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睁开眼,身边空无一人,房间外头却是欢声笑语。

    他翻身做起,搓了搓脸,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头痛。

    毕竟是上千块一瓶的好酒,果然不上头。

    呆坐了半分钟,他起身推门出去。

    客厅里人不少,秦建国和王艳梅自不用说,王安和谢依涵居然也在,并且王国富和周春梅二老都过来了。秦风爷爷、奶奶、舅舅、舅妈地喊了一遍,喊得谢依涵心花怒放,左右看看,苏糖端了碗解救汤递给秦风,秦风仰头咕噜咕噜喝掉,肚子里又是一阵乱叫。

    “饿了吧,厨房里有饭。”王艳梅道。

    秦风点点头,朝厨房走去。

    苏糖陪着秦风一起走进厨房,两个人坐下来,苏糖小声说道:“舅舅和谢老师要订婚了,打算等过年的时候摆订婚酒。”

    “这么着急?”秦风愣了愣,“连婚房都没有,怎么结婚啊?”

    苏糖笑道:“没办法啊,谢老师怀孕了。”

    “我去……”秦风转头朝门外看了眼,吐槽道,“舅舅还真是身残志坚,这样也能得手?”

    苏糖咯咯笑着拍打了秦风两下。

    秦风又问:“舅舅身体好点了没?我看他还拿着拐杖呢,可别摆酒当天,还拄着拐杖过去。”

    苏糖道:“他现在其实可以不用拐杖了,就是走路的姿势还有点别扭。”

    秦风恍然大悟。

    感情这拐杖现在已经算装饰品了。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都能走路了,这货特么怎么还不来烤串店上班?

    打算满混着结束掉自己的烤串店店长生涯么?

    秦风胃口不佳地强行扒饭,就着一碗骨头汤,好处容易搞定了晚饭,随手收拾完碗筷,就回到客厅跟一大家子人闲聊。王国富和周春梅拉着秦风问东问西,秦风避实就虚地应付着回答,不是想存心瞒着,但怕就怕这些老人家口风不严,到时候传出点商业机密,会闹出满城风雨来。绝大多数脑子不热的情况下,秦风还是愿意低调一点。

    话题很快就从秦风的新公司转移到了王安的创业计划上。

    包括王艳梅在内,王国富全家当然是不用理由地支持王安。

    如此一来,房里头8个人,就有5个人站在王安一边,秦风和秦建国立马没了话语权,只能听这王安这货吹牛逼。看形势,秦建国这辈子好不容易攒出来的这家小面馆,势必是要引入外来资金了。

    “我想了想,我这一百来万要是拿去买房子,就钱就滚不起来了。你们看现在姐夫这家店,生意不错,人手也足够,但是一来缺个专门做管理的,二来想要再扩大生产,资金又不够。我现在连人带钱一起进去,对姐夫来说,工作上的压力分担了,店面的规模一大,收入也能提高一大截。这做买卖,把蛋糕做大了,才是硬道理。入股,对大家都好,不入股,那钱就是一间房子。可房子又不能生房子,以后赚了大钱,还愁没钱买房?”王安说得口沫横飞。

    王艳梅摸着肚子不住点头。

    以王安的水准,忽悠她是绰绰有余了。

    秦建国显然有点不乐意,笑得那叫一个生硬,却不好意思说半个不字。

    秦风对家里的这点事情早就有所计划,就在王安说得正热闹的时候,他忽然来了句:“要不我也掺一股?”

    王安一愣。

    秦风微笑着淡淡道:“我现在手头没资金,不过刚刚去京城找了两个高材生回来,反正都是做餐饮,要不就直接搞个联合餐饮公司,把我爸的面馆也合并进来,连注册的功夫都免了。”

    王安刚才还说着要分蛋糕,可秦风这儿横插一脚,立马就有点舍不得了,说道:“烤串和点心,不是一个路子吧?经营方式都不一样,放到一起会不会乱?而且烤串店是你独资的,这边又是合股的,财务上也理不清啊。”

    秦风轻松道:“这个简单,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账目互相独立,这样连管理成本都省了。舅舅你呢,也省了自己操心,要跑腿办事,全都可以交给别人。要我说,这些时间省下来,你还能继续到我店里当店长,我每个月给你开5000块工资,面馆这边等着年底拿分红,当店长每个月稳定拿工资,两头不耽误,多好?”

    话刚说完,一听能多拿几个钱,王国富和周春梅立马转了阵营。

    “这样好,这样好!小风这话说的有道理!”周春梅忙不迭喊道。

    王国富稍微矜持点,笑呵呵道:“都入股了还拿什么工资,每天按时去上班就好了。”

    秦风微笑道:“爷爷,这也是按劳分配嘛,总不能白让舅舅给我干活。”

    王安这边傻了眼,他都还没同意了,怎么就好像已经从了秦风一样。

    “我说……这样是不是有点乱啊?”王安道。

    “怎么乱了?”王国富板起了脸,“不是说的很清楚吗?你把钱投进面馆里,让小风帮你管着,自己一边再去他店里上班拿工资。说的清清楚楚的,哪里乱了?”说着,瞬间又换了幅和蔼可亲的笑脸,问秦风道:“小风,是这么回事吧?”

    秦风笑眯眯地点点头:“对,就是这样。”

    一大家子聊到晚上10点多,才终于散了场。

    秦建国送众人下楼,一路送到小区门外,秦风站在马路边,给关彦平打了个电话。

    不到2分钟,王国富他们还没等来出租车,秦风的拉风大奔就先到了。

    小两口上了车,很快便消失在了视野中。

    王国富长叹一声,对秦建国道:“建国,小风这孩子,真是有出息啊……”

    秦建国憨笑不止。

    周春梅挽着自家老头子的手,红光满面。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王安年初到现在,好不容易熬过来,转眼间就要结婚。现在谢依涵怀了他的孩子,等再过一个半月,王艳梅又要生二胎,家里人丁兴旺又有钱,秦风甚至前不久还上了市里的电视,间接给她们一家赚足了脸,等到过年,不知又有多少牛逼好吹。周春梅转头看看拄着拐杖的王安,内心充满感恩。心头一动,打算明天一早就约上三五好友,去江心寺拜拜。香火钱,她包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