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我还有一个身份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没吃午饭,秦风带着一小撮人上了飞机。05年年底的京城雾霾灾害尚弱,关彦平闻着充满PM250的空气,在人山人海中玩了整整三天,回到秦风跟前仍然红光满面。除他之外,跟着秦风一起回东瓯市的,还有罗进和王佳佳。罗进是一早就谈好的,说服王佳佳,却花了秦风不少口舌,直到后来罗进也掺和进这场游说,才总算拿下了王佳佳这位貌似想当初也是在校园里风光一时的大才女。除了性格略微张扬之外,秦风觉得王佳佳一切都好,可视作高配加强神装版的静静,管理区区几家小店,绝对手到擒来。然后最后一位,则是徐国庆推荐给他的一个在行业里干了快10年的老会计。三十五六岁的女人,长相一般,身材却保持得很不错,浑身上下散发着成**人的魅力。姓赵名小洲,未婚。

    上了飞机,关彦平躺下就睡,保镖这身份貌似就只是随便喊喊,压根儿也没去在意飞机上是否存在可能的对老板具有不良企图的可疑人物,更别提想着去甄别哪位胡子大叔是恐怖分子。

    罗进和王佳佳并排坐下,两个人之间气氛微妙,既不说很多话,也不完全沉默,秦风从第三方角度来看,觉得应该是男女之间正在互作试探,或者说是在以一种闷骚的方式互相撩拨。

    秦风对这种情况乐见其成,未来的主要帮手之间,相亲相爱总好过勾心斗角,至于将来是否会被人打包挖走,那就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尚不至于担心这个。

    赵小洲和秦风隔了几排坐在靠后的位置。

    都市气息十足的老会计,刚一坐下就聊工作。

    先是和秦风说了一下公司目前的手续问题,之前秦风去工商所注册,实际只是先做个先期登记,这些天由于一直在忙活其他杂七杂八的工作,眼下连“秦朝科技”这个公司名是否已经通过,还没搞清楚。至于京城那边,显然也是来的先上车后补票这一套,反正自己开公司干事业,就算没完整的工商手续,也不怕别人说非|法|集|会,想来京城的工商税务部门就算再想不开,也断不会和钱过不去,除非真有人想在背地里给侯聚义来一枪。所以也就是说,秦风这边真想干出什么大动静,最快也得要1个月左右。恰好,也就给了微博和偷菜游戏的开发团队,留出了足够的工作时间。

    “小洲姐,等到了地方,还得辛苦您先住几天酒店,我手底下没什么人,房子还得我自己去找。”在“老人家”面前,秦风把姿态放得很低。

    “连个跑腿的人都没有吗?”赵小洲略感惊讶。

    秦风微笑道:“我和集团之间的合作关系比较复杂,目前的个人财务状况……也越来越混乱了。反正是各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手头的资源,也不是都能随心所欲的使用,绝大多数情况都得专款专用,工作自由度不是很大。”

    赵小洲点点头,看着秦风,露出一个讨人喜的笑脸,道:“你算是不错了,20岁不到,就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人生刚起步,千头万绪,乱也正常。这做生意,过日子,说来说去都靠磨合,慢慢等,慢慢磨,三年五年下来,再千丝万缕的烦心事,自然而然也就理顺了。关键是要能挺得住。”

    秦风道:“您说得对。”

    赵小洲又笑了笑,然后戴上了眼罩。

    秦风早上起得早,这会儿却没有什么睡意。

    想跟苏糖发发短信,可惜飞机上不准开机。

    闲着蛋疼,拿出纸笔,想了想,在上面写了两行字:滴水穿石坚如铁,岿然不动稳如山。写完之后,自恋无比地点了点头。

    “妈的,好字。等将来功成名就,起码能拍出100万!”

    自娱自乐了半天,秦风才收拾起来,闭上眼,没一会儿居然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飞机正在颠簸,中午12点出头,飞机降落。

    出了机场,南乐清给他配的那辆商务奔驰就在机场的停车场里停着,一周不见,车身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关彦平开着车,先把赵小洲、罗进和王佳佳三个人送到市区,找了家三星级酒店先暂时安顿下来。秦风没有赶着要回大学城,而是拉着关彦平,满地图帮三位未来高管找起了房子。这事情虽然赵小洲几个人自己也能干,但秦风觉得还是得发挥一下本地人的优势,再者,就是摆一个求贤若渴的姿态。

    逛了一下午,靠着秦建业那边的各种地头蛇关系,秦风找到了三处很满意的屋子。

    其中两家位于体育中心对面,距离国庆节秦风去的侯聚义家的那间屋子不远,步行也就是10分钟的事儿。面积不大,两间都是75个平方,精装修,家电齐全,房东是本地人,负责与否不好说,但至少秦风给他钱的时候这货相当殷勤,拍着胸口说有什么事情尽管找他。这两间屋子,秦风打算留给王佳佳和罗进。另外一家位于市区西首,介于江滨街道和五龙街道的交界处,离秦风前不久租下的办公楼很近,而且四周商铺林立,很适合生活。

    三间房子一次**了半年的钱,算上订金,整整45000元。

    这笔帐除了赵小洲的花销外,其余全都得从秦风的私产里划。

    卡一刷,秦风瞬间返贫,全身上下能用的钱加起来凄凄然不足1万块。

    搞定了房子,秦风赶紧跑去酒店,先把房间给退了,能省一点是一点。

    忙后忙后张罗着,到了晚上6点出头,一行人总算把琐碎事搞定。

    然后找了家勉强不算寒酸的餐馆,坐下来吃了顿洗尘宴。

    饭局过半,王佳佳喝酒上了头,话匣子一开,开始盘问老板的资产。

    秦风也光棍,很坦诚道:“目前只有一家店,正计划开第二家店。”

    王佳佳一听就傻|逼了,说:“只有一家店,你也敢给我开一个月8000块的工资?秦总,到底是我给你打工,还是你给我打工?”

    秦总道:“王姐,实不相瞒,其实除了瓯投集团理事会顾问,秦朝科技总裁,还有糖风餐饮公司董事长这三个身份外,我还有一个更牛逼的身份。”

    “这么多头衔?老板你很牛逼啊!”罗进肃然道。

    王佳佳微醺着问:“还有一个什么身份?”

    秦风正色回答:“共|产|主|义接班人。”(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