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钱人。秦风和徐小宁都算不得真正的有钱人,前者给级大老打工,越感觉人身不得自由,个人财务上更是已经死抠到连给自己过18岁生日都懒得买个蛋糕;后者稍好,求人投资创业,好歹还是实际掌权的公司二把手,只是身后的大老板心高气傲得很,家业也确实够大,心底里并不十分拿徐小宁当回事。

    秦风这回来了京城两天多的时间,对方也就只是抽空和秦风见了一面,连正式谈话都没进行过一次。秦风料来,徐小宁公司后面的这位金主,怕是能量不小,即便达不到侯聚义的档次,但起码不会比南乐清差。在京城这片地面上能拉人一把的,搞不好还能和老一辈建功立业的老太爷们扯上点关系。想想真的好高端。

    几个貌似牛逼到不行实则谁虚谁明白的老总,花了半个小时终于谈妥了一笔总投资不过1oo万的项目。秦朝科技前期出资5o万,后期如果有需要,再视情况独家追加投资。徐小宁和郑赟算是没了后顾之忧,家伙儿开开心心聊了个把小时,9点半之前就散了场。

    秦风把项目的筹备工作全部交给了刘慧普,酷浏网对秦风和苏糖的采访工作又没准备妥当,于是来京城的第三天,秦风和苏糖终于偷得半日闲,可以出门逛一圈。叫上吴这个伪土著,带上战斗力未知的话唠关彦平,四个人自己开车,一路从南往北开,逃出雾霾的包围圈,到傍晚的时候终于来到野长城的脚下。

    这个时节,京城与蒙地的交界处冷风如刀,草木萧瑟,谁来旅游谁傻逼。

    四个煞笔带了帐篷和睡袋,天黑后就在草原上驻扎下来。

    从小就住在江南逼仄小巷弄里的苏糖,平生头一回见到如洋似海班广阔的旷野,兴奋得大呼小叫,叫得不知藏在哪儿的野狼啊呜啊呜地回声,直接吓得缩回秦风身边,然后只恨秦风体型不济,没办法从他的胸膛里找到生理上的安全感。

    而关彦平这厮也不晓得是从哪里弄来了两把猎弩和一支严重违禁的猎枪,又独自开着车,黑灯瞎火地在野地里绕了个把小时,回来时战利品丰厚,拎着两只血呲啦呼的野兔,还有一条巨大的生羊腿。秦风对兔子的存在表示理解,但看到羊腿就很想不通,问道:“这玩意儿哪里弄来的?”

    关彦平笑道:“运气好,碰上一个牧民,买了他一只羊。不过带回来宰太麻烦,就让人家帮忙先收拾了,先带条羊腿回来,剩下的明天早上再去拿。”

    秦风和苏糖看着关彦平手脚麻利地生起篝火,苏糖目不转睛地盯着关彦平剥兔子的皮,秦风看得头皮麻,胃里只抽抽,见媳妇儿无动于衷,问道:“你不怕吗?”

    苏糖很淡定道:“菜市场里每天早上生的事情,比这个血腥多了。”

    秦风的嘴角抽动了两下。

    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小兔兔呢”?

    这画风不对啊……

    晚饭过后,下了一场雪。

    雪不算大,两个小时就停了,在地上铺了薄薄的一层。

    吃饱喝足已经躺进睡袋里头的苏糖,把帐篷打开一道小口子,伸出手,在雪地上捏了个小雪球,对秦风道:“好想出去滚一滚……”

    秦风道:“留着力气,等过几天我们可以在别的地方一起滚。”

    苏糖啐了一口,扔掉雪球,拉上帐篷的拉链,把自己和秦风和睡袋拼在了一起。

    两个人窝在一起,在大雪地里睡得暖烘烘的。

    秦风抱着她,忽然开了脑洞,说道:“你知不知道,青藏那边的纳木错湖边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严禁在湖边**。”

    苏糖奇怪道:“为什么呀?”

    秦风道:“因为晚上气温太低,如果脱光了在湖边做剧烈运动,容易引起高原反应。”

    苏糖污力无边道:“干嘛非要脱光了啊,脱裤子就好了嘛,或者两个人都穿开裆裤啊,既保暖又省事!”

    秦风陷入了沉默,半晌过后,幽幽道:“要不等回去后,我们买两条开裆裤试试?”

    苏糖想了想,笑着调戏秦风,加码道:“在野外试吗?”

    秦风没法忍了,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抱住就吻。

    只可惜苏糖身体依然“不适”,没办法真刀真枪来一回,而且话说回来,边上还睡着两个高功率大灯泡,就算真的有条件,秦风和苏糖也没那脸皮隔着一层帐篷在草地上给人家演爱情动作片,太特么有伤风化了。

    次日清晨太阳升起后,夜里的积雪消融,气温骤降了十来度。

    冻成狗的四个人匆匆收拾了垃圾,连剩下的大半只羊都没去拿,便赶紧往南回。

    沿着京城的主干道绕圈,秦风带着媳妇儿,走马观花地把八达岭、故宫、十三陵几个地标走了一圈,一天下来,累得精疲力尽,晚上8点钟回到酒店,随便吃了点东西,洗了个澡,秦风倒头就睡。这一觉睡眠质量极好,一直睡到凌晨5点多,秦风迷迷糊糊中被苏糖摸得醒了过来。

    睁开半只眼,房间里漆黑一片,丫头大概是羊腿吃多了火气大,热情如火地在秦风身上乱蹭,小声道:“老公,我大姨妈走了……”

    秦风直接没了睡意。

    ……

    早上8点多,小两口光溜溜地缠在一起,睡得昏天黑地。

    之前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两个人的体力几乎都被对方榨了个精光。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响了整整有半分钟时间,才总算吵醒了秦风。

    依依不舍地把手从苏糖的胸前抽出来,秦风拿过电话,有气无力地接通道:“谁啊……”

    “秦总,你还在睡啊?真是不好意思。”电话那头传来徐小宁的声音。

    秦风清醒了一些,忙睁开眼道:“徐总,有什么事情吗?”

    “啊,是这样,咱们之前说好的那个采访,我们的方案已经做出来了。你要不今天过来一下,看看方案行不行,要是没问题,咱们今天就能录了。”徐小宁说道。

    :访问网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