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罗进,男,现年27周岁,研究生学历,硕士学位,既往恋爱史3年,前女友标准6分。

    在看到苏糖的一刹那,不管是出于对前女友跟富二代跑了了怨念,还是基于对现实情况的客观评价,抑或是遵从内心最深处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以及对个人审美品位的绝对信任,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罗进都前所未有地认为,和苏糖相比,自己的前女友就是一坨叉叉。叉叉这个词并非不可描述,只是罗进觉得,把这个词做抽象处理之后,能更好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情绪。他不是没有见识,京城美女千千万,能称得上倾国倾城的他也曾经见过那么一两个。

    但苏糖这一型号的,真心没有。

    苏糖的美不同于一般江南水乡姑娘的温婉可人,她美得很有倾略性,五官精致而妩媚,一双无需任何眼神就能勾住男人的桃花眼,能在瞬间让男人燃起推到她的冲动。但奇异的是,苏糖的气质上又保留了某种清新纯净,叫人想推而又舍不得推,然而这种介于推或不推之间的纠结,又很容易地就被打破了。

    因为苏糖的身材,对男人的视觉冲击力极大。

    就仿佛在原本基于她的脸蛋和气质刚刚好平衡的天平一端,又猛然砸了一块一吨重的石头,不但直接令天平倾斜,甚至对自制力稍差的男人来说,简直是把整个秤都砸毁了,于是整个人便直接受裆中央指挥,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揉她!揉她!

    饶是以罗进的素质,初次见面的这一刻,居然也下意识地对苏糖有了点不该有的想法。他心虚地连忙把视线转开,心里默念各种金刚菩提经,一边暗暗佩服秦风自制力惊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死在苏糖的肚皮上,要换了是他,铁定是考不上研究生了,搞不好连大学毕业都难……

    以上,全都是罗进同学夸张了好几倍的内心感受。

    但无可否认的是,罗进确实很真心地认为,苏糖应该是这世上最顶尖那个档次的美人。尽管每个人的审美都不一样,可罗进就是觉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苏糖,她都是完美的。

    这个观念,相当对得上秦风的频道,只是千万不能让秦风知道。

    不然失业的日子估计就不远了。

    罗进不敢太正面去看苏糖,怕看上瘾,晚上会失眠。

    好在身旁还有王佳佳,两个姑娘讨论得很热闹,叽叽喳喳说着待会儿活动开始后的具体步骤,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和细节。

    掰扯了老半天,中途苏糖一直断断续续地在打电话或者接别人打来的电话,全场调度得异常嗨,只是看情况,经验上还欠缺了许多,搞得场面多少有点混乱。

    到了下午3点,操场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个别队伍提前1个小时来到比赛场地开始热身。

    大冷的天气,牲口们脱得只剩下短袖短裤,在瑟瑟寒风中做准备活动。

    正中央赛场上的大号奖杯很是招人眼球,前来热身的队伍差不多全都来仰望了一下,然后很惊喜地发现苏糖后,全都集体炸裂,各种交流说这妞真特么正点。

    苏糖听得直皱眉头,拿出手机给秦风发了条短信:“你什么时候下课?”

    等了三分钟,秦风依然没回,苏糖于是急躁得把气全都撒在小喽啰身上,随便抓来一个就怼,怒喷对方办事不力,相机借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见到影子。

    不成想这次抓错了人,被喷的家伙居然不是小喽啰,而是来比赛现场装|逼的瓯大社团联主席。

    “你不认识我?”顾慧远露出一抹自以为的霸道总裁邪魅笑容,自信地跟苏糖对视着,视线从她的脸扫到胸,再从胸扫完到脸,然后忽然很想回去跟女朋友分手,渣得不要不要的。

    苏糖在学生会里才混了半个月,当然不可能认识学校这么多机构的所有阿猫阿狗,听顾慧远的口气就跟国家领导人似的,立马被直接唬住,还当是他是学校的老师,弱弱道:“你是谁啊?”

    顾慧远故作低调亲民,笑着回答:“我是校社团联的。”

    社团联?那又是什么鬼?

    身为一个纯小白,苏糖压根儿都没听过这个词,她露出无辜的神情,继续弱弱地问:“社团联是干嘛的?你是老师还是学生啊?”

    顾慧远微微一笑:“我大三。”

    不料苏糖竟直接喊了出来:“大三居然看起来这么老!”

    每天和长得嫩的秦风相处,加上家里头秦建国也是不显老的老帅哥,以及从小到大看惯了的王安的那张小白脸,苏糖对男人年龄的判断,已经彻底毁了。

    站在一旁的罗进和王佳佳才不管那么多,笑声极其奔放。

    顾慧远脸都青了。只是他一口血还没来得及喷出,苏糖忽然又问道:“学长,你们那边有数码相机吗?我这边急着要用。”

    “数码相机啊,有是有,不过你现在借,估计是没办法了啊,我们社团联借东西还是挺复杂的,得有老师签字才能外借。”顾慧远摆起了架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苏糖焦急道:“别啊,我们活动都要开始了!”

    顾慧远深吸一口气,开始打听:“你是学生会新来的吧?志超这家伙很贼啊,来了大美女都不告诉我。你是学生会哪个部门的?新生部还是教管部的?”

