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人这辈子很短暂,能陪着走一生的伙伴没几个。哪怕是雇佣关系,若是能维持上三五十年,老板和打工仔之间感情恐怕能赶上夫妻,可惜懂这个道理的人没几个。

    其实天下是可以有不散的筵席的,只是大家的屁股都不安稳,坐不住而已。

    短短一年时间,烤串店里的人已经换了一拨。

    王浩回去当他的城郊结合部富二代了,上个月刚招的那个小青年,更是没做完一个月,连工资都不要就跑了。秦风坐在柜台前,拿着几个装了钱的信封,静静几个人排着队,上前来领10月份的工资。原本以为做不长的汪晓婷和楚娟娟,居然熬了下来,过了三个月的试用期,工资涨了一截,每个月底薪2500,外加三险,待遇稳稳赶超街道的临时工。惠琴跟了秦风一整年,虽然同为勤杂工,但工资比汪晓婷和楚娟娟稍高一些,一个月3000。赵云更了不得,顶了董建山的缺,身为大厨兼副店长,一个月拿4500块,在05年年底,这差不多已经是机关单位的副股级待遇,只是少了公积金而已。

    秦风一个接一个把信封递出去。

    店里头因为老板的到来而显得很谨小慎微的紧张气氛,也随之舒展开来。就跟距离产生美一样,秦风来店里的频率低了,在员工们的眼里反而显得形象高大起来。

    静静最后一个拿到工资,信封入手,比平时薄了很多。

    原本她每个月的工资已经加到了4500,和赵云一样。但现在由于晚上要去上夜校上课,每天基本只上半天班,只有周末两天正常在岗,秦风在商言商,把她的狠狠地减到了3000元。

    静静的眼里透出一抹失落,但没有说什么,想来心里也明白这是为什么。

    只是她原先报名读夜校,就是因为看自己工资高了,想再弄个文凭增加身价,现在看来,也不知会不会得不偿失。毕竟就算她拿到成教的大专文凭,秦风以后会不会再给她加工资,也是不确定的事情。而现在被扣了工钱,却是实打实的损失。

    秦风读懂了静静的表情,微微一笑,问道:“晚上读书辛苦吗?”

    静静摇摇头,笑容很淡道:“一般吧,反正肯定没你前几个月在家里高复那么辛苦,我们那些课,内容都很简单的。”

    秦风笑了笑,说:“好好学习,等拿到毕业证,我给你加工资。”

    静静愣了愣,眼里立马又恢复了光彩。

    “嗯!”她重重地一点头,满脸感激道,“谢谢老板!”

    果然什么好话都不如钱好使。

    那些卖鸡汤的家伙,也就能哄哄那些还没尝到人间疾苦的小孩而已。

    秦风看着静静跑回厨房,微微叹了口气。他觉得静静没答应和袁帅交往或许也是好事情,压根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得不到家人祝福的感情,注定曲折艰难,半途夭折还算好的,最惨的是等意识到不合适的时候,这辈子已经过了大半,徒耗人生。

    有关袁帅终身大事的念头一闪而过。

    秦风回过神,又数出20张毛大爷,递给王安:“舅舅,半个月工资。”

    “啧!”王安毫不掩饰心里的嫌弃,发出一声鄙夷的声音。但心里虽然不爽,双手却很老实,一边嫌弃一边又愉快地接过去,数都没数,直接塞进兜里,然后跟秦风打听八卦道:“听说静静有男朋友啦?”

    “嗯。”秦风点点头,小声道,“夜校里认识的。”

    王安心思略显微妙,虽然不见得有劈腿的想法,但静静作为“店花”被人泡走,心底里还是略感发酸,追问道:“她男朋友干什么的?”

    “这我哪儿知道啊!”秦风好笑道,“我连见都没见过呢!”

    王安摸摸下巴上的胡渣子,略带点歧视的意思道:“我见过,前天晚上她男朋友还来店里帮忙了,样子土里土气的,外地人。”

    秦风淡淡道:“别管本地人外地人,人家肯去读书,说明还有上进心。以后发达了,谁管你哪里来的,*城楼上挂着的那位也是外地人呢,京城里谁敢说半个字?”

    “操!”王安笑着骂出声来。

    这话太特么无解了。

    发完工资,秦风留下三个信封,让王安晚上交给阎伍豪、王炼以及新来的那位送外卖小哥。

    从店里出来,秦风反正也不急着回学校,便选择坐公交回家。

    不紧不慢走到公交车站,等车的间隙,手机铃响,一看号码,完全不认识,秦风等着那电话响了足足七八声才接通。然后,手机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对方而且显然是认识秦风的,客气而谨慎地问道:“秦总,现在说话方便吗?”

    秦风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用同样客气的语气问道:“请问您是谁?”

    那边传来三个字:“林丙俨。”

    秦风怔住了。

    前些天姜文刚跟他说过,林丙俨因言获罪,惹得省里的大佬大发雷霆,已经灰溜溜地辞了职。

    林丙俨不幸被坑,显然和秦风有直接关系。

    因为那篇文章的观点,基本上全都照搬秦风那天在会上说的话。

    秦风拿着手机,半天不知该说什么,林丙俨跟着一起沉默了好久,缓缓说道:“秦总,南总的秘书梁小姐最近找到我,建议我暂时先给你当助理,配合你在瓯投集团的日常工作。”

    秦风听着有点凌乱。

    堂堂市委政策研究室的副主任啊,东瓯市地界内副县级的高官呐!

    一朝跌落,居然直接就落到这步田地。

    那么自己会不会也祸从口出,受到什么牵连?

    秦风想得头皮发麻,内心复杂地简单回答道:“委屈林教授了。”

    林丙俨却笑着说道:“不委屈,待遇比我在机关里的时候还好,早就想出来了,就是一直下不了决心,这回算是顺水推舟吧。”

    秦风跟着呵呵两声,又忍不住问:“林教授,我听姜教授说您那篇文章……闹得挺厉害,对我会不会有影响?”

    “这个你放心好了。”林丙俨淡淡道,“那些话从你嘴里出来,顶多是认识错误,领导就算有意见,也就是说你没水平。我写成文章发表出去,那才是*****屁股决定影响,没你的事儿。”

    秦风这下放了心。

    又寒暄了两句,两个人就结束了通话。

    秦风马上又给梁晓芳打过去,问原先安排的那位私人助理的情况。

    梁晓芳回答说原先给秦风安排的那个年轻人,本来就是打算兼职助理的,现在少了点活,人家高兴还来不及,然后又调笑秦风道:“前副县级官员给你当助理,秦总,这配置可是东瓯市独一份啊!”

    秦风脑袋冒汗,苦笑道:“梁姐,我宁可不要呢,这样压力很大的好不好?”

    梁晓芳笑道:“你不用有什么压力,等过段日子林教授就进集团理事会了,现在集团管理层暂时没岗位空缺,先便宜你几天。以后你在集团里的工作,估计就让林教授代管了,省得你整天东奔西跑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