才拿了1%的好处,还是自己投的钱。相比现在的半毛钱没花就白拿了7%,侯老板对他的好,跟对亲儿子也没太大区别了,要说侯开卷在董事会里的资本份额,也没超过15%呢。

    秦风刚挂断电话,苏糖就打了进来。

    “你刚才跟谁打电话呢?”丫头很提心吊胆地问道,生怕秦风在外面养小的。

    秦风逗她道:“你猜。”

    “不猜!”

    “……”

    秦风半天不说话,苏糖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秦风道:“起码还得两三天吧,争取周末前把事情办完。”

    苏糖嘻嘻一笑:“最好周五回来,我们迎新晚会就在周五晚上,你过来看我们跳舞啊!”

    秦风问道:“来大姨妈还能跳?”

    “我又不是血崩……”苏糖继续口无遮拦,又解释道,“我们排的舞,都是很小的动作啦,扭腰扭屁股,抬抬腿摸摸胸的,不会漏出来的。”

    秦风道:“为什么我感觉你们跳的舞很不健康?”

    “哪有!”苏糖用撒娇的口吻道,“这是我们钟老师专门从韩国学来的好不好!”

    秦风严肃批判道:“韩国舞就是不健康的代表之一,你在台上扭屁股给别的男人看,打算置我于何地啊?”

    苏糖郁闷死了,幽幽道:“你怎么这么老土啊,我跳个舞你就受不了了,你还没看到我们的演出服呢……”

    “我去!”秦风喊道,“演出服又是什么情况?露哪里了?”

    苏糖笑道:“你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两个人没话找话地煲了大半个钟头的电话粥,腻腻歪歪到将近9点半,苏糖隔壁寝室的思思和慧慧晚自习都回来了,才结束了通话。

    秦风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车来车往,微微一笑,忽地又想起一个重要的人来了。他手里头剩下的7%的股份,一个人吃还是太撑了点,得再找一位靠得住的人,来分担一下利益风险。

    从手机电话簿里翻出一个熟悉的名字,秦风打过去,只响了两声,黄秋静就接了起来。

    “小秦,听说你去京城了?”

    “黄律师消息很灵通啊。”秦风笑道,“你这两天有空吗?我想请你来京城帮我个忙。”

    黄秋静半开玩笑道:“请我帮忙很贵的。”

    秦风单刀直入:“秦朝科技2%的股份当咨询费够不够?”

    黄秋静一怔:“你什么情况?”

    秦风道:“我刚和关总通过电话,她答应给我10%的秦朝科技股份,我现在正在京城拉人马,现在手里头已经溜出去3%的股份了,你要是让我和徐国庆两个人在这里跟这些人精谈生意,再晚几天,我就不能保证能剩下几块肉了。”

    “你这事情办的……你也太着急了,怎么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黄秋静对那3%的股份心疼得要死,忙道,“我现在就订机票,你住哪里?我明天直接过去找你。”(未完待续。)

    ==(!!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