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人一旦出了名,在外行走时,就难免有一种穿越到丧尸片里的即视感,不是被人围,就是被人追。早上的体育课秦风上得异常痛苦,如果上场打球,就必然会被针对,而以他稀烂的技术,那场面就免不了难看到极点;但是如果不上场,围在身边的路人甲乙丙丁更多,搭理他们吧,根本就没有共同话题,不搭理吧,人家又要说你有几个钱就臭屁。所以相较之下,秦风宁可选择到篮球场上被人虐,反正输了不扣钱,被人帽几个就帽几个吧,小爷无所谓!

    虐死虐活虐到早上的课结束,秦风头一回上体育课上到大汗淋漓。匆匆回家先淋了个浴,换了身干净衣服,等赶到瓯大1号食堂的二楼包厢,刘瑜和苏糖早就开吃了。边上还坐着上回在王佳佳跟前自讨没趣过的顾慧远同学,也就是那位瓯大社团联合会的主席。

    “你怎么这么慢呀!”苏糖满嘴的玉米炒松子,拉开身边的椅子,让老公坐下来。

    秦风走上前,脱下外套套在椅背上。

    苏糖端起他跟前的碗,帮他舀了一小碗炒年糕。

    顾慧远装着淡定地笑道:“苏糖好贤惠啊。”

    “那是!”苏糖相当心安理得地应道。

    秦风拿起筷子先吃了几口,肚子还没垫上,就对刘瑜道:“刘老师,我都去京城这么多天了,你们第二轮怎么还没开打啊?我早上听我们公司负责活动现场的佳佳说,现在每天学校里头都有好几千社会人员在走来走去,报名投票还没什么,顶多我再多投几个钱,多抽几台电脑、相机出来。可怕就怕会出点别的事啊!前天活动区刚被人偷了台电脑,还是我们阿蜜的室友,幸好人没出事,你说这场面搞得危不危险?”

    “对,对,你说的有道理,现在学校的领导也是这个意思,赶紧先把活动停下来,先让校外的那些人散掉。”刘瑜略显谄媚地微笑着回答,旋即又话锋一转,说道,“不过现在还有个问题,就是我们学校的这些同学啊,对活动的奖金设置还有点想法……”

    秦风神色一肃,问道:“第一名3000元,还嫌少?”

    “又不是每个人都能拿3000,全队分的,每个人分到手里也没多少了。”顾慧远忽然插嘴。

    秦风看了看顾慧远,嘴角一弯,冷冷笑道:“不然呢?”

    顾慧远被秦风的冷笑吓得心里一哆嗦。

    可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秦风已经接着说下去了:“你们的篮球赛,我现在就算一分钱都不给,目的也达到了。说句难听的,我接下来就算一分钱都不给你们,我的生意也照样做,我也不怕什么毁约不毁约的,反正一开始就没签合同。这位同学,你来之前是不是有谁教过你,说只要我拒绝加价,你们就集体罢工,让我这个活动做不下去?”

    顾慧远听得心脏都快停搏了。

    秦风猜得没错,社团联的那群牲口,就是这么合计的。

    秦风呵呵笑道:“同学,你想得太简单了。我这么一笔投资几千万的生意,你们拿什么东西来搅黄啊?你真当我会投鼠忌器,担心这一点点负面舆论,会给微博造成什么损失?同学,我看你不是想得太简单,你是想多了啊!这不是分三步把大象装进冰箱,没口头上说说那么容易。你们现在是蚂蚁伸腿绊恐龙,这都不叫找死了,这叫无知者最无畏,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啊你们!”

    顾慧远被秦风喷得脸色涨红,却还得忍着掀桌子的冲动,矢口否认:“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我只是过来给你传个话的。”

    秦风很直接道:“那你就原封不动的把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再说一遍给你们社团联的那些人听,这比赛,他们爱打不打。他们要是老老实实干活,我这边既往不咎,说好给你们的钱,一分都不会少。要是再跟我弄什么幺蛾子,我今天就让人撤了,少了你们这个现场抽奖的环节,我还有个网络转发的评比呢,大不了我直接发个通知,就说现场抽奖的奖励合并到转发的奖励里了,我直接在微博用户里抽奖,有谁会反对吗?你说你们这些人,对我真有那么大用处吗?”

    顾慧远哑口无言。

    苏糖盯着秦风,一颗心都快崇拜化了,暗暗高呼着:“我老公怎么这么厉害,我老公怎么就这么厉害!?”

    刘瑜一听秦风说话的口气,就知道这回是真的把人家给得罪了,连忙出声表态,直接拿身边的顾慧远开刀,责怪起来:“慧远,你看人家秦总,好心好意给你们赞助比赛,你们还这样漫天要价,简直是乱来!最近几天学校里搞得这么乱,你们不去帮忙也就算了,反过来还要添乱,像话不像话?你下午下了课,马上开一个社团联的全体会议,每个人都要好好检讨。”

    秦风在心里做了个挖鼻孔的表情,心说还不是你授意的,这年头演员这么多,果然是国家经济繁荣昌盛了,第三产业说崛起就崛起。

    “我看也不用等下午下课了,现在就去跟社团联的那些人说清楚。”秦风直接开口赶人下饭桌道,“我早上已经跟佳佳说了,今天就把摊子给撤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打第二轮,我也无所谓,反正等12月一到,不管冠军出来了没有,我都要把活动结束掉。”

    这话说得够难听了,刘瑜却是充耳不闻,反而愠怒地催促还在发呆的顾慧远道:“还傻坐着干嘛?赶紧去把同学叫起来开会啊!”

    顾慧远愕然地看着刘瑜,简直不敢相信她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盯着刘瑜的眼睛看了几秒,那眼神中的态度,是那么的坚硬而冰冷。

    顾慧远心跳得有点快,心中却是一阵阵的发凉。

    他木然走出包厢,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那仿佛像是垃圾一样被扔掉的感觉,令他差点没哭出来。

    包厢里头,秦风端起饮料,微笑着跟刘瑜轻轻碰杯。

    人和人之间,哪有那么复杂。

    无非是谁强谁说话,弱者生如渣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