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天气转凉后,十里亭路一带就安静了许多。今年马路两边的老店铺又比去年这个时候少了许多,在夏天时被拆除的十八中后巷上新建起来的商业楼群,并没有给这片区域带来新的活力,绝大多数部分,最终还是沦为了炒房道具。新搬进去的人不多,原本打算拿来招商的门面房,又因为价钱太贵,一直都没能卖掉,甚至连租出去都困难。

    晚上10点过后,在秦风印象中一直很喧嚣的这条街,居然就沉寂了。而在这种万籁寂静之下,苏糖那酥软入骨的喘息声,就显得格外清晰。家长不在家,成全了小两口的二人世界。连着三天没做,特地把激情留到周末的两个人,上了床就停不下来。良久良久,伴随着秦风最后一阵急速的腰部动作,苏糖在达到最触感的最极点的刹那,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娇吟也随之戛然而止。

    她颤抖着,紧紧拥着秦风,气息全乱,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都失去控制一般地张开。在秦风温柔的爱抚下,苏糖享受着甜蜜过后的余韵,半晌,她轻声呢喃道:“差点被你弄死了……”

    秦风心里那叫一个得瑟。

    十八岁小青年血气方刚的**就是牛|逼!

    缓过劲来,两人分开身体。苏糖在暖烘烘的被窝里掏出装满秦风祖传染色体的小雨衣,满脸嫌弃地扔到床下,秦风则翻过身,取过床头的纸巾。身经百战的两人清理完毕,也不把衣裤穿回去,苏糖忽然一个翻身,笑嘻嘻地压在秦风身上,她脸上的红晕尚未消退,白皙的脸蛋看起来透亮透亮的。

    “等果儿大一点,我们带她去学校,就说是女儿。”苏糖恶趣味满满。

    秦风搂着她的腰,中气不足道:“妈早晚会弄死你的……”

    苏糖往被窝里缩了缩,把脸贴在秦风怀里,在他胸前画圈圈。

    没画完两圈,秦风就握住她的手,严肃道:“画圈圈不吉利!”

    苏糖哦了一声,又觉得这么躺不舒服,再次把头探出被窝,拉着秦风侧翻过身子,面对面凝视半天,秦风悄悄伸手,攀上苏糖的32d,苏糖由他摸着,嘴里却娇嗔:“你耍流|氓啊……”

    秦风停下了动作。

    苏糖道:“耍流|氓都半途而废,算什么英雄好汉?”

    “你怎么这么可爱?”秦风紧贴过去,吻了吻她。

    腻歪了好一会儿,秦风在再做一次和做人要克制之间犹豫不决了半天,阳台外忽然响起呜呜的喊声。

    “呀,串串晚上好像还没下过楼!”苏糖终于想起来这件事情。

    秦风问道:“它晚饭吃了没?”

    “好像没吧……”苏糖没羞没臊地回忆道,“我们晚上是在外面吃的,回到家里,刚进门就脱衣服了啊……”

    “我勒个去……”秦风翻身起床,赶紧找内|裤。

    匆匆忙忙穿戴完毕,秦风打开阳台的门,把看样子已经快憋到崩溃的串串拉出来,赶紧往楼下跑。秦风一走,苏糖就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条春卷,大冷天的,除了在有需求的情况下和老公啪啪啪外,剩下也就是窝在被子里什么都不用干最舒服了。精神兴奋了一整天,刚才又剧烈运动了一个小时,这时独自一人,苏糖很快就产生了困意。正要眯着的时候,床头的手机猛地响起。是秦风的手机。

    “怎么没带手机下去啊……”苏糖有点小情绪地说着,伸出雪白的胳膊,拿过手机。

    “罗进?”她看着屏幕上的名字,有点陌生,想不起到底是秦风的哪个马仔,然后慢吞吞地接通道,“喂?”

    罗进听到声音一愣,问道:“是秦总的手机吗?”

    “对。”苏糖回答道,“他刚刚出去了,你找他有什么事情吗?”

    罗进问道:“请问你是……”

    “我当然是你老板娘啊!”苏糖心里吼道,可声音却越发控制得礼貌得体,细声细气道,“我是秦风的女朋友,要不你等一下再打过来吧,他出去遛狗了,最快也得半个小时才能回来。”

    “哦,那个……阿蜜小姐对吧?”罗进飞快地在脑子里翻页,总算想起秦风那个微博帐号,弄出一个不伦不类的称呼来。

    苏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轻声道:“是。”

    罗进打蛇随杆上地继续道:“阿蜜小姐,麻烦您转告一下秦总,就说向银行贷款那件事,我们已经跑了市里好几家银行,但没有银行愿意给给我们贷款,理由乱七八糟什么都有,我们怀疑最近东瓯市应该是钱荒了,不走后门根本拿不到钱。”

    “贷款?”苏糖对秦风私底下的动作一无所知,乍一听这消息,还当老公要破产了,顿时睡意全无,惊慌问道,“贷款做什么?”

    “开分店啊!”罗进脱口而出。

    苏糖松了口气,不是经济危机就好……

    然后又奇怪地问道:“他的科技公司不是有很多钱的吗?干嘛还要贷款?”

    罗进在那边苦笑着解释道:“阿蜜小姐,秦总的科技公司和餐饮公司的财务是各自独立的,科技公司是有股东的,公司的钱那是公款,秦总就算是ceo,挪用公司公款也算犯罪啊……”

    苏糖思维方式剑走偏锋,眼睛发亮地兴奋道:“他都能挪用公款了?这么厉害?”

    罗进抬头望苍天:“阿蜜小姐,这不是重点啊……”

    结束通话,苏糖捧着手机傻乐了半天,越想越觉得自家男人有本事,看看合作对象,不是政府就是银行。这境界,学校里那些渣渣简直拍马也赶不上。

    想法一多,自然睡不着觉。

    苏糖索性爬起来,穿上衣服走到客厅,拿出笔记本,一边偷菜一边等秦风回来。

    和偷菜狂魔郑洋洋在菜地里死磕了半个小时,屋子的门锁终于一响。

    见秦风带着狗和宵夜推门进来,苏糖直接扔下鼠标和郑洋洋,兴冲冲喊道:“秦风,你的银行贷款黄了!”

    秦风愕然两秒,缓缓道:“贷款黄了不要紧,可你这么高兴,到底算几个意思?”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