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荣鑫大厦16楼A03很小,面积150平方,刚好是东瓯市城市中产阶级的平均住房水准,但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能盘下这么个一亩三分地当落脚的地方,却也实属不易。只是屋子一小,功能上难免就差点,什么茶水间、更衣室之类的自然就不用去奢望了,而对于郑赟来说,更尴尬的在于他的公司连个起码的会议室都没有,所以更别提单独的接待室。

    秦风和苏糖就像之前过来谈合作的其他客人一样,被郑赟迎进了他自己的老板办公室。办公室里的陈设只比陆晓涛那个印刷厂作坊的办公室强一点,而这一点居然还是靠老天爷赏脸,强在房间的采光上。屋里除了郑赟的办公桌和椅子,剩下的就是一个贴墙的小文件柜,以及极小的一张廉价茶几,还有明显和这张茶几配套的劣质木沙发,大冬天的,坐上去屁股上一阵冰凉,好在,屋里头多的是没用的剧本草稿,随便拿过来一沓,就能让座垫用,寒酸得闻者落泪。所以这年头别看谁谁谁是公司老总,谁咬碎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咽,谁特么自己心里清楚。

    秦风和苏糖两个人刚好挤占了小沙发的小空间,一人捧着一本薄薄的剧本,跟前的茶几上,两杯热茶冒着白烟,屋里的暖气刚刚打开,响起轻微的噪音。郑赟、孙秀钗还有另外一位被介绍是鼎圣科技专职编剧的年轻人,一声不吭地坐在秦风和苏糖跟前,内心焦急却又不得不忍耐地等待秦风表态。

    秦风眼睛盯着剧本,可心思却不完全在剧本上面。

    他只是做个样子——苏糖要不要拍片子,这件事现在看来,已经不是他和苏糖两个人的事情了,真要做的话,想必也不会找鼎圣科技这种草台班子。

    而之所以做样子,当然是做给孙秀钗这群人看。其实秦风本身不喜欢这样,但多年的社会经验却早已教会了他,该摆架子、端姿态的时候,绝不能收着,这世道,跟谁客气、跟谁拿乔,都是有讲究的。对上鼎圣科技这种档次的,自己太不拿自己当回事,对方就容易蹬鼻子上脸,而如果太不拿对方当回事,人家又要咒你装逼太过挨雷劈,影响大楼的邻里关系。

    沉默了十来分钟,苏糖先忍不住,把剧本放下来,端起了跟前的茶杯。这本子确实不行,剧情生硬,创意也乏善可陈,找郑赟他们拍广告片的那家公司,这笔预算算是打水漂了。

    秦风跟着把本子放下来,郑赟沉不住气,忙问道:“秦总,你觉得怎么样?”

    秦风没回答,而是转头问苏糖道:“你觉得呢?”

    苏糖吹了吹杯子里冒出的热气,微微喝一小口,完全懒得敷衍地直话直说道:“我觉得一般般吧,反正我不怎么喜欢……”

    郑赟三人全都露出失望的神情,尤其是那位专职编剧,看样子像是都要哭出来了,一脸小动物被小学生暴打后的模样。

    “没事,没事,我们还有别的本子,苏小姐,你要不再看看别的?”郑赟总归是个生意人,一招不行,马上变通。

    “你们生意不错嘛。”秦风淡淡笑道,“都快过年了还能接到这么多活?”

    “过年还远着呢,不是还有2个多月……”郑赟局促地搓了一下鼻子,不知怎么的,秦风越淡定,他就越紧张。明明眼前这小子才20岁不到,郑赟却感觉自己是在和一个30多岁的成熟男人在交谈,脑子一抽,忽然又来了句,“秦总,你对刚才那个本子有哪里不满意的?我们可以改嘛,你说怎么改就怎么改!”

    边上的年轻编剧表情陡然一变,脸上多出了一丝“文化人的悲哀”。

    艺术卖|身给了资本,耻辱啊!

    然而这份脆弱而矫情的情感,在秦风面前纯属多余。朝着资本家的道路越跑越远的秦风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伪文艺青年,中文系毕业的孩子一旦醒悟过来,对待艺术的态度绝逼比理工男可怕多了。秦风微微一笑,果断拒绝道:“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看这个剧本的质量,作者的水平还欠点火候,怎么改都是徒劳,如果导演的水平再不行,你就是让影帝影后过来站台也是白搭。郑总,咱们还是等以后,等你们整体水平上去了,再找机会合作,现在恐怕时机还不太合适。”

    这话说得郑赟难堪无比,那位年轻编剧更是气得浑身颤抖,起身就走。

    好在孙秀钗还算清醒,忙跟秦风赔笑道:“秦总,他这人脾气就这样……”

    “没事。”秦风淡淡然道,站起身来,随口说道,“孙总,其实我们对拍网剧还是有兴趣的,如果你们这边有别家的项目可以联系的话,我也欢迎你们推荐。你们也知道,现在微博正在做前期推广,要是能借一场东风把声势搞搞大,我想对大家都好。”

    “对,对,是这个理……”孙秀钗笑着附和道。

    “阿蜜,我们回去吃饭。”秦风转身对苏糖道。

    苏糖乖巧地嗯了一声,正要跟着秦风出门,郑赟忽然大声一喊:“秦总,先等一下!”

    “嗯?”秦风和苏糖奇怪地望向郑赟。

    郑赟往前一步,走到秦风和苏糖跟前,表情认真而严肃地说了一大段话:“秦总,说实话,现在自制网剧这块大家都是刚起步,论业务能力,肯定没办法和那些专业的影视剧团队比,但是我们现在要追求的,根本就不是剧的质量。说句难听的,现在网上的那些短片,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可是看的人不在乎啊,你就是给他们喂屎,这些人也照吃不误。

    现在网络视频这块产业还是一片空白,我们要做的是抢占市场,先把招牌立起来,等招牌硬了,再考虑口碑的事情也不晚。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做,眼下最重要的是打开局面,就凭苏小姐的个人条件,我们把东西放在网络上,就算拍她逛街买衣服、烧菜吃饭,随便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我拿我的人格担保,视频不红根本没天理!

    你想芙蓉姐姐都红了,苏小姐怎么可能不红?”

    苏糖的神情无比幽怨:“为什么老拿我和芙蓉姐姐比……”

    秦风见郑赟情绪激动,安静了几秒钟,才微微一笑,平静地问道:“所以你想怎么做呢?”

    郑赟喘了口气,眼里带着期待,缓缓道:“秦总,我们公司没钱,但我们有诚意,你把苏小姐借给我们两天,我们先拍个样片,你要是看了不满意,我们就改到你满意为止!”

    秦风没答应,扭头看了看苏糖。

    苏糖看看秦风,又看了看满腔热血的郑赟,最终还是狠不下心,犹犹豫豫着,小声答应道:“那就试试吧,不过得拍快点,我是跟学校请了假出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