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瓯医搞体育的氛围向来不强,但不强不代表没有。

    新生杯多少影响到了一些人的神经,叫个别亢奋的新生一到篮球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天色阴沉,秦风打着哈欠来到操场的时候,塑胶篮球场上已经聚起了不少人,呼呼喝喝地各种喊天喊地让队友传球。

    连伪球迷都算不上的秦风兴致缺缺,逛到平时上课的地方,忽然看到隔着铁丝网的几米开外的场地上,王俊伟正在卖力的各种胯下运球和背后运球,动作极尽花哨,但就是死活过不掉防守人。秦风打了个哈欠,觉得王俊伟这种玩法简直煞笔至极,都被人防成狗了还运你妈逼,脑子正常的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果断传球啊!

    傻站着仿佛浪费生命似的看了一会儿,身后忽然伸过一只大手,搭在秦风肩上。

    转头一看,是体育老师。

    秦风冲他笑笑。

    体育老师慈眉善目语气和蔼问道:“你上个星期是不是两节课都逃了?”

    秦风:“……”

    上课铃响,体育老师暂时放过秦风,吹响集结号。

    隔壁场地上一群正打得欢快的牲口们扔下球赶紧跑回来集合报数。

    体育老师今天看样子也没什么上课的情绪,清点人头完毕,就地宣布今天大家一起来玩三对三淘汰赛,连庄到最后的球队每人期末加10分。王俊伟一群人一阵欢呼,然后赶紧按照臭味相投的标准各自找人组队。秦风身为弱渣理所当然没人要,于是等到别人都组队完毕,就剩下他和另外一位近视800度的好汉还在场上吹风。体育老师看不下去,挺身而出说爷来带你们俩,眼镜兄做人实在,扶了扶眼镜,呵呵笑道:“教练,要不算了,我还是回去上自习吧。”

    秦风道:“微臣附议。”

    体育老师道:“退赛的期末别想及格。”

    眼镜兄马上改口:“教练,我想打篮球。”

    秦风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不改风骨:“微臣附议。”

    体育老师眉开眼笑,指着王俊伟他们一拨人放出狂言,说让你们看看前省队选手的实力,名号一出,震得那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满脸崇拜。

    然则,体育老师这话说得太早了。

    因为秦风和眼镜兄根本不是一般的弱渣。

    刚一上场,秦风拿到球还没拍几下就被人断掉,转过头,眼镜兄好不容易有次篮下上空篮的机会,又生生把球从篮筐的左侧抛到右侧,场面难看得叫人蛋碎。纵然体育老师在瓯医这片地界上个人实力无敌,然而在秦风和眼镜兄两个人孜孜不倦的拖后腿下,最终还是双拳难敌四手,随着秦风再度被人一个大帽,对方抢到球后飞快扔出三分线,手起刀落一记三分,5分钟不到,由体育老师领衔的这支队伍便败下阵来。

    比分3比5,3分全都是体育老师拿的。

    秦风和眼镜兄分别贡献了3次和2次失误,技术统计一片凄惨。

    体育老师首轮就被刷掉,今天彻底不振作了。

    两个猪队友,完全带不动啊……

    ……

    秦风在篮球场上被人虐得|欲|仙|欲|死|的时候,苏糖正在瓯大的校学生会活动室里呼风唤雨。

    同样关于篮球,丫头最近两天的精神状态极为高亢。

    在她的要求下,学生会各部门通力合作,把“微博杯”的活动宣传单改了又改,3天6稿,精益求精。有生以来头一回独掌大权的苏糖觉得这套路真心无比振奋心灵,一呼百应的感觉,叫人分分钟膨胀得不要不要的,比偷菜游戏上瘾多了。今天早上定下最后一稿,拿去让刘瑜过目后,活动的宣传单内容总算确定下来。这会儿,苏糖正在和同志们一起研究,这玩意儿要印多少份。

    活动室内,校学生会的主要干部能到的都到了。

    天晓得瓯大的课为什么会这么少。

    将近20号人,围着长长的会议桌坐好——不像真正的机关部门那样座次分明,但也差不多能看出雏形。苏糖身为项目的总负责人,坐在头把交椅上,旁边紧挨着的就是周志超和安宁,篡位夺权的节奏昭然若揭。而等级序列最垫底的几位根本上不了桌,搬了椅子贴墙坐着,却也不见有任何不快的情绪,在学生会体制力量的光环下,他们安之若素、不急不躁,期末那点不痛不痒的加分,以及为入党而入党的愿景,就是他们唯一留下来的理由。

    “今年新生有多少人?”周志超不比混吃等死的渣渣,身为学生会主席,即使暂时迫于资本家的压力被挤到了首席之下,他还是想靠个人能力hold住场面,不等苏糖开口,就抢先摆出一副主持大局的架势。

    副主席周敏回答道:“大概3000人吧,和去年差不多。”

    周志超道:“螺山校区和学院路校区加起来吗?”

    某小中层提醒道:“主席,新生没有去学院路校区的,全都是在螺山校区。”

    “那就先印3000张?”周志超用征询意见的口吻问苏糖道。

    苏糖想了想,说道:“干嘛要按照新生的人数来印?我们做这个活动,主要目的是为了推广微博这个软件,而且活动本身也没有规定说只有本校新生可以参加,完全可以面向全校来做嘛!”

    周志超直接不服道:“我们全校有1万多人,印了1万多张,得发到什么时候?”

    “不一定非要发到每个人的手里啊!”苏糖站在高处,思路要比周志超开阔得多,这几天习惯下来,说话也不哆嗦了,底气十足道,“传单的作用,说白了就是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我们完全可以直接把传单派发到寝室里去嘛!每个寝室发两张,学生会这么多人下去,一个人至少能包一栋楼,学生会全体出动,1个小时就能把事情办完,难不成还站在路边,见一个人发一张不成?”

    周志超无言以对,可出于面子,还是硬着头皮死撑:“这么搞的话,成本太高吧?”

    “不高!”苏糖完全不给台阶,直言道,“我已经联系好了工厂,这种单子批量胶印的话,每张只用5毛钱,我们学校一共41幢寝室楼,加起来大概2500个寝室,每个寝室2张,一共5000张,撑死了也就2500块的印发成本。”

    周志超道:“2500块还不多啊?我们什么时候花这么多钱印过这么多宣传单?”

    苏糖被秦风放在蜜罐子里泡了一整年,今天那股子菜市场豆腐公主的气势又回来了,快人快语道,“钱的问题,我们现在完全不用操心。既然赞助下来了,学校给我们的活动经费也充足,我们的任务就是想办法怎么把事情办好。而且这笔钱是哪里来的你也知道,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

    周志超被苏糖呛得彻底下不来台了。

    权力场上无性别,甭管苏糖长得有多倾城倾国、前凸后翘,这一刻,周志超对她完全没了生理上的兴趣,只剩下满肚子的不爽和忌恨。(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