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2005年年底,中国网络社交与传媒产业方兴未艾,看似发展迅猛,但和十年后以指数速度增长的网络资源相比,仍然渺小得就像大海里的一条沙丁鱼。这一年范爷还不是爷,但春哥真的是哥,人们的谈资依然有限,实体书还有市场,智能手机尚未推广,依然有恋爱中的小女孩把男朋友发给她的每一条短信抄在宝贝的笔记本上,每天睡觉前拿出来翻一番,满心欢喜,憧憬未来。但懵懂的小女孩们并不知道,未来无须憧憬,因为未来注定会被糟蹋。

    秦风已经记不清女神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玷污的。

    印象中貌似在12年或者稍晚一点的13年之后,这个词的意思就变成了“所有男人都想啪的女人”或者“我心中最想啪的女人”,其内涵无限接近大众"qing ren"或者梦中"qing ren",再后来,差不多就是所有刚出道嫩模或者网络红人的宣传用语。

    而在05年年底,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女星,敢于拿“女神”自称。

    缺少网络大众化环境的支持,自封女神很容易拉动全社会的仇恨。

    可当秦风说出这个词的时候,身为自身传媒人的徐小宁却犹如醍醐灌顶,刹那间心中一片明悟。

    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越烂俗的广告越洗脑,脑洞越大的营销越有效。

    在苏糖个人反对无效的情况下,微博网首次网络营销方案的大方向就在酒桌上被确定了下来。原本估计要喝上三四个小时的晚饭,不到9点便散了场。徐小宁连夜匆匆返回公司,要跟酷浏网的老总当面汇报这件事情,这次如果做得好,获利的将是微博网和酷浏网双方。前提是,秦风他们不会中途再去找别的传媒网站合作。

    秦朝科技的一干高管完成了陪酒的任务,纷纷告辞离去。

    明天早上他们还得挨个给秦风做会议报告。

    徐国庆留到了最后,等常有性他们全都离开后,带着吴超一起,进了秦风和苏糖落脚的房间。

    三个男人身上的酒气都有点重,幸好套房还有个大阳台,大冷天的坐在外面,吹吹京城的冷风,既醒酒又除臭,苏糖满脸纠结地给三个人泡了茶,苦着脸坐在秦风身旁,听徐国庆和秦风吹第二轮牛逼。她其实很想洗澡睡觉了,但这种时候,即便身为女神也没办法开口驱赶客人。

    秦风和徐国庆先聊了一会儿下一步的推广该怎么做,徐国庆对这个话题兴致缺缺,毕竟更大的牛逼秦风早和他吹过,预言电子商务的市场流水将在十年后轻松突破千亿,有这种珠玉在前,这会儿听秦风鼓捣该怎么捧红他的小媳妇儿,就不由觉得太过小儿科。而且牛逼谁都会吹,相比之下,徐国庆其实更关心能实打实算出利润的项目。

    “这It吧,前途是有,但就是风险太大,成本回收的周期也太长,我现在是成天到晚,是一边做美梦,一边提心吊胆,要不是有侯老板撑着,我现在搞不好已经后悔把钱投在这里面了。”徐国庆喝一口茶,满脸沉重,“其实非要说上市圈钱,我好好在东瓯做餐饮,过个几年再多建一两家阿庆楼,找人想想办法也能上,无非是多赚少赚的事情,不用像现在,总害怕吃了这顿就没下顿,我这两年啊,体重都掉了十来斤,就是怕的呀……”

    “大舅,你别扯淡好不好,就你我还不知道,你明明就是嫌这里的东西不好吃,纯粹饿的啊!”吴超非要拆台。

    徐国庆瞪他一眼,又问秦风道:“小秦,你那个小餐馆,现在还在开吗?”

    “开啊,为什么不开,我还打算往大了开呢。”秦风笑道,紧接着忽然想到点什么,说道,“对了徐伯伯,我最近正打算另外弄个餐饮项目,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搞?”

    徐国庆好奇道:“什么项目?”

