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中心区江滨路望江社区福组团2室的门外,终于挂上了秦朝风云科技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招牌,开门营业当天,黄秋静请了几十个中心区的大小领导过来站队,惊得江滨街道办事处的党工委书记还以为是哪个上级过来微服私访了,差不多带上大半个领导班子急匆匆赶来,然后见到一大群同事以及少数几位东瓯市数得着的企业家,半天没搞清楚这是什么状况。.m不设防的小区入口处停满了各单位的公务用车,一时间整片地界气氛肃然。一千响的鞭炮在新建的小区内部轰轰烈烈了五六分钟,闹腾完了,硝烟久久不散。再接着,就是绝不能少的酒宴。

    和这项目八竿子打不着的秦建业混在人群中间,见到谁都笑得跟孙子似的,那张圆滚滚胖乎乎的笑脸很是讨喜。早就从侯聚义那边,获得这家公司极大份额股份的南乐清挺着肚子仰着头,对秦建业这种热衷钻营不要脸的官僚很无奈,一面脚步飞快地逃离小区,一面敷衍着跟他说几句话。秦建业这种科级干部,他南乐清真心只当他是个屁。顶多风那点实际上并不存在的面子上,才甩给秦建业一点脸。

    公司成立的最后关头,侯聚义夫妇还是出面了。

    一个短暂的电话会议,确定了众人的股份。

    侯聚义和关朝辉夫妇占股35%,南乐清占股15%,两大家族共同作为主要投资方。

    剩下的5o%,瓯投集团的其余大佬又内部协调着分去了4o%。

    最后仅存下的,秦风以独立自然人身份占股3.5%,黄秋静占股.75%,王慧占股o.25%,其余几个主要团队成员,分了最后一点1%,连肉带汤,瓜分得干干净净。此外秦风身为公司ceo,每个月还有一笔数额不菲的工资,月薪税后8万,远远过了烤串店现在的利润。

    午饭的酒宴设在东瓯市最新建成的五星级饭店东南明珠。

    酒店的幕后投资者很不意外的又是侯老板,光是杵在江滨路与望江路的交界口什么都不用干,连地皮带楼栋,就至少值个三五亿,就算哪天酒店生意做不下去了,租给别人当包租公一年都能收个千把万。当然,等到东瓯市的房价涨到最高的时候卖掉,那利润就更高。

    长长的车队一路上晃瞎附近小老百姓的眼。

    到了酒店进了大包厢,随行而来的地方官员们很默契地按照各自的级别分桌坐好。

    秦建业不敢坏了官场规矩,没敢再往坐在主桌上的南乐清以及区里几个领导那边靠,不过等酒喝到一半,他就来敬酒了。

    先敬南乐清,再敬区长金定国,一路碰杯下来,一杯一口一口一杯,面不改色地碰完倒数第二个黄秋静,最后轮到秦风时,秦建业满嘴酒气地呵呵笑道:“你下午会不会学校啊?不回去的话,跟叔喝一杯?”

    秦风笑了笑,端起酒杯跟秦建业轻轻一碰。

    秦风小小一口,秦建业仰头干掉。

    “建业,要不你坐这儿?”金定国忽然问道。

    桌上众人表情微变,秦建业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说了声好,竟然就真的搬来一张椅子,挨着秦风坐了下来。

    南乐清淡淡一笑,似有深意地说道:“侄子半个儿,儿子有本事,也是福气啊。我像秦总这么大的时候,还在车间里当学徒,每个月领几块钱的理钱就高兴得很。现在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像秦总这样有文化又有能力的年轻人,早早就能独当一面。这项目要是做得顺利,三年五年就能上市,到时候秦总手里的股票,少说也值个几千万,要是我啊,手里要有个几千万,又不用担那么大的责任养几万个人,肯定就退休不干了。买几栋楼,每个月收点租金,日子又简单又安稳,多幸福?”

