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两点,串串趴在新家的地板上,已经打起了呼噜。=被养得圆滚滚的肚皮一起一伏,幸福得狗生已经别无他求。几米外的电脑屏幕发出微光,秦风盯着woRD,逐字逐句一页一页地往下翻,时不时轻轻敲打键盘,修改一两处小瑕疵。苏糖裹着被子,头靠在秦风肩上,长长的秀发散乱地垂挂下来,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活动的策划总算还是做出来了。

    在秦风一招一式的指导下,苏糖耐着性子,一点一点地将材料磨出来,半个小时前刚刚完成草稿,剩下来的修改,就是秦风这个导师的工作。

    其实三流大学和二流大学的教育水准,最容易从这些策划案上看出来,垃圾学校里混日子的学生,即便四年下来顺利毕业,很多人连起码的公文格式都掌握不了,更别提去写。而顶尖大学的学生,哪怕只是大一大二的普通学生,写这种东西也是信手拈来。思维、眼界、逻辑、表达能力,事实上这些才是本科教育最核心的东西,但可惜的是,绝大多数本科生,都将精力放在了专业考试和各类证书的考试上。当然如果能考得很好,自然也没话可说,只是问题是,大部分人付出了许多时间,最后却连最低等的奖学金都没拿到。于是专业不精、素质不高、能力不强地一脚迈出校园,面对社会的时候,便失业了。而秦风则属于少见的不学有术,如果不是绝对智商不够高,上辈子其实不至于给别人打工那么久。

    翻完策划案的最后一页。

    秦风大致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并不轻松地横抱起今天体重已经113斤的媳妇儿,把她放到了床上。苏糖睡得不深,睁开眼搂住秦风的脖子,呢喃着问道:“几点了?”

    秦风顺势趴在她身上,小声回答道:“12点10分。”

    “这么晚了,睡吧……”妮子贴着秦风的脸,气息不强地喷出点热气。

    秦风被她弄得心痒痒的,可身体却确实累,从她身上爬起来,笑着说:“睡不动。”

    苏糖微闭着眼娇嗔道:“讨厌。”

    秦风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又坐回到电脑前。

    先上淘宝给苏糖订了一箱面膜,9万多块的工资刚到卡上,必须奢侈一把。

    然后点开微博网,内心略微激动地登上了自己的号。

    微博终于结束了测试,在11月1日0点正式上线。

    大晚上的,秦风的公司QQ群里很热闹。

    秦风在微博上发了条状态:同志们辛苦了。

    不到半分钟,底下就多了十几条留言,全都是“秦总更辛苦”“为秦总服务”之类的马屁话。

    秦风微微一笑,又打开偷菜的页面。

    之前的游戏记录已经清空,现在和所有人一样,秦风也得从头玩起,而且没有外挂。

    这时QQ忽然一阵响,刘慧普发来信息,看样子很兴奋:“京华大学推广活动圆满成功,刚才正式运营10分钟,注册帐号已经破千,相信本周之内极有可能突破十万。”

    秦风回道:“关键是帐号活跃度,僵尸号没意义。”

    刘慧普道:“持续关注中,秦总放心。”

    秦风道:“本周后台数据一日一报,我要跟大老板交差。”

    刘慧普发了一个oK的表情。

    打字的频率有点高,苏糖又被吵醒,走过来拉秦风道:“你在干嘛呢,怎么还不睡啊……”

    “微博正式上线了。”秦风指了指屏幕。

    苏糖迷迷瞪瞪地探到电脑前,看了眼秦风的马甲,嘴角微微一弯:“阿蜜的老公秦风……”

    ……

    老公的事业必须要支持。苏糖很快就注册了一个微博号,ID很虐狗地叫秦风的阿蜜。拍头像花了很大功夫,专程去学生会借的数码相机。有趣的小玩意儿传播得很快,就快临盆的王艳梅完全不落伍,挺着大肚子给自己取名叫果儿妈妈,苏糖见了立马在底下拈酸吃醋,说妈你不爱我了,王艳梅冷笑着敲字说,反正你是秦风的,我爱不爱你有什么关系。

    老秦同志没有介入这场纷争,与世无争地很低调地给自己弄了个ID叫皮革厂退休工人,但显然不入王艳梅的法眼,非让他改名叫果儿爸爸。为此秦风还不得不让技术部赶工,添加了一个“注册后可以修改一次ID昵称”的功能。

    短短2天时间,微博网飞速地在全国各地撒开了网。

    11月3日,周四。

    瓯大的运动会终于结束,学校又回到了正常上课的状态。

    苏糖一大早起来,抱着装订得漂漂亮亮的策划案来到寝室。

    推门进去,郑洋洋正睡得香,裹在被子里,跟一条春卷似的。

    苏糖走上前,轻轻推了推她,说:“起来吃早饭了。”

    郑洋洋皱着眉头貌似很不高兴道:“别吵我,睡觉呢……”

    苏糖道:“你不去上课啦?今天早上有课啊。”

    “嗯,不去上了,你别跟我说话,我困死了……”郑洋洋春卷翻身,把脸转到了另外一侧。

    苏糖觉得郑洋洋的表现有点反常,无奈摇了摇头,留下给她买的那份早餐,然后拎着另外两袋,轻手轻脚地走出寝室,敲响了对面思思和慧慧两个人寝室的房门。

    慧慧从里头打开门,满脸都是疲惫,整个人看起来蔫蔫的。

    一见到苏糖,她立马瘪嘴抱怨:“苏糖,秦风真会害人啊……”

    “怎么了?”苏糖走进她的屋子,把早餐放下来。

    慧慧拉着她诉苦道:“昨天晚上为了不被人偷菜,我把闹钟定在1点多起来收菜,结果还是被洋洋偷了,菜也没了,觉也没睡好。都是他不好,做这种游戏出来害人!”

    “洋洋可不光是偷了你的。”思思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打着哈欠道,“我今天早上5点起来收菜,结果也被洋洋偷了,我估计她昨晚上就没睡。”

    “游戏而已嘛,你们要不要这么拼命啊?”苏糖这几天一直在微博上跟秦风公司里的员工们互动,享受着身为“老板娘”的虚荣,所以也没去玩偷菜游戏。听思思和慧慧说着,不由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慧慧却道:“这游戏简直是精神鸦片好不好,种子扔下去,就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收果实,有事没事就盯着成长时间,搞得我看书都没心思。”

    思思叹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拿过牛奶和包子,没精打采地说:“没事,我昨天已经把微博推荐给隔壁班了,期末大家一起堕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