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结束了一天的家教工作,周珏开车送秦风回家。

    一路上单独相处下来,秦风才发现这位差点成为侯家媳妇儿的黄金大龄剩女,有着和侯聚义极为相似的性格。表面上没有太大城府,但骨子里极度爱憎分明,而且看样子几乎从不隐瞒自己的想法,个人风格极其逗逼,想必和侯老板应该相当投机。

    秦风很小人之心地认为,如果不是因为长相和身材不行,侯聚义背着关朝辉包养她当小三是绝对有可能的。

    周珏对偷菜游戏很有执念,一直挖根问底向秦风讨教该怎么才能尽快升级,整一个加强版郑洋洋。秦风这回学精明了,把自己前世的偷菜心得和游戏改良后的注意事项倾囊相授,最后还给出终极意见:“关键吧,等开通了充值功能,付费玩家肯定要比免费玩家有前途得多。你想想,就这世道,不充值,你能变强吗?”

    周珏恍然大悟,点头叹道:“奸商不得好死啊,伤害劳动人感情好不好!”

    秦风满脸黑线。

    回到家,时间是下午4点半。

    秦建国和王艳梅依然还没回家,苏糖正在偷菜。

    见秦风回来,丫头屁股都不挪一下,开口就喊饿。

    秦风问道:“想吃什么?”

    苏糖道:“随便。”

    秦风道:“咱们店里倒是有‘随便’套餐,要不叫人送过来?”

    “不要!”苏糖果断拒绝道,“烤串太油腻了,想吃点清淡的。”

    “那海鲜泡饭?”

    “嗯。”苏糖点点头。

    秦风没立马出门,先走进王艳梅房间,把电脑打开。

    登上qq,拉到李郁的头像上。

    不出意料,依然是灰色。

    说起来东瓯中学对待高三学生简直毫无人性,李郁他们的手机已经被集体收缴,周一到周六与世隔绝,周日才稍微有点人身自由。有关贷款的事情,秦风昨晚上就想找李郁打听一下,不过可惜根本联系不到他,这会儿也只能碰碰运气。实在不行,秦风打算自己再找找门路。比方说,叶晓琴。像叶晓琴这种隐形富婆,每天沙子水泥几百吨上下,肯定是有借贷渠道的。

    发了一条留言,大意是哥们儿接下来要大跃进了,但银行最近银根紧缩,问问你家里有没有办法。发完后,便拉着串串下了楼。就算不尿尿,让这货多走两步减减肥也是好的。

    晚上秦风和苏糖又去医院看了看,这回碰上了秦建华和李兴东两口子。

    李欣然在羊城某理工上学,自然不可能回来。

    秦果儿已经送保温箱里取出来了,躺在王艳梅身边,一直睡。

    苏糖想把她逗醒过来,又挨了王艳梅一通训。

    这样就没有办法相亲相爱了,直接便拉着秦风回家。

    小两口算是区区就回,回到家时间还不到晚上8点。

    啪啪没激情,睡觉没动力,苏糖继续偷菜大业,带回家的两本专业书的作用已经明显不如厕纸,秦风也没事可做,打开王艳梅的电脑,登上qq,却有意外收获。

    李郁简单明了地给他留了一个电话号码,他大伯的,后面还标注了职位以供秦风参考。

    李道铭,东瓯市发展银行副行长。

    秦风微微张了张嘴。

    早知道李郁家里有人,但就是没料到这么牛逼。

    东瓯市作为全国最早的几个开放城市之一,民间金融力量一直很强大。市发展银行成立于2000年前后,是全国范围内少数几家公私合营的银行机构之一。秦风对这家银行的了解不深,只是知道10年之后瓯行衰败极快,大部分业务全都被由市里重点扶持的中心区农商银行取代,全市但凡是吃皇粮的,基本全都是通过中心区农商银行作资金往来。瓯行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僵尸企业,要死不死,员工的年终奖才能抠出四位数,场面极惨。这些全都是李郁大四那年在瓯行实习时跟秦风说的。

    但是今年,秦风觉得瓯行还是可以的。原因很简单,现在中心区农商银行尚未正式成立,名字还是中心区农村信用合作社,看起来毫无逆袭之气。

    秦风记下号码,马上给李道铭打了过去。

    李道铭听是李郁的同学,耐心地听秦风说了说情况,听完之后,沉吟道:“小秦,这事不是我不帮啊,不光是我们银行,最近全市的银行都有点缺钱。说个你可能知道的消息,上个星期,省里头最新的文件下来了,要求东瓯市抓紧城市建设开发,我们的钱全都拿去做大工程,搞房地产了,大钱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小钱的话……你要贷个100万,我说话还是算的。100万,你要不要?”

    秦风心说送我我肯定要啊!

    “200万行不行?”秦风讨价还价。

    “没办法啊,而且现在利息又高,你最近这段时间贷款真的很亏的。”李道铭苦口婆心。

    秦风无奈道:“那有没有别的什么路子?走偏门也可以。”

    “别的路子啊……”李道铭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吧,我给你介绍个人,你找他试试看,我把他号码报给你,你记一下。”

    “好,好!”秦风忙不迭从苏糖的书包里翻出纸和笔,说道,“您说。”

    李道铭报出一串手机号码,秦风一个个记下来,越看越觉得这串数字眼熟。

    然后紧接着就听李道铭说:“姓黄,黄秋静,叫他黄总也可以,叫黄律师也可以。”

    默然三秒,秦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谢谢……”

    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秦风看着本子上的号码摇头不止。

    苏糖担心地问道:“怎么了?不行吗?”

    秦风无语地叹了口气,坐到苏糖身边,说:“我真傻。”

    苏糖摸摸秦风的头:“没关系,你再傻姐姐也疼你。”

    秦风顺势靠在她的腿上,一脸宝宝心好累的样子,缓缓道:“黄秋静原来还有个那么拉风的兼职……”

    苏糖随口问道:“什么兼职?”

    秦风淡淡回答:“放高利贷。”

    “啥?”苏糖满脸惊愕,被这消息震得不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