    金定国笑道:“南总这话说得对,我要是小秦,赚了这么多钱,就在家里生孩子玩。做人嘛,睡觉一张床,吃饭一张嘴,要那么多钱干嘛,平平淡淡才是真。可惜啊,我就是没有小秦老板这本事,我倒是想早点退休,可现在退休了,又还没到拿退休金的年龄,只能咬牙熬着啊。”

    桌上一群人肚子里集体吐槽。

    麻痹的,你不想干就让老子干啊,老子想当个区长都想得快疯癫了啊!

    这时坐在秦建业另一边的工商局老大碰了碰他,小声问道:“螺山镇那边,什么时候开始拆?”

    “还早得很呢。”秦建业打开一罐牛奶,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把酒压下去,然后一边大口吃菜,一边说道,“现在还在和村里谈条件,有好几十户农民不肯搬,我们现在也在想办法。”

    金定国耳朵灵,马上道:“建业,这事情你可得抓紧,市里现在什么态度,你心里要有数啊。”

    秦建业忙不迭道:“我已经加派人手去协调了。”

    “光协调可不够啊。”金定国眼睛一眯,毫不避讳在场的众人,直来直去地指示道,“有闹事的,可以先控制起来。现在螺山镇的光学材料科研基地,是市里的重要项目,陈书记都!做大事,你就不能瞻前顾后,尽管放心做,大胆做,为了大局,牺牲一小部分的人利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只要不出人命,你尽管想办法。实在不行,还可以借助社会力量嘛!你在基层待了2o多年,这些东西应该比我懂吧?”

    社会力量……

    流|氓也能说得这么雅,真不愧是领导……

    秦风抬头望向南乐清,南乐清难得冲他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午饭从中午11点出头吃到接近下午1点。

    这波领导们的酒量比秦风上星期遇见的那群家伙还好,无愧于干部身份。

    酒店的漂亮女经理挨个将老爷们送上车,中间被多少只手偷偷摸了几下,那就没法判断。

    出了酒店,秦建业没上他自己车,而是坐进了秦风的大奔里头,反正顺路。

    秦风闻着那酒气想吐,赶紧让关彦平把窗户全都打开。

    车子开出江滨路地界,二十多辆车很快分道扬镳。

    醉的秦建业,在车子驶出闹市区时,忽然精神振作起来,问秦风道:“螺山镇那边,要不要跟你留几套房子?”

    秦风一愣,不解道:“留什么房子?”

    “当然是要建造的房子啊!”秦建业笑道,“我那边的规划已经做出来了,一共要新建88栋商品房,总建筑面积大概接近74万个平方。”

    “74万平方?”秦风声音都抖了,“前山村全村也就不到1万人吧?”

    秦建业道:“全镇户籍人口7896人,前山村大概占三分之一。平均下来,村里每个人能回购3oo平方,不过他们买不起啊。算市场价,螺山镇的房子一平方现在得55oo块。我们现在的拆迁补偿,是每平方补偿块,这些农民家里大部分是三四层的小楼,建筑面积也就2oo来平方,拿到手的钱,刚好也就够买一套7o平方的小房子。想买大一点的,就得自己另外出钱了。所以我们算了算,村里的农民,顶多也就能消化掉一半左右的房子,剩下来的,全都是开放商的纯利润。不过螺山镇地方偏啊,又没多少人愿意买,所以我们跟东瓯建设集团那边商量了一下,多出的房子,就拿来内部消化吧。现在一个平方的开成本平摊下来也就元一平方,利润也是%。你算算,差不多37万平方,每平方赚块钱,纯利润就是……”

    “3.7个亿!”正在开车的关彦平大声喊道,又紧接着说,“秦书记,要不你给我留一套吧,我正愁没地方住呢!2ooo块一个平方,我买间万还是拿得出来的。”

    “你不行。”秦建业这边摇摇头,“那个2ooo块一平方是领导的优惠价,你没有机关编制,只能按市场价来买。不过你要真想买,也得抓紧了,现在的房子一天一个价,再过几个月,搞不好就要破6ooo了……”(未完待续。)

    ,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