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位于螺山镇大街边上的小爱巢空了一个星期,因为没人打理,连家具上都铺了一层细细的灰。

    秦风早就没了搞卫生的心思,直接领着媳妇儿,住进了螺山宾馆,口袋里仅剩的一点钱,全都贡献给了大学城的开房事业。

    久旱多时,秦风和苏糖这个晚上折腾到精疲力竭才罢休。向来在11点就睡着的两个人,就跟不要命似的肉搏到12点半,早上6点多,秦风又被苏糖吻醒,来了一发晨运。如是反复,睡一会儿做一会儿,床头柜上的12只装套|套,在短短12个小时里,生生少了一半。直到快到次日午饭的饭点,两个人才起床洗了澡,然后在螺山宾馆前台小姐充满羡慕和祝福的目光中,退房回家。

    但啪啪啪的进程并没有就此打住。回家打扫卫生的过程中,两个人又禁不住诱惑地滚到了床上,丁点大的房子扫扫停停,打扫到晚上天黑也没完全弄干净。家里的套|套本就已经没剩下几个,做完第三次,终于见底。

    苏糖喘着粗气被秦风压在身下,双腿盘着她的腰,胳膊伸得笔直,拿着空荡荡的盒子抖了两下,没抖出东西,**着道:“用完了,下去买吧。”

    “不用买了,我都没存货了。”秦风明显中气不足地说着,可体力不济却又色心不死,往前一挺,便跟媳妇儿灵肉合一。

    “啊……”苏糖**一声,紧紧将秦风搂在怀里,压住她那令无数男人为止疯狂的温软绵香的高耸双峦。她身上汗津津的,可因为皮肤好得令人发指,伴随着身体与身体的摩擦,反而越发刺激秦风的神经。

    俨然已经被掏空的秦风,觉着自己简直是在透支生命力,可又心甘情愿地想这么死在苏糖的肚皮上,做人的追求基本也就到此为止了。

    缱绻缠绵,爱不释手,大床吱呀吱呀地响了快半个小时,伴随着秦风的缴械,苏糖也跟着一阵娇躯乱颤,然后终于眼神迷离着,趴在了秦风身上——不知不觉间,她就从被动转成了主动,实战了一天一夜,骑术明显提高。

    抱作一团,喘了半天。

    秦风闭着眼不敢睁开,一睁眼,就觉得眼冒金星的。

    24小时,10次,简直要了老命。

    苏糖满脸喝醉一般的酡红,如同一只小猫,很想蜷缩在秦风怀里,奈何老公的身高跟****的长度不成正比,只能脸对着脸,轻轻吻着他,不肯下去。

    秦风抱着苏糖,轻抚她光洁如丝的后背,享受着疾风骤雨后的暖意。

    过了半天,苏糖亲秦风亲过瘾了,才小声说道:“都**去了……”

    秦风有气无力:“嗯。”

    苏糖道:“怀孕会不会被学校开除啊?”

    秦风道:“不会。”

    苏糖道:“万一会呢?”

    秦风道:“放心,我会去贿赂校长的。”

    苏糖嘻嘻一笑,撒娇道:“抱我去洗澡。”

    秦风翻了翻白眼:“你抱我还差不多。”

    苏糖紧贴着秦风,抱着他侧翻过身,在他嘴上轻轻一啄:“老公辛苦了~”

    秦风看着苏糖,尚留在她体内的肢体,又有点蠢蠢欲动的趋势,只是——终究是硬不动了……

    心里暗叹果然没有当动作片男演员的命,秦风轻轻爱抚着苏糖娇媚的脸颊,小声道:“为老婆服务,鞠躬尽瘁,*********苏糖忽然嘟了嘟嘴,又往前一贴,“我好想你,每天都想。”

    秦风作惊讶状道:“需求这么旺盛?”

    “讨厌,我又不是想这个……”苏糖满脸娇羞。

    秦风调笑道:“不想也做了这么多次了。”

    苏糖喊道:“屁!要不是你摸来摸去摸个不停,能做这么多次?”

    秦风站着说话不腰疼道:“你克制一下就行了嘛。”

    苏糖不说了,直接上牙,张嘴就咬。

    闹腾了一会儿,两个人终于恋恋不舍地从床上起来。

    秦风收起了湿了一大片的床单,一起拿去卫生间。

    半个小时后,苏糖裹着浴巾洗完澡出来,卫生间里的洗衣机轰轰作响,秦风还光着身子在里面做家务。

    客厅里基本打扫干净了,苏糖往沙发上一靠,拿起遥控打开电视机,接着顺手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外面卡片,选择困难综合征发作了3秒,然后果断选择了最贵的那份套餐,拿起手机,就准备叫外卖。只是刚一看屏幕,却忽然发现竟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郑洋洋打了几个,思思和慧慧都打了2个,寝室的座机也打了几个,可这些都无所谓,比较让她觉得诚惶诚恐的,是学校团委刘瑜打给她的3个电话。

    这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晚上9点过后打来的,时间跨度将近1个小时,正是她和秦风翻云覆雨的那段时间。

    苏糖耳根一红,见这会儿都10点多了,很纠结该不该给刘瑜打回去。

    正犹豫着,手机忽然一响。

    苏糖一惊,手上一抖,见来电显示是刘瑜的名字,赶紧接通。

    “刘老师……”

    “苏糖啊,睡了吗?”

    “还没……”

    “刚才打了你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不好意思,刘老师,刚才没听到……”

    “没事。对了,我听说秦风回来了对吧?”

    “嗯,昨天晚上刚回来。您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想问问,你们那个体育节的赞助方案弄得怎么样了。你看现在都10月中旬了,瓯大那边,星期一就要办体育节的开幕式,咱们这边这么耗着,我看也不是个办法。”

    苏糖有点发懵,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没有吭声。

    刘瑜在电话那头笑了笑,说道:“苏糖,老师不是催你们啊,就是想知道一下,秦风那边有什么计划。反正这个体育节,早一点晚一点,关系都不大。主要是咱们心里得有个底,有个大概的时间上的规划。”

    苏糖道:“刘老师你放心,我一定跟秦风说。”

    “行,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刘瑜挂了电话。

    苏糖拿着手机愣了半天,回过神来,忙跑到卫生间门口,对秦风道:“我们学生会的刘老师问你,那个体育节的赞助方案什么时候能交?”

    “体育节方案?”秦风想了半天才把这档子破事想起来,心里估摸着公司注册、项目落实少说也得半个月,随口道,“最快也得11月份吧,她要是等不及了,那我就先从公司账上划2000块给她,就当资助贫困生了。”

    苏糖幽幽道:“才给2000块,是不是太少了?”

    秦风甩了甩手上的水,走到她跟前,轻轻在她额头上一弹,“姑娘诶,你别当钱这么好赚啊,在大学里头做个临时小广告,给2000块已经很不错了。你可千万别觉得自己欠学生会什么,这钱他们爱要不爱,不要拉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