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六照旧是家教时间。

    秦风早上不到9点钟,就准时出现在侯开卷面前,今天上课的地点依然是体育中心附近的那所房子。屋子布置得很有家庭气息,装修水平很保守地停留在东瓯市中产阶级水准,氛围亲民,风格素朴。房子不算大,三室一厅。最大的主卧是侯老板夫妇的,房门长期关着,家里的保姆会每天进入收拾。侯开卷独占一间面积跟主卧差不多大的房间,功能全面,可以充作卧室兼书房兼吃喝拉撒兼衣帽间兼撸管间,反正周末可以一直宅在里面不出房门半步,除非心血来潮,突然想去街对面的体育中心玩玩。还有一间稍小的屋子,就是保姆的房间,但很诡异的居然是精装修,小小十几个平方搞的金碧辉煌,妥妥的迪拜风。

    今天时间刚巧,秦风进电梯的时候,侯开卷的保姆也刚从外面买菜回来。

    说是保姆,其实她年纪不到,看样子撑死了也就二十七八,长相算不得漂亮,但胜在看着舒服,按照秦风的标准,可以打5.5分,比校花差点,但绝对高于颜值平均线。而且说话礼貌周正,打扮得也十分得体,还戴了一副红框眼镜,整体气质温柔婉约,一股子书卷气直逼在校生。

    如果她不亲口告诉别人自己是当保姆的,冒充大学老师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秦风估计这位保姆的来历应该不简单,能给侯聚义和关朝辉带儿子,绝对不是常人。

    这样一来,对方的职业就不是重点了。

    秦风很客气地和这位姓周的“阿姨”攀谈着,进了屋子,周阿姨拿出拖鞋让秦风换上,然后走到侯开卷房间外,敲了敲房门,轻声道:“开卷,老师来了。”

    屋里头侯开卷大声问道:“煎饼买了吗?”

    周阿姨柔声回答:“买了。”

    “两个蛋吗?”

    “两个蛋。”

    “有没有加培根。”

    “加了。”

    “肉松放了吗?”

    “放了。”

    “葱呢?”

    “放了。”

    “我不是说不要放葱吗?”

    “不要挑食嘛。”

    “不吃了。”

    “哦。”

    “哦?”侯开卷立马打开房门冲出来,朝周阿姨喊道,“你敢不敢不这么干脆?”

    周阿姨眯着眼笑道:“是你说家里的事,全都你说了算啊,我这么配合你还有意见?”

    侯开卷脱口而出:“贱人!”

    周阿姨脸色一沉,那阴沉的眼神看得秦风浑身一哆嗦。

    麻痹的,狠角色啊!

    侯开卷也被吓到了,在沉默中和周阿姨对视几秒后,这货忽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半点不作假,然后满脸蛋疼地解释道:“在学校里喊习惯了。”

    周阿姨嘴角一咧,笑容绽放,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把装着煎饼的纸袋递过去:“吃早饭吧。”

    侯开卷老老实实接过去,朝里面瞄了眼,凄然道:“妈的,为什么这世上有葱这种植物……”

    秦风和侯开卷进了房间,周阿姨马上泡好了茶端过来。

    侯开卷抱怨归抱怨,但吃饭还是很有效率,三两口就搞定了煎饼。

    拿出这个星期的数学和英语作业,秦风照例让小猴子先自己做题,自己则捧着教材,慢慢琢磨这周数学课的重难点。教了几个星期,现在秦风已经越来越容易进入状态了。

    两个小时后,数学课顺利结束。

    午饭时间,秦风还是像往常一样,一起在小猴子家里用餐。

    跟在五龙街道的老别墅不同,在体育中心这边吃饭,从来都是周阿姨亲自下厨,没有外卖什么事情。菜是家常菜,但周阿姨的手艺相当不错,四菜一汤,早上消耗巨大的侯开卷吃了两大碗饭,秦风比他更饭桶,吃了两碗半。周阿姨见两个人吃得高兴,心情显得相当好,午饭后收拾碗筷,还哼起了歌。秦风必须表扬,周阿姨随便哼哼两句的水准相当高。

    “她每个月工资多少钱?”回到侯开卷房间,秦风小声问道。

    “她不拿工资。”侯开卷道,“缺钱了就管我爸要,想买飞机我爸都给她买。”

    秦风愣住了:“难道她和你爸……”

    “找死啊?”侯开卷喷了秦风一句,“我妈还活着呢!”

    秦风被喷得无言以对。

    侯开卷道:“她是我妈认的干妹妹,要不是年纪大了点,本来是要给我当老婆的。”

    秦风眼睛亮了:“童养媳?”

    侯开卷眼睛也亮了:“妈逼,这种封建产物你也懂?”

    “现在不多见了啊……”秦风叹道,又接着问道,“她今年多大?”

    侯开卷道:“26岁,刚好比我大一轮。”

    秦风道:“你好像很遗憾啊?”

    侯开卷被秦风一句话戳中,不回答秦风的话,心虚又害臊地站起来,满脸不自然地走到电脑桌前,开机,装死。

    秦风不至于拿小孩子逗趣,见他害羞了,就不再追问。

    安安静静地等电脑开机,侯开卷打开网页,飞速输入微博网的网址,麻溜儿地点开了偷菜游戏。

    秦风先是云淡风轻满脸微笑,心说第一轮推广效果不错啊,可马上脑海里忽然闪过侯聚义前两天刚跟他说过的话,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

    “我艹!”秦风惊恐地喊了出来,“你哪里找来的这个游戏!?”

    侯开卷转过头,万分不解道:“怎么了?周珏告诉我的啊,这不是你自己那个公司刚弄出来的游戏么?”

    周珏自然就是周阿姨的芳名。

    秦风愕然道:“连你都知道了?”

    侯开卷满脸嘲讽外加得瑟:“本宫岂能不知你们这些打工仔在干什么?我可是我爸妈财产唯一的法定继承人!”

    秦风拿这熊孩子没招了,直接了当道:“你爸说让你别玩这游戏,一旦发现,直接拉出去弹小丁|丁到死。”

    侯开卷贱贱道:“你能24小时盯着我吗?”

    秦风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

    侯开卷轻松取胜,点着鼠标当着秦风的面开始收割粮食。

    过了一会儿,周珏的哼歌声戛然而止,随即尖声喊道:“真讨厌啊~怎么全都来偷我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