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不如买套套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大的牲口有一半都是本地人,每到周末,大半学生都要往家跑,校门口的场面和高中区别不大,顶多就是不用穿校服而已。大一新生作为周末回家的主力军,通常在周五午饭过后便会呈现出一种蠢蠢欲动的焦躁状态,个别渣到极点的,甚至会翘掉下午的公共课。只是此时学期刚刚开始,瓯大的新生菜鸟们对校园潜规则还知之甚少,以及相对来说缺少逃课的魄力和经验,于是在辅导员一句“谁特么今晚不去参加迎新晚会就扣思想品德分”的威胁下,瓯大今天回家的牲口们愣是比上个礼拜少了四分之一。几乎全校的新生们全都留下来了。

    其实这些菜鸟并不知道思想品德分是个什么玩意儿,只是自我催眠着以为明年夏天拼学年奖学金的时候场面必然惨烈无比,到时候肯定需要品德分来助阵。但他们不晓得,其实他们之中八成以上的人,早在拼思想品德分之前,就已经被刷出争夺奖学金的行列了。365天坚持好好学习发奋图强,根本没想象中那么简单。能坚持一半以上的时间,就算自律性强了。所以从这个层面上讲,思想品德分其实没什么毛用,充其量只是体现学校权威的一种概念性工具而已——这一点,从其获得的途径就更看出来。参加比赛获奖可以加分,参加学生会工作可以加分,参加各种走马观花的社会实践可以加分,但是扶老奶奶过马路却不能加分,思想品德分打着思想品德的幌子,却和思想品德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就是思想品德分的实质。

    唯有菜鸟,才会被吓住。

    苏糖毫无疑问就是被这玩意儿吓住了,秦风不在身边,她每天被老师忽悠着,用她无比美好的身材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一段不知从韩国哪个犄角旮旯取经而来的艳|舞,音乐学院新入学的姑娘们练了整整十天,动作难度不大,不过要克服心理障碍却不容易。尤其当穿上那身暴露到膝盖以上并露出一整截小蛮腰的“工作服”,苏糖就不由生出一种出来卖的奇怪感觉。

    王艳梅教育她多年,她骨子里其实还是挺保守的。

    虽说跟秦风在一起的时候摆什么姿势都无所谓,只要老公喜欢就行,但扭腰摆臀甩屁股给一大群鼻涕都还没擦干净的老屁孩看,苏糖就不痛快了。

    “我怎么觉得这身衣服越来越小了?”晚上7点40分,瓯大的迎新晚会正要渐入佳境。

    舞台后方的更衣室里,苏糖她们一群丫头莺莺燕燕光着膀子地站在落地镜前,或孤芳自赏或互相欣赏地打量着彼此的身段。苏糖艳光太炽盛,身旁只站着一个勉强可以和她过招三秒钟的郑洋洋,这俩个大胸小妞举着上身的服装,表示太紧,套不进去。

    “好羡慕啊,我也好想有这样的烦恼……”思思站在三米开外,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眼神哀怨。

    慧慧低头看了眼自己那双比苏糖和郑洋洋小了不止一号的咪咪,跟着长吁短叹:“钟老师也真是的,这种节目,让阿蜜一个人去撑场就好了啊,还非得拉上我们当绿叶,简直伤自尊好不好。”

    “对嘛,亏死了,让那些男的白白看了。”郑洋洋笑着在苏糖胸前一抓。

    “啊!干嘛呀!”苏糖尖叫着捂住敏|感部位。

    这时钟初惠推门进来,笑道:“都别闹了,到你们了。”

    七八个打扮得性|感火辣的姑娘,跟着钟初惠鱼贯而出。

    然后前台主持人报幕完毕,灯光一黑,苏糖就领着郑洋洋几个人,蹭蹭跑上了台。

    Pose刚一摆好,灯光一亮,全场两千来号人瞬间爆发出一阵惊叫声。

    坐在前排的几个校领导更是看得眼珠子往外瞪,校长朱福泉看着穿热裤短T的苏糖,不由跟身旁的副校长啧啧叹道:“这一届的学生,素质真好啊!”

    副校长笑得那叫一个猥琐,附和道:“对,对,是好……”

    观众席中,瓯大学生会的牲口们跟领导们同心同德,台上音乐一响,领舞的苏糖刚没扭了几下,这群家伙已经疯成一片,互相拉扯着跟磕了药似的一样兴奋。

    赵文迪缩在一群学生会干部中间,死死地盯着苏糖,浑身上下就跟着了火似的,血管里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看得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仿佛投入人间的花妖仙子,苏糖轻松简单地改变了全场男性的生理指标。

    瓯大大礼堂的空气中,雄性荷尔蒙在短短不到半分钟时间里,指数就飙升到了2015年京城的PM2.5水准。

    赵文迪只听着身边不停地有人喊着“草草草草草”,眸子里闪烁着禽|兽的欲|望。

    一段4分钟的热舞转瞬即逝,苏糖喘着气,鞠躬谢幕下台。

    观众席上的牲口们山呼海啸。

    “再来一个!”

