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不知道生孩子这种事也能传染,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到金明月的小肚子明显鼓起,就不由得感觉好神奇。又或者说他重生之后真的有贵人光环,最近两年但凡是和他有过合作关系的,日子全都过得不错,所以纷纷饱暖思****繁殖的冲动挡都挡不住。

    金明月原本就长得很有富贵相,怀孕后脸稍微圆了一圈,从秦风的审美来看,觉得她看起来反倒比之前更漂亮了点。苏糖坐在这位口头上叫阿姨,但其实也大不过苏糖十几岁的中心区政界新星旁,完全没觉得局促,状态轻轻松松的,显然是把金明月当成了熟人——黄秋静夫妇俩给人的感觉向来是刚柔并济,能让人如沐春风,也能叫人坐立不安,但主要还看对面坐的是谁。

    双方寒暄完毕,等到主菜上桌,在社交上越发老练的秦风,并不急着马上谈正事。

    话题先从金明月身上扯开。

    她最近不仅大肚子了,居然还升了官,从区委办调到了区政法委当副书记,正式提了干。

    苏糖在学生会里混了一个来月后,对权力这东西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听过之后,很是崇拜加羡慕,拉着金明月打听,大学毕业后如果想考公务员,需要走什么样的程序。

    金明月简单地把实际上也确实很简单的报名考试流程说了说,说完又对苏糖道:“吃公家饭精神压力很大的,不是说你家里厉害,你就能轻松混上去。想要往上走,主要还得靠自己努力,能力是一方面,跟人相处的学问也很重要。在机关上班做事,也是在修炼做人的境界,境界高了,自然就会有各种有能力的人才帮你。咱们儒家不是说了吗,要内圣外王,心里得成圣人,在外才能成王。多大的肚量就装大多的地盘,但不见得多大的能力就能办多大的事,而且当官这种事,有时候是福是祸说不清,看命,也看运气。”

    苏糖听得很认真,但显然无法感同身受。

    金明月在机关里混了多年的心得体会,绝不是大一新生能心领神会的。

    见苏糖满脸沉思的可爱模样,金明月笑了笑,像对待侄女似的挽住她的手,问道:“你最近在学校里干什么?”

    这一问,苏糖眼睛就亮了,说:“最近在搞一个活动,跟我家秦风打广告。”

    金明月看看秦风。

    秦风笑道:“让她练练手,熟悉一下项目运转的流程。”

    金明月笑道:“挺好的,我们那时候也是这样,都是从小活动开始做,一步一步熟练起来。”

    黄秋静插话道:“微博的活动吗?”

    “嗯。”苏糖马上回答道,“京城和沪城都已经在做了,东瓯市这块就由我们自己做。主要就是针对大学生这一块,想起一个辐射带动的作用。”

    黄秋静问道:“预算多少?”

    苏糖回答:“前后全部加起来一共是5万4,不过还有一点后续的费用,现在还不好计算,反正肯定超不过10万。”

    “10万块做一个城市的项目推广……”黄秋静不问效果,点头称赞,“花小钱办大事,不错。”

    苏糖得了小红花,高兴地笑了笑。

    黄秋静又接着说:“等你毕业了,也可以到我的事务所来实习几个月,多见见不同的人,对以后帮秦风分担工作也有好处。”

    “嗯,好。”苏糖连连点头。

    秦风端起酒杯客气道:“我替阿蜜谢谢秋静叔。”

    甭管关系有多好,该有的礼貌照样不能少。

    一顿饭吃得相敬如宾。

    等到菜过五味,黄秋静终于撕开了正题的口子,问道:“狄晓迪有没有跟你说过,螺山镇的土地建设规划已经出来了?”

    “还没。”秦风坦诚道。

    黄秋静叹道:“现在螺山镇那边的地,已经快抢疯了,工程队都还没进去,半块儿砖头的影子都没有,房子就先卖出了一大半。谁都知道挨着大学的新城以后肯定值个大价钱,别说按内部价来卖,就是按照市场价卖,市里和区里那些人,也照抢不误。狄晓迪手头那几个名额,要打点的人太多,根本不够分。他要是有跟你说过帮你找店铺之类的事情,你最好给他打个电话,就说能办就办,不能办就算,这个节骨眼帮他省点事,也算个不大的人情。房子可以以后再找,让狄晓迪欠你一个人情,这机会可不多。”

    秦风的眼光当然没那么短浅,黄秋静说得明白,他也很干脆地回答:“好,晚上回去就给他打电话。”

    黄秋静笑了笑,又说:“你小叔接下来估计是发大财了。”

    秦风道:“就怕别人眼红,会出事情。”

    黄秋静摇摇头,笑道:“小秦,看来你是不懂你小叔是什么人呐。换了别的人,我还真担心会出事情,可你小叔的话,办事不见得行,可论利益分配,这本事是这个。”

    黄秋静比划出一个大拇指。

    秦风有点吃惊,黄秋静可不经常这么表扬人。

    那么利益分配是什么意思呢……

    秦风想了想,然后具象出一个比较直观的词——分赃。

    秦建业同志,原来是个分赃大师。

    这下秦风终于恍然大悟,让他迷惑了两辈子的一个小谜团解开了,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秦建业,感情是分赃分出来的情谊,这关系,想不牢不可破都不行好不好?

    “东瓯市现在银根紧啊,螺山镇这边要开工,中心区往西走,藤山镇、福山镇,接下来也全都要开发,往南,也就是你们大学城边上,接下来有个动车站的大工程,往东,新城建设还没停下来。新来的这个陈书记,是打算把中心区的地全都给犁一遍。政府机关里,还有候总他们一群人,全都盯着这些项目。全市上下,只要家里有点闲钱的,现在都红着眼等房子升值。银行已经没有钱可以贷了,说句难听的,他们自己都在炒房,哪有闲钱做实业。现在政府想要GDP,社会资本和银行全盯着眼前利益,大家是捆在一起往坑里跳,谁不跳谁就滚蛋。要按你那套理论,东瓯市的实业早晚要完蛋,拦都拦不住。”黄秋静说了一大套,然后不经意地来了句,“不过这些咱们也管不着,候总趁热赚了钱就会退场,半点损失都没有,我们呢,也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做事,你要是缺钱,我这边私人还能凑出点,钱不多,五六百万还是拿得出手的,人多风险小,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秦风盯着黄秋静看了半天,忍不住笑道:“秋静叔,我就打算开家面馆,面馆你都想入股?”

    黄秋静却毫不犹豫,认真点头道:“当然想。”(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