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还算不得瓯医名人,但开学短短一个来月,却已经在眼视光学院和社科部打响了名头。开学4周,请假半个月,“富二代”作风简直逆天。而且更关键的在于,居然没有老师过问。瓯医的气氛毕竟还算不错的,换了个别比较**的学校,说不定早就有人眼红举报去了。秦风周一返校,先去了趟洛少夫的办公室,和这位系主任的顶头上司说明了一下情况。洛少夫完全不介意,反而拉着秦风,问他要不要免修一两门功课,以免在学校里浪费时间。站在一旁的系主任听得满头瀑布汗,心想等一会儿回去,一定要再找秦风的辅导员叶剑好好谈谈。

    从洛少夫办公室里出来,秦风和系主任分走两边。今天早上没课,秦风打算去跑跑步,让因为连续两天的酒色过度而感到绵软的双腿,能尽快恢复活力。

    出了大楼,秦风穿过校内的小河,从露天篮球场路过。

    碰巧遇到刘俊杰和文佳斌一群人在打篮球,被这几个哥们儿拦下来,又是一通毫无营养的叨逼叨。刘俊杰末了叹一句:“有钱人就是爽,想上课就上课,想跷课就跷课。”

    秦风呵呵笑笑,不多话。

    去大操场跑了5圈,累成死狗的秦风回到寝室洗了个澡。

    他虽然不住校,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在窝里留了换洗的衣服。

    洗去一身疲劳,浮生偷得半日闲的秦风总算能坐下来喘口气。

    打开电脑,这台他买来到现在几乎没用过几次的笔记本桌面上,入眼的满是汪大冲他们这群货给装上的各种应用软件,看样子是成公用笔记本了。

    秦风笑了笑,觉得挺好。

    上网查看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的“新闻”,秦风找回不少丢失的记忆,细细品味,很有感触。

    过了20来分钟,他又忽然想起京城那边的活,给王慧打了个电话,专程问了一下项目开发的进度。王慧报告一切都好,偷菜游戏已经有了雏形,现在就差美工把画面再弄得精致一点,顶多再一个星期,就能上线运行。

    秦风听得很惊讶,说道:“这么神速?”

    王慧笑道:“这个游戏容量很小,算法也不复杂,咱们这里都是高材生,单独一个人,三五天就能做出来,更何况我们人手还这么充足。”

    秦风听完点点头,说:“这工资发得不亏。”

    结束通话,秦风算算时差,又给关朝辉打了过去,三日一报,必须记住。

    而秦风也没什么特别的话,无非是提一提钱的事情。

    关朝辉那边一口答应,3分钟不到,就干完了这份月入一万的工作。

    不多时,早上前两节的下课铃响,林手谈一大群牲口周一早上难得只有两节课,冲回寝室一瞧秦风回来了,全都上前请安,给“秦爷”问好。

    “秦爷”这个称呼,是秦风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林手谈几个人给秦风安上的。

    牲口们已经一致通过,秦风才是1号楼最牛逼的牛人,年纪轻轻就订婚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前些天学校来查寝的时候,学生会的人神秘兮兮地来了句:“你们寝室的秦爷实在太虎了,前些天校长助理亲自打电话给我们老师,让我们关照秦爷。”

    当时林手谈正在吃泡面,随口问了句:“他要是带女朋友回来打炮也不管吗?”

    那学生会狗腿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回答:“废话!不然你想进来拍片吗?”

    林手谈一口泡面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总之经过这么一闹,秦风就算是彻底在学校里解脱了。

    白天在学校里悠哉了几个小时,中午秦风再次在林手谈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失踪,跑去瓯大陪媳妇儿吃饭。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秦风的钱包越来越扁,烤串店里那点微薄的收成,因为王佳佳和罗进的加入,现在一个月能落入秦风自己荷包的,撑死了只剩下1万元左右。再加上瓯投给他的1万块工资,秦风每个月可自由支配的资金已然朝着城市白领阶层堕落。如果想靠这点钱扩大再生产,秦风得攒钱到00后全面统治校园才有可能开分店。

    有鉴于经济窘迫,从这周开始,他只能和苏糖一起,像正常学生那样吃食堂的快餐。

    像二楼那种每道菜起码20元起步,一顿饭下来就得百来块的花销,已经能让他感到肉疼了。

    苏糖好还不是娇气的姑娘,嫁夫随夫,快餐也吃得津津有味。

    思思吃饭的时候故意笑话道:“秦风,是不是阿蜜把你吃穷了?国庆节的时候我们让她请客她都不愿意。”

    “是吗?”秦风转头看看苏糖,没问她把钱花哪儿去了,而是关心道,“生活费还够不够?”

    “够,够,很够!吃又吃不了几块钱,我也不买衣服。”苏糖道。

    “何止不买衣服啊,她连化妆品都不买。”慧慧向秦风报告道,然后很乌鸦嘴地问,“秦风,苏糖这么省钱,你是不是破产了?”

    “呸呸呸!你才破产了呢!我家秦风的生意不知道做得有多好,过些天就要在学子广场那边开分店了!”苏糖强势护夫。

    秦风淡淡说道:“以我家阿蜜的皮肤,根本不用买化妆品。”

    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暗想等下回去就到淘宝上订货,给媳妇儿买一箱保湿面膜——先从秦朝科技的账上挪点公款来用用。

    几个姑娘听得呀呀大叫,说以后再也不和秦风一起吃饭。

    这时秦风的手机忽然作响,拿起来一看,是姜文打来的。

    秦风接通电话,语气正经,道:“姜教授。”

    姜文在电话那头笑呵呵道:“我给你发的那三篇论文,已经全都通过,一篇已经刊登出来,要不要给你寄一本过去?”

    “是吗?这么快?”秦风颇为欣喜。

    姜文给他发的那三篇论文,投的可都是国家核心期刊,拿去评教授职称都行了。

    不过想了想,秦风却道:“还是不麻烦姜教授了,我自己上网看看就行。”

    “那也行,反正你是第一作者,人家期刊那边应该也会联系你的。”姜文说着,又把音量一压,小声说道,“我再问你说个事,你是不是给林丙俨发了一份关于东瓯市房地产建设的材料?内容是房地产泡沫和僵尸企业的关联。”

    秦风道:“对。”

    姜文道:“林丙俨出事了。他写了篇论文,没问市里的意见,直接发到国办和中办,昨天文章被反馈到省里,省里领导看了很生气,听说都拍了桌子,说妖言惑众。今天早上,林丙俨被市里停职了。现在市里正在开研讨会,就是讨论你说的这个问题,估计会直接影响东瓯市以后的发展路线。这几天如果有人找你问什么,你千万不要说什么,装傻就是。就当自己什么都不懂。”

    秦风听得虚汗都出来了:“好,我知道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