    “再来一个!”

    “美女不要走!”

    “大波美女不要走!”

    “我艹!老师,不要看我,不是我喊的!”

    苏糖满脸嫌厌地听着这些声音,匆匆回到了更衣室。

    辛辛苦苦练了十来天,还牺牲了宝贵的国庆假期,也不知自己是为的什么。

    钟初惠走进屋子,拍了拍手,笑着说道:“这几天辛苦大家了,每个人学年品德分加10分。”

    “啊?这么辛苦才加10分啊?”思思一脸不满足。

    慧慧问道:“老师,思想品德分满分是多少?”

    钟初惠道:“满分100,起评分80。”

    苏糖脱下紧身的小T恤,给被不人道地紧裹了4分钟的大白兔释放压力,道:“这么说,我们还得再这么跳一次才能拿满分?”

    “你不用,你是校学生会新生部的副部长,有额外加分的。你今年的分数已经拿满了。”钟初惠道。

    “这么好?”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们一阵羡慕。

    “耶~”苏糖竖起两根指头,跟郑洋洋比划了一个“V”。

    钟初惠又道:“明年咱们省里要搞全省的大学生艺术节了,今天你们跳舞的视频我录下来了,先发过去给组委会看看,能通过最好,不行的话,咱们再编一段,争取明年去省里参加决赛。”

    “去省里啊?”没见过世面的丫头们又是一阵激动。

    苏糖一脸惊讶,心说原来去省里比赛这么简单,以前还觉得这事情好遥远呢。

    这时钟初惠走到苏糖跟前,小声问道:“对了苏糖,我听团委的刘老师说,你最近要给她弄一个体育节的外联策划是吧?”

    几个小姑娘立马竖起了耳朵。

    苏糖披上外套,拨出长发,轻声说道:“老师,这个策划不是我提的,是我家……我男朋友跟刘老师提的……”

    “我知道,我知道。”钟初惠笑着,把苏糖拉到墙边,“听说你男朋友,和市里的领导都认识啊?”

    “啊?”苏糖呆呆地望着钟初惠,“我不是很清楚这些啊……老师,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对了,你现在和你男朋友住校外是吧?”钟初惠又问。

    苏糖俏脸一红,点点头:“嗯。”

    钟初惠笑道:“行,那什么时候老师上你们那儿去坐坐可以吧?”

    苏糖还能说什么?

    她只能点头,弱弱道:“当然可以。不过我男朋友现在不在东瓯市,他最近几天去京城出差了,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钟初惠闻言,笑容越发灿烂,道:“没事没事,老师就是想问他一点小事情,等他回来再说。”

    钟初惠出了房间,苏糖强撑着的笑脸也收了回去。

    她轻声叹了口气。

    慧慧问道:“怎么了?”

    思思直白而准确地解答道:“想男人。”

    苏糖满眼水汪汪地看了思思一眼,思思浑身一颤,道:“阿蜜,别这么看我,我怕我从此以后开始喜欢女人。”

    苏糖嘴角一咧,又幽幽道:“唉,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郑洋洋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发|春?”

    苏糖笑道:“别说我,你早晚也有这一天!”

    四个姑娘出了更衣室,从礼堂的后门出去。

    晚会尚未结束,校园路上只有寥寥不多的行人。

    她们互相调笑着一路走回宿舍区,刚一进门,就发现不远处的寝室楼下站了一大群人。

    苏糖和几个姐妹淘互相看看。

    思思奇怪道:“什么情况?有凯子上门吗?”

    说着慢慢走上前去,穿过人群,就见到秦风正举着一大束玫瑰花,在和一个音乐学院的姑娘聊得热火朝天。苏糖见状,憋了十来天的思念一下子就轰了上来。

    “喂,来了!来了!”女生们一阵叫喊。

    秦风转过头,见到媳妇儿,急忙一步上前,没等把花递出去,苏糖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

    秦风拿不住手里的花,索性扔到一边,双手拥抱住苏糖,在她耳边说道:“我好想你。”

    苏糖嗯了一声,抱着秦风死不撒手。

    慧慧盯着地上的玫瑰花道,喃喃道:“好浪漫啊……”

    思思很理性道:“是浪费吧,就他们俩,买花还不如买套|套……”(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