    秦风道:“我想开家面馆。”

    换了其他人,徐国庆恐怕自己直接一巴掌就过去了。

    跟中心区最牛逼的餐饮龙头说合伙开面馆,这不算调|戏算什么?

    不过说话的人是秦风,那又自然另当别论。

    徐国庆想了想,问道:“面馆还能开出花吗?”

    “这个啊,细说起来真还有点复杂。”秦风道,“徐伯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垄断东瓯市……或者不说东瓯市,就说中心区,如果能垄断一个区的早点行业,一年能赚多少钱?”

    “垄断?”徐国庆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摇头道,“小秦,你这想法太简单啊。你想想,你开一家面馆,就算你开在学校或者工厂门口,店面我撑死了算你200平方,每天早上撑死了,你能接待超过1000个人吗?就算你能做到,你没有没有想过,这得多少人工成本?而且一所学校、一家工厂,肯定不止1000人的,所以不管你怎么做,边上肯定还会有别的早餐店活下来,你总不能拦着不让别人开店吧?

    还有啊,早餐这一块,吃的东西种类也是很多的,你说你开面馆,可人家总不会天天吃面条啊,总要换个口味,今天吃面,明天吃包子,后天粽子,还有面包啊、煎饼啊、糯米饭啊,细算下来,不说几百种吧,七八十个种类总会有,你说你还能把这些东西全都包圆了不成?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中心区你看着不大,其实真要说想在全区地图上插红旗,那也不容易。我别的不说,全区光三星级以上的酒店就有三四十家,但每到年底,酒店还是不够用,现在餐饮这块别说垄断,你就是想把市场填满了都不容易。开店要成本啊,谁有那么多资金,脑子还不灵光,把钱全都往一个地区的餐饮行业里扔。

    而且就算你真的把台子搭起来了,全区早餐店,加起来最少最少我算他1000间,1000家门面店啊,你管得过来吗?1000个摊子,区长要看的场子也没那么多,你要能管的来1000家点,去当个市长都没问题了!”

    徐国庆唠唠叨叨一大堆。

    秦风听得直苦笑道:“徐伯伯,我这事情都还没开始弄呢,你就这么给我波冷水啊?”

    “不是波你冷水,我这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餐饮这东西,我做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有谁能做到地区垄断的。”徐国庆叹道,“市场太大,选择太多,门槛太低,你说你垄断一个村,我信,顶多就是多花点钱。你说你要垄断一个镇,一个街道,那我就真没办法信,这么大一片地方,光地皮你就得圈下来多少?要能圈得下来,你还做什么餐饮,干脆改行做地产多好?利润又高,又不用花那么大的力气,陪当官的喝喝酒、吹吹牛逼就好了。”

    秦风觉得这话题是聊不下去了,原本他还指望着,能依靠徐国庆的招牌,在中心区餐饮行业先立起来一面旗,现在看徐国庆的态度,想让他入股,应该是不可能了。

    吹了半个多小时的冷风,茶也变得冰冷了。

    四个人挨不住冻,徐国庆见时间也不早了,就提出先走。

    秦风让苏糖留在屋里,自己送徐国庆和吴超甥舅俩下楼。

    下到地下停车场,三人从电梯里出来,徐国庆径直朝里面走去,吴超却贼贼地拉住秦风,小声道:“秦风,你那个面馆,打算怎么做?”

    秦风言简意赅道:“品牌,连锁,加盟,规模化、制度化、标准化。”

    吴超假装自己完全听懂了,急切问道:“有别人参股吗?”

    秦风道:“有,我爸,我舅舅,还有黄秋静。”

    “黄秋静?”吴超眼珠子一直,惊声道,“明月事务所的那个律师?”

    秦风奇怪道:“你认识?”

    “我舅舅有一次带着我去见过他。”吴超说着,赶紧又问,“你那个面馆,我也来参一股行不行?”

    “你?”秦风怔了两秒,忽然嘴角一弯,“行啊,当然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