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常有性这厮比秦风想象中更加不是人,不知是不是他的美国时间一直没倒过来,今天凌晨4点46分,居然给秦风发了条短信,让秦风去办公室签字。\.\.秦风当时正侧身抱着苏糖,右手无意识地摸在媳妇儿的咪咪上,睡得像头死猪,一直等到早上7点醒过来,在蹲大号的时候才发现这条午夜催命短信。当时的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

    凌晨5点不到啊,恶作剧的话,让人起来尿尿才对吧?叫人去加班算什么情况?

    京城那边的大神都不用休息的吗?

    秦风生怕是有什么大事情,迫不得已,只能在上厕所的时候就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然后跟常有性互通了几条短信,才知道这是到月底了,该发工资了。

    关朝辉前几天往公司的卡里打了2000万。

    这笔钱现在握在常有性手里,直接对秦风负责,但秦风却无法任意支配。所以秦风接下来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当常有性需要花什么钱的时候,就来江滨路的办公室签个字。传真来、传真去,不算麻烦,就是有点耽误他好好学习。

    当然了,秦风在经历过开学的这一个月后,上课这档子事现在基本已经成了浮云。

    在赵小洲的办公室里待了不到5分钟,秦风粗略地看过工资签发报告上的几个主要数据,心里略微有数,就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还郑而重之地掏出上个星期刚刚刻好的私章盖上。

    从办公室里出来,秦风的心情已经变得很不错。

    身为公司的cEo,秦风刚刚领取了两辈子以来最大数额的一笔月薪。

    有鉴于公司刚刚成立,上个月公司里除他之外,所有人拿的都是半个月工资,唯有他秦总深得圣上恩宠,只干了20天,却拿了超过足额的钱。除了税后8万的高工资外,还包括一笔3000元的差旅补贴。虽然完全不知道这笔钱常有性是怎么算出来的,但秦风也懒得多想,反正给都已经给他了,那就落袋为安、愉快生活吧。另外再加上瓯投集团给他的另外一笔1万元的工资,上个月光是工钱,秦风就差不多快拿到10万。

    毫无征兆的,年薪就过了百万。

    秦风坐电梯从高高的19楼下来的过程中,后知后觉地才有点了懵|逼的感觉。

    话说上辈子拼死拼活、夙兴夜寐、奋斗不息,到头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过劳死重生了,每个月的工资也只是堪堪在五位数的边缘徘徊,却始终没能突破这个瓶颈。

    可现在呢?

    似乎就是动动嘴皮子吹了吹牛逼,这就直接跨过小康奔中产,分分钟碾压各路还在苦苦积累原始资本的小老板们。

    秦风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烤串店。

    罗进和王佳佳来了以后,再算上王安复工后的工资,按照店里现在的经营情况,最后能落进他口袋里的纯利润,一个月甚至已经不到一万了。虽说这只是暂时的,等到分店开张,再花个几年创建出区域性的品牌和口碑,每个月的利润早晚也能达到六位数以上,只是现在看来,自己当老板的营收却不如自己给别人打工,这感觉实在让他觉得有点啼笑皆非。

    “唉……原来05年的世道就已经不一样了,我国资本主义萌芽发展势头好迅猛,难怪越往后diao丝越没活路,贫富差距分分钟拉开一个世纪,穷diao卖血卖肾也追不上啊……”

    秦风心里暗叹着,从楼里出来。

    回到车里,秦风看了看时间,这会儿离东门街的烤串店开工,还有大概半个小时。

    以烤串店里那群家伙的尿性,每天不迟到就算不错了,早半个小时开门几乎没可能。

    但想归想,秦风还是给王安打了个电话。

    出乎意料,王安居然已经在路上了,而且离下车只有2站的路。

    秦风坐在车里吐了个槽:“体制改变人性啊,住半年院居然连思想觉悟都住高了……”

    关彦平一脸naive的冷笑道:“秦总,你是没当过兵啊……”

    然而秦风并不想跟他一起吐槽,态度冷淡:“去东门街。”

    预备好的逼没能装出来,关彦平内伤地憋出一个字:“哦。”

    江滨路的办公室离东门街只有5分钟的步行距离,半分钟后,秦风从车里下来,跟东门街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上个月他只来了店里两回,一次只是匆匆路过进来看了一眼,另外一次就是月初的时候,跟李郁和袁帅在这里吹牛逼,听李郁分析天下大势。

    站在巷子口等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王安那一瘸一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秦风的视线中。

    他仍然拄着拐杖,不过走路的速度已经不比正常人慢多少,只是姿势看着有点别扭而已。

    关彦平快步上前学雷锋,结果手刚伸出来,王安就叫得跟被人非礼了似的,喊道:“不用扶,不用扶!我又不是残废!”

    关彦平身为一个耿直的男人,说话完全不拐弯,认真地反驳道:“胡说!你刚才明明是从老弱病残孕的那个座位上起来的,别当我没看到,我两只眼的视力都是5.3!”

    王安煞笔了,怔怔看着这位奇葩,颤抖道:“大哥,这特么是重点吗?到底是我的表达能力有问题,还是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秦风看不过去,走上前打发关彦平离开,告诉他美好的一天已经结束,可以提前下班了。

    关彦平立马眉开眼笑,开着大奔,飞驰而去。

    王安远远看着,摇了摇头,问秦风道:“这家伙你哪里找来的?他脑子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他明显耍你玩的。”秦风最近也算是看出来了,关彦平这家伙根本就是假痴不癫,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在演戏,“他是南乐清派给我的司机,以前在部队里给东瓯市军分区的司令员开过车。”

    “南乐清?司令员?”王安连续听到两个不可能存在于他的世界里的人物,眼珠子都直了。

    他转头看看神色淡定的秦风,很不明白这世界的发展节奏怎么这么快。眨眼工夫,秦风这个烤串店的小老板就和东瓯市响当当的头面人物接上了号,而他今年眼见着就要奔三,却还在这里给便宜侄子打工,麻辣隔壁的天理何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