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的会开了大概一个小时,三步走的主要思路说明白后,剩下的就是一大串具体的运作细节和成果预期的介绍,ppt上整页整页地刷各种或是有理有据或是胡编乱造的数据,看得秦风脑仁生疼,直到最后一页跳出一个总成本的估价——这场炒作活动酷浏网居然要价120万,而且还是在未计入网剧制作费用的情况下。

    秦风不由得眉头一皱,沉声问道:“这笔钱还需要我这边掏吗?”

    黄芳菲快言快语:“既然这次是双方合作,我们当然希望秦朝科技也能承担一部分支出。”

    秦风呵呵一笑。要说拍网剧搞宣传那件事,是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互相之间把条件都谈好了的,自己掏钱,那是权利与义务。可现在酷浏网请自己和媳妇儿过来录节目,事先却连招呼都没打,就单方面弄成了需要另外投钱的合作项目。

    这算哪门子道理?真当小爷年纪轻好糊弄?

    “徐总,这件事,咱们一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秦风看着徐小宁,慢声慢气地,一个字一个字往外砸,“我们千里迢迢从东瓯市过来,半分钱劳务费没管你们要不说,现在还得倒贴帮你们做节目。徐总,红十字会和民政部都在京城杵着,想拿善款你们可以去衙门申请嘛,我的公司小门小户的,哪经得起你们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

    秦风说的话,每个字都往在场三个酷浏网高管的心窝里戳。

    徐小宁惊慌失措,忙不迭道:“不是,不是,秦总,您别急,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秦风面无表情地反问道。

    徐小宁甩锅甩得极其潇洒,不声不响,直接转头看黄芳菲。

    但黄芳菲显然比徐小宁更没思想准备,和徐小宁对望的眼神中,充满了“你为什么要看着我”的惊恐。她更加没想到,秦风居然这么老辣,一条底线绷得死紧,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意思,翻脸毫不拖泥太水,态度如此坚决。

    傻|逼了半天,黄芳菲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这场面自己根本hold不住。压力之下,她忍不住给秦风漏了点口风:“秦总,我们也是给人打工的,这事情,也不是我们几个人说了算……”

    秦风听得懂实话,眉头却皱得更深。

    酷浏网的那位老总果然不是个善茬儿,难怪这么早起步,却被无论资金还是人脉都先天不足的优酷和土豆干掉,原来根子出在人性上,蝇营狗苟遭雷劈,死在资本市场上也不奇怪。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这场面到底该如何收场?

    继续深入合作,明显是不可能了,但要完全抛开酷浏网——开什么玩笑,自己的底子都被人家摸清了,对方真想做点文章,完全能比背后捅刀子还凶残。

    “你们刘总……有什么交代的吗?”秦风想了半天,还是觉得先探探虚实。

    “唉……”默然许久,一直没说话的赵春雄,忽然叹了口气,“秦风,我也不瞒您了。我们从03年开始弄到现在,连续三年都是亏损,我们刘总基本已经不管这摊子事情,就想找个办法让人把网站收购了。这回找您和苏小姐过来,就是想先把网站的名声炒炒热,好开个价卖掉。另外让您出钱,也是因为网站的资金有点不足。我们现在表面上看着还行,但其实已经是负资产,去年裁员了三分之一,接下来马上就要过年,这两个月要是再这么亏损下去,年底前还得裁掉一批。上个月我们的行政总监就已经跑掉了,要不然也不会让我这个副的过来接待您……”

    “这么惨……”原本一直忍着不发作的苏糖,这下直接就没情绪了,反而可怜起了徐小宁这仨苦逼创业儿童。

    秦风更是听得直摇头,早知道it业早期发展十不存九,可当真没料到行业的生存状态竟然能恶劣到这种程度。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问道:“你们都这样了,怎么还敢投钱拍网剧?”

    “项目捆绑嘛,也是刘俊伟的主意。”赵春雄反水得毫无压力,直呼老板名讳道,“刘俊伟看你们公司有钱,就故意先把酷浏网和微博网通过项目绑在一起,这样等别人来收购的时候,也算是多一个筹码。”

    “我操,你们老板真是个人才啊……”秦风情不自禁地爆了粗口。

    话说透了,不管是真是假,秦风都没办法再给徐小宁三个人甩脸子。毕竟表面上大家都是受害者,苦逼何苦为难苦逼。另外钱的事情,他可以私底下找刘俊伟那个王八蛋再谈,而这边的工作,该配合的还是得先配合,不然总不能白跑京城一趟。至于后面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在酷浏网吃了顿普普通通的工作餐,中午只休息了半个小时,拍摄就马上开始。

    台词全部都是现成的,只要主持人问,秦风和苏糖照着演戏就可以。

    不过即便是作戏,秦风也不是完全让人牵着鼻子走,太垃圾的台词,必须得现场改掉,如是修修改改、拍拍停停,一直弄到晚上8点多,这档采访节目才算搞定。

    秦风和苏糖被大灯照得昏昏沉沉,从楼里出来,又是像昨天那样,感觉体力严重不支。

    坐进车里,两个人不约而同长舒一口气。

    关彦平忽然说道:“老板,我下午听人说,这家公司好像有点不靠谱啊。”

    “你听说得太晚了。”秦风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道,“我们已经掉坑里了……”

    苏糖跟着抱怨道:“他们做人也太阴险了!”

    “啊?这么快就被坑了?”关彦平表现得很好奇道,“被坑了多少?”

    “钱倒是其次。”秦风含糊地说着,心里却纠结。这回算是被人捏住七寸了,想直接毁约吧,又投鼠忌器,怕刘俊伟那个没底线的货会来阴的,他自己倒是没什么,可要是影响到微博的前期推广,那就真的罪该万死。但要说继续合作,实在又觉得不甘心……

    心情不佳地回到酒店,进了房间,苏糖马上就跑进卫生间洗澡。

    秦风愁眉不展地傻坐着,没过一会儿,手机忽然响起,拿起来一看,是关朝辉的电话。

    他好几天没跟关朝辉汇报过工作,赶紧接通。

    不想关朝辉张口就问:“最近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秦风一愣,有点摸不清关朝辉这是随口说的,还是真有那么牛逼的情报渠道——如果是后者,那这资源也太逆天了。毕竟自己刚被人欺负完,回到酒店还不到半个小时啊……

    犹豫着,秦风还是很聪明地选择了说实话:“是有点小问题。”

    “说说吧。”

    “有个小公司给我下了套,接下来可能要多花100万左右的预算,算是被人变相诈骗了吧。”

    “什么公司?”

    “酷浏科技文化有限公司。”

    “主营业务是什么?”

    “视频内容。”

    “业绩怎么样?”

    “看样子快倒了。”

    “你对这个产业怎么看?”

    “以后肯定能做大,但是今后三四年内,估计还是少不得要烧钱。”

    “那这样,你这几天先别忙别的,给我写一份视频产业发展的评估报告,尽快发给我。”

    “阿姨,你这是打算……”

    “既然他快倒了,干脆我们先低价收过来做个壳。明天我会让小常先去接洽一下,等弄下来了,就辛苦你再多兼个职。哦,对了,最近微博网活动做得不错,我们这边都看到了,你侯叔叔说让你的小女朋友要勤发照片,现在上网的小年轻,就喜欢看这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