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收购一家公司有多难,基本取决于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当然了,产权所有人的智商和性格,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谈判的推进。刘俊伟的产业要比秦风想象中更大一点,其投资涵盖的范围跨度极大,跟侯聚义一样,属于典型的“反正老子有钱你管老子投什么”的类型,只是和侯聚义相比,他的资本规模又稍小一些,大致介于南乐清和侯聚义之间。

    如此牛掰的民营航母,秦风当然没资格跟人家面对面掰扯,但秦风更想不明白的是,这么有钱的一个人,怎么还会在区区几百万上面动脑筋,想来也只能归因于越有钱的人越抠,又或者,是侯老板早年间的钱来得太容易,花钱大手大脚,以至于给自己造成了超级富豪都不在乎百万花销的错觉,但实则,但凡是合法合理、一分一毫默默积累身家的人,对一百万资金的态度绝对都是认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人,真的有可能在短短三十年时间里,积累出十位数以上的身家吗?中国地大人多,江河湖海的水深是摆在明面上,可翻在小沟小渠里的船却不少,就足以证明像刘俊伟这样的沟渠,水也浅不到哪儿去。

    想想原来大家都不简单,秦风觉着,诸如自己这种实打实的草根,做人果然还是该往死里低调。京城这么神圣的地方,下回来,再也不让人搞那么大排场接待了,被暗地里的高人笑话事小,作出幺蛾子来那才叫欲哭无泪。

    常有性花了三天时间搞清楚状况后,关朝辉立马从加拿大赶回来,领着秦风亲自去拜访了刘俊伟一趟。大人物说话一言九鼎,互相把皇亲国戚的身份拿出来亮过后,区区一家酷浏网的股份转让协议次日就摆到了桌面上。两家公司各自找人,弄了个资产清算交易的团队,在常有性的强势主持下,周末之前,股份转让合约就到了秦风跟前。

    滚滚惊涛之中,秦风随波逐流、毫无反抗之力却偏又得上苍眷顾,莫名其妙地得到了最后的好处。周六早上,坐在谈判桌前,秦风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脑子还是迷糊的。

    签完一份,交换合约,换过来再签。

    一式两份,程序走完。

    年近六十的刘俊伟顶着一头花白板寸,笑眯眯地跟秦风握了握手。

    这笑容跟秦建业的一样虚伪,但远比秦建业更厉害的是,却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88.2%的酷浏网股份,就这样暂时转移到了秦风名下。

    等到下次瓯投集团再开全体董事会,这些股份当然还要再做具体的分配,秦风估计自己最终能拿到的份额应该不会比秦朝科技的多,毕竟收购酷浏网用掉的1200万,是关朝辉全额代付的。说白了,他依然是在给侯家当存钱罐,其中的关系很玄妙,外人看来会觉得这么干简直是脱裤子放屁,但只有侯聚义自己才真的明白,这辈子想在国内彻底洗白,路漫漫极其修远。

    签字会结束后,刘俊伟马上就走了。

    关朝辉也看不上这点小场面,打算晚上就连夜回多伦多。

    秦风和常有性,还有苏糖,三个人陪着主母大人吃了顿午饭。午饭后关朝辉找秦风单独谈了谈,主要聊了些关于视频产业发展的大概想法,秦风从后世得来的现成观点,方向鲜明且积极乐观,让关朝辉相当满意。

    末了,关朝辉跟秦风透露了一个惊天的小秘密。

    美国方面,瓯投对facebook的收购虽然一波三折,但侯聚义发动所有海内外关系,一口气弄去了5.8亿美金的收购资金,以砸血本的姿态,吃下了对方86.93%的股权。目前公司运营仍然依靠扎克老兄的团队,瓯投不参与日常市场策略拟定,默默等待华尔街大佬再来砸钱注资,上市之日,就是套现之时。

    “我最近看了你写的那三篇论文,姜教授发给我的,很有启发。”关朝辉越来越喜欢夸奖秦风,端着红酒杯,就那么丁点一二两的东西,轻轻晃来晃去,可就是不喝,“我觉得你说得没错,现在国内外都一样,第一抢占用户资源,第二编个故事到处吹牛找投资,互联网市场,拼的就是谁能撑到最后一口气,谁先站着活下来,谁就全面垄断了市场话语权和制定规则的权力。这世道,印钞票赚钱,制定规则的更赚钱。小风,你听得懂阿姨这话什么意思吗?”

    秦风点点头,虚着心,极小声地说道:“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谁建功立业,谁躺着赚钱。”

    关朝辉嘴角一扬。

    她这一辈子见过无数青年才俊,比秦风高明的,不说成千上万,但用四号子打满一页A4纸,却也轻轻松松。但秦风和他们中的很多人相比,有一个极大的有点。

    那就是秦风真的知道什么叫害怕。

    有本事的小年轻,总是觉得这世界该围着自己转。

    关朝辉未尝不觉得秦风也可能有相似的心理,只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秦风都保留了对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以及附着在这上面的体制和个人的小心谨慎。

    简单来说,秦风很明白地知道,哪些事碰不得,哪些人惹不起,哪些话不能说。

    “以后遇上什么麻烦的事情,要记得早点跟我说,你这小肩膀,还不到抗压力的时候呢。”关朝辉笑着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又问,“接下来什么打算?”

    秦风笑着回答:“继续做我的餐饮。”

    “打算怎么做?”

    “餐饮+地产+互联网,嗯……战略生态……”

    “挺好。”关朝辉点了点头,“扎扎实实,做稳做大,这生意嘛,其实哪行哪业都一样,等规模大得够厉害了,全都是一好百好。”

    秦风笑道:“是,我也这么想。”

    关朝辉问:“短期内有什么目标吗?”

    “不算短期目标。”秦风很坦白地回答道,“长期目标,有生之年,垄断中心区的餐饮上下游。”

    “还有呢?”

    “还有……那就只能交给后代了,所以我得早点跟阿蜜结婚生子啊。”

    关朝辉笑话道:“18岁就想着当爸爸了,你这心理熟得够早啊!”

    秦风尴尬地瘪了瘪嘴,心说小爷早就过了繁衍后代的年龄,想当爹都快想疯了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