    “新生部。”苏糖老老实实回答。

    “新生部下面哪个中心的?活动组织中心?还是宣策的?”顾慧远很显摆地说道,“我以前也是学生会的,今年才调到社团联工作。”

    王佳佳和罗进对视一眼,呵呵一笑。

    这货摆明是装过头了,都忘了自己是谁了。还特么今年明年的,大学一共也就四年,当了两三年学生干部,这说话的模样,还真拿自己当个领导了。毁了啊,就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以后进了社会,包准头破血流。

    “喂,你们分管老师是谁啊?”王佳佳看不下去,问顾慧远道。

    王佳佳虽然明显不是学生打扮,但顾慧远并没有想那么多,见她和苏糖站在一起,下意识就以为她们是一起的,微微一皱眉,没好气道:“你怎么说话一点礼貌都没有,学长都不会喊一声啊?”

    “我看起来像学生?”王佳佳鸟都不鸟顾慧远,惊声问罗进道。

    罗进点点头说:“勉强也可以吧,说研二研三肯定有人信的。”

    “去死,我本来就是研二研三的年纪!”王佳佳给了罗进一脚。

    罗进笑着躲开。

    王佳佳收回脚,完全不跟顾慧远废话,直接对苏糖道:“给你们辅导员打个电话吧,屁点大的事情磨叽半天,还要不要干活了?”

    顾慧远大概是听明白王佳佳和罗进不是学生的意思了,但却毫无依据地以为,苏糖这是把哥哥姐姐给叫来了,不由心下鄙视,忍不住嘲讽道:“什么事情都问老师,要你有什么用啊?能力是锻炼出来的,不是别人帮出来的。”

    王佳佳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了顾慧远一眼,冷冷道:“同学,这里没你事情了,你可以先离开一下吗?”

    顾慧远觉得体内的进度条爆了!

    是了!就是这个时候!

    必须要装|逼了!

    “不好意思,我是社团联的主席,我们学校的新生杯,是我们和学生会一起牵头办的,不管有事没事,我都得待在这里。”顾慧远强装淡定地说完,对王佳佳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

    王佳佳直接呵呵了,对罗进直摇头道:“瓯大的生源看来真的不行啊,就这样也能当社团联主席。”然后又扭头对苏糖道:“老板娘,要不你考虑考虑退出好了,你们学校的学生机构没锻炼价值啊,想干点事情,不如每个周末来公司上班好了,和秦总在办公室里想干嘛都行,我们保证不去敲门。”

    “说什么呀!”苏糖污力滔滔地瞬间脑部各种桌震和沙发震的画面,娇羞不已地嗔道。

    顾慧远完全没去听王佳佳后面的那一大段,前半句就够他光火了。

    只是刚摆出一张臭脸,正要和王佳佳正面硬抗,远处却快步走来一位气场不俗的中年女性。

    远远看见刘瑜,顾慧远变脸神速,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上前问候道:“刘老师。”

    刘瑜微笑着朝顾慧远一点头,却视他如空气,径直从他身边穿过,走到苏糖身边,和蔼地问道:“这边弄得怎么样了?广场那边我刚刚看过,很不错啊!”

    “苏总,这位是你们的分管老师吗?”王佳佳适时插话。

    “啊?”苏糖被苏总这个称呼搞懵了。

    但刘瑜反应极快,马上对王佳佳伸手道:“你好,我是苏糖的老师,我叫刘瑜。”

    “刘老师你好,我们是秦总的助理,今天过来帮忙。”王佳佳介绍了一下自己和罗进。

    罗进微微一笑,也跟刘瑜握了握手。

    顾慧远懵|逼了。

    他站在两米开外,愣愣地看着刘瑜和对方握手,内心深处的感觉,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尴尬两个字来形容。

    这边苏糖回过神来,急切地对刘瑜道:“对了,刘老师,我们刚才正好想找你呢。现在数码相机感觉还不够,我想多借几台,借了一个小时都没借到。”

    “不会吧,我们学校的相机还是挺多的啊……”刘瑜有点奇怪,转过身,朝顾慧远招了招手,喊道,“慧远,你过来一下,麻烦你去帮我借点东西。”

    顾慧远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可脸上的肌肉还是不由得抽了两下。

    他蛋碎地走到苏糖她们跟前。

    刘瑜笑着给他介绍王佳佳和罗进道:“慧远,这两位是咱们这次活动赞助商的公司管理人员,都是大公司的高管啊,你们认识一下。”

    王佳佳笑着道:“刘老师,你可别把我们捧这么高,我们哪算什么高管,一个月连一万块都拿不到。”

    顾慧远听得都吸冷气了。别说05年这会儿,就算再过十年,东瓯市这片地界上,真正能靠给人打工一个月拿一万的,依然不多。

    刘瑜没接这话,直接对顾慧远道:“慧远,这边做活动还缺几台相机,你去帮老师借5台过来。”说着,停顿了一下,转脸问苏糖道:“5台够用吧?不够再多借几台。”

    “够!够!够!”苏糖忙不迭点头。

    王佳佳却没放过顾慧远的意思,笑了笑,指着顾慧远道:“刘老师,刚才听这位主席同学说,你们借相机好像挺麻烦的啊,还要签字走程序什么的?”

    刘瑜抬眼一看表情跟便秘一样的顾慧远,立马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她眉头微微一皱,旋即马上又舒展开,笑着跟王佳佳打圆场,拍拍顾慧远的胳膊,大声道:“我们的同学办事能力还有点欠缺,还没学会变通啊。”

    顾慧远这下的表情就不是便秘了,而是拉在裤裆里的样子。

    办事能力欠缺?

    老子堂堂社团联主席,你说老子能力欠缺?

    顾慧远羞愤交加,木然无语地站着没动。

    刘瑜看不下去了,语气有点重地催道:“慧远,傻楞着干嘛啊,赶紧去借啊!”

    “啊?好,好……”顾慧远失魂落魄地连忙朝场地出口跑去,脑子里嗡嗡的。

    今天这脸,算是丢到校外去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