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国庆长假结束,国内航班压力骤减。黄秋静要钱不要家,舍下大肚子的金明月,当天晚上就坐凌晨3点半的飞机往京城跑,第二天一早6点钟,就出现在酒店房门口,完全没有人性地把正在梦里和苏糖做运动的秦风喊醒。秦风一脸欲|求不满地给黄老板开了门,然后在对方的叨逼叨中洗漱完毕,只是略感别扭的是由于房间里有个家里人之外的男性,秦风蹲大号的时间比平时延长了大概5分钟,以至于刚起立的那两三分钟双腿略微发麻。自打重生这两年来远离智能手机,他已经好久没有过类似这样的生*验了。

    轰隆一声冲水出厕,秦风出门就见到黄秋静已经坐在桌子前,正在摆弄他随身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俨然一副商业人士的做派。

    “黄律师,用不着这么拼吧,大清早过来赶文件?”秦风走到黄秋静身旁。

    黄秋静目不斜视地摇摇头,沉声道:“要是连文件都得我亲自动手,我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这是我昨晚上出门前让助理帮我弄的,刚刚在路上没网络,现在接收一下。”

    秦风哦了一声,道:“给你当助理也够辛苦的啊,三更半夜还得起来加班。”

    黄秋静笑道:“拿了我的工资,就得给我卖命。”

    秦风呵呵一笑。

    同样身为老板,秦风觉得自己有人性多了,至少还会替店里的那群打工仔考虑,生怕他们身体吃不消,总会想着法子每天让他们多休息一两个小时。

    黄秋静盯着屏幕,滚动着鼠标的滑轮,一目十行地把文件往下拉。

    秦风凑过去瞥了一眼,不小心说了句外行话:“我艹,一晚上弄出这么多,你的助理是个天才啊!”

    “这种东西,有模版的。”黄秋静看了秦风一眼。

    “对。”最近两年来一直自己动手、自力更生的秦风瞬间反应过来,轻轻一拍额头:“没睡醒,脑子没跟上。”

    黄秋静笑笑,拿出一个u盘,插进电脑。

    没一会儿,长达四五十页的文案全都被拷进盘里,黄秋静拔出盘子,对秦风说道:“我先下去把东西打印出来,你找个人,弄台打印机过来,咱们这几天就在你房间里办公了。”

    “办公?”秦风露出一脸愕然,“办什么公?”

    “你说呢?”黄秋静道,“一个公司成立,人员构架、内部分工、薪金待遇、行政管理,这么多东西,不得公司董事坐下来讨论吗?你还当是一个人开店卖烤串呢?小朋友,你的公司,现在光净投入就一个亿啊!事情不说透说明白,制度不白纸黑字地落实下来,你能睡得着觉?”

    秦风被黄秋静说得哑口无言。毫无疑问,事实上并没有多少创业经验,尤其是涉及正规化管理经验的他,显然把开科技公司这件事给想简单了。

    黄秋静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秦风也顾不得扰人清梦了,赶紧给徐国庆打了个电话。

    徐国庆年纪大了,早上起得早,秦风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人家刚要准备吃早饭,听秦风一说要打印机,二话不说就一口答应下来。京东总部多的是打印机,找一台备用的,分分钟能给秦风送过去。

    搞定了麻烦事儿,秦风先到楼下的自助餐厅吃了早饭。

    等他回到房间,黄秋静已经等在门外,身旁还站了个秦风不认识的小年轻,个子不高,比秦风还稍微矮了一丢丢,不过长得清清爽爽,眼神充满朝气和自信,看起来精气神很足。

    “这位是……”秦风问道。

    “我的秘书。”黄秋静介绍道,“南风。”

    “秦总好。”南风笑着向秦风打招呼。

    秦风道了声你好,掏出门卡开了门。

    三个人进了屋,秦风把窗帘全都拉开,透亮的晨曦照进房间,吃饱饭的秦风伸了个懒腰,然后问南风道:“哥们儿,你早饭吃了没?”

    “吃了,在机场和黄总一起吃的。”南风回答道。

    黄秋静这边把厚厚的文案递给南风一份,吩咐道:“你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掉的地方,小明昨天晚上通宵弄出来的,就怕有问题。”

    “好。”南风利索地一口答应,半个字的废话都没有。

    黄秋静打了个哈欠,鞋子也不脱,直接往秦风的床上一躺,轻声道:“我先眯一会儿,累死了。”

    秦风看得眉毛狂跳两下,心里大喊你妈个蛋,老子晚上还要睡的啊!

    黄秋静早上刚来的时候装得跟铁人似的,但很明显岁月还是不饶人,闭上眼没几分钟,就响起了鼾声。南风坐在桌前,恍若没听见一般,逐条逐条地读文件,秦风站在他身后,稍微看了片刻,就觉得累得不行。这份文件全是合约条文,比他前些时候弄的那些偏学术的文章读起来还要晦涩烧脑,秦风自觉吃不消,果断撤退。他往沙发上一坐,不自觉地开始骚扰南风,问人家道:“这份东西,主要是干嘛用的?”

    “明确公司各股份的责任和义务。”南风道,“简单来说,就是说清楚,大家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

    秦风哦了一声。

    南风忽然停下来,转头问秦风道:“秦总学的是经管吧?”

    “嗯。”秦风道。

    南风笑着说道:“经管还是比较好混的,幸好你没读法学,不然肯定没时间做生意。”

    秦风多少看出来了,这小子恐怕是刚毕业不久,身上还带着点学术优越感。

    “叮咚。”

    房门铃响,秦风赶紧起身,走过去开了门。

    吴超站在门外,捧着一个大纸箱子,身后还跟了两个年轻人,也跟他一样,抱着一个大大的纸箱。秦风刚把门打开,就听吴超抱怨道:“我说你也太早了啊,我头一天这么早去公司。”

    “麻烦了,麻烦了。”秦风笑着让开位置,让吴超三个人抱着东西进屋。

    三个箱子,一个里头装的是傻瓜打印机,一个装的是一台多功能复印传真机,还有一个箱子,里面放了两盒没拆封的a4纸,还有订书机、拔钉器零零碎碎的一些办公用具。

    吴超放下箱子,跟毫不认识的南风点了点头,算是招呼过了,然后对秦风道:“纸要是用光了就给我打电话,有别的什么事要帮忙的,也尽管叫我,别不好意思。”

    “好,好。”秦风答应着,然后一路把吴超送到了楼下。

    等把他们三个人送出酒店大门,秦风折回来,又走到前台,对服务员道:“你好,我想再开个大一点的套房。”

    前台服务员查了一下,说道:“先生,我们只剩下顶层的贵宾套房了,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的?

    反正公务出差,用的都是侯聚义的钱~

    “行。”秦风果断递出身份证。

    服务员拿过身份证,一边敲键盘一边说道:“贵宾套房每天1200元。”

    秦风眉毛一抬。

    哎哟我去还真奢侈,住一天就相当于在农村买下一个平方啊。(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