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午后气温回暖,热得连狗都觉得烦躁。

    罗进没精打采地从秦风指示的那家宠物医院,把眼神不善的串串领出来,坐着公交车往大学城赶的路上,不仅自己担惊受怕,还受尽了其他乘客的白眼。

    他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要不是看在不用干活也能拿高薪的份上,以及这段日子隐隐约约对王佳佳有了点微妙的小感觉,他早就想辞职回京城去了。或者哪怕不回京城,去沪城,去羊城,再再不济,屈尊降贵去杭城也行。反正东瓯市这个看起来就没前途的鸟地方,他是一点都不想再待——想他堂堂211大学读出来的研究生,现在居然干起了给人当保姆的活,侮辱,天大的侮辱,比马关条约还丧权辱国。

    漫长的40分钟车程过去,罗进从空无一人的公交车上下来,拎着沉重的狗笼子,心惊胆颤地生怕笼子里的串串忽然兴起,会蹦起来隔着笼子给他一口。

    想想笼子的缝隙那么大,这也不是没可能。

    话说如果被这货这么咬上一口,得狂犬病死掉的概率是多大来着?

    如果这么轻易死掉的话,这辈子过得也太冤了吧……

    早知道上大学的时候,应该多谈几次恋爱的,还有多少姿势都没解锁过呢……

    罗进各种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瓯大的校门口。

    这些天他几乎天天都往这里跑,午饭和晚饭全都是在食堂里解决。不得不说,只有毕业后的人才会懂得,大学城这种地方才是人间天堂。物价低,空气好,小姑娘全都水水嫩嫩,要是能一辈子住在这儿,寿命都会比普通人高得多。

    此时已经饭点,这几天熙熙攘攘的瓯大校园,今天看起来要人群稀疏了许多。

    罗进径直走到D区大广场,远远望去,就见一群学生正在搬东西,巨大的充气大门已经收起来了,挂在广场周边的展板、喷绘也都整整齐齐地被叠放起来。十张长桌构成的工作区,已然不复存在,广场又恢复成了原先空旷的样子。

    罗进皱了皱眉头,觉得情况有点古怪。

    他走上前,拉住一个瓯大学生会的小兵头子问道:“同学,谁让你们搬东西的啊?”

    那学生见到罗进,知道他是秦风公司的员工,很讶异道:“你们老板啊!”

    “秦总?”罗进一愣,话说秦风昨天晚上回来的消息,他是刚刚几个小时前才知道。不过秦风打电话给他,只是交代了把狗拎回来这件事,却只字未提有关这次活动的事情。罗进发呆了两秒,问道,“活动结束了?”

    “是啊,不然我们大中午过来干嘛?”小兵头子笑着说道。

    “我去,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的……”罗进心里嘀咕着,觉得秦风办事简直毫无章法,这老板当得太没水平。

    正郁闷着,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

    罗进把狗笼子往地上一放,拿出手机,见是王佳佳打来的,嘴角立马很闷骚地微微一弯,赶紧接通,柔情似水地喂了一声。

    调门很浪,浪到边上那个搬桌子的家伙都能听得出来,罗进这是在发|春。

    然而那头的王佳佳却完全不解风情,大呼小叫道:“到了没?到了没?老板在食堂二楼请吃饭呢,你赶紧过来,瓯大食堂的师傅手艺绝了啊!”

    “啥?”罗进抖了抖腕子,看了眼表。

    现在是中午12点40,距离他吃过午饭,已经整整1小时20分钟。

    “我吃过了啊。”罗进道。

    “谁管你吃没吃啊,你反正赶紧过来就是,下午还要出去谈生意呢!”王佳佳吼道。

    “这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罗进烦躁地说着,挂了手机。

    五六分钟后,罗进拎着装串串的笼子走进瓯大1号食堂的时候,食堂一楼几乎已经空了。

    只剩下食堂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收拾。

    心里怪怪地走上二楼,沿着唯一的一条通道,一直直走到最里面的房间,刚走到门口,他就听到里面一片欢声笑语。

    推开门,罗进不由眼前一亮。

    除了秦风和王佳佳之外,苏糖和她的几个室友全都在。

    这些天搞活动,罗进和洋洋、思思还有慧慧三个女孩子,算是都混了个熟,在遍地都是姑娘的音乐学院内,抛开苏糖这等祸国殃民的妖精不说,这仨姑娘都算是水灵程度上乘的,尤其是郑洋洋,虽然走的是可爱路线,五官没苏糖那么精致妖娆,身材比例更是没办法和苏糖相提并论,不过白嫩程度却丝毫不输,皮肤跟苏糖一样,仿佛能掐出水来。这种品质,要不是他现在心里头有王佳佳的一席之地,早就饿虎扑食上去,不要脸地往死里追了。

    “怎么……都在啊?”罗进被屋里的莺莺燕燕震到。

    苏糖却是扔下筷子就跑过来,从罗进手里接过了串串,直接打开笼子,把串串放了出来。

    串串许久不见女主人,甚是热情,摇着尾巴在苏糖身边蹭来蹭去,要不是没养成用口水打招呼的习惯,这会儿肯定直接上舌头在苏糖脸上舔了。

    “串串,想死我了,你想不想我……”苏糖在串串头上摸来摸去。

    秦风提醒道:“阿蜜,注意点卫生啊。”

    苏糖完全没有领会吃饭的时候不要摸狗这层意思,转头对秦风道:“那你晚上给你洗澡!”

    秦风忽然很想回十八中问问苏糖的语文老师,她平时到底是怎么考及格的。

    罗进这时赶紧说道:“不用洗了,昨天刚刚洗过,那医生说自己差点被这狗咬死。”

    “你别听他的,我们每次送串串过去,他都说自己差点被串串弄死。”苏糖很不拿宠物医院的医生当人命。

    罗进没办法接这句话,呵呵傻笑了两声。

    这时王佳佳喊他道:“罗进,你先坐下来吧,随便吃几口,一会儿咱们就走了。”

    罗进懵懵然地走到王佳佳身边的空座坐下,跟前摆着一副干净的碗筷。

    桌上的菜大多已经吃了一半,但是都还没冷透,冒着些微的热气——这些是顾慧远和刘瑜离开后,秦风又让食堂师傅重新做了几个拿手菜,还让苏糖把几个吃到一半的小姐妹全都叫了过来,自己则喊上了王佳佳。只是罗进早上没来大学城,只能让王佳佳打电话去喊他过来。

    拿起筷子,吃了一口最吸引眼球的松鼠桂鱼,罗进眼睛一亮,叹道:“这水平高!”

    “瓯大二楼的大师傅,是专门从酒店里请出来的,平时只有领导过来视察的时候才会动手做招牌菜,你今天有口福啊。”秦风笑着说道。

    罗进刚才来的路上还腰杆挺得笔直,这会儿一见到秦风,那点文化人的骨气立马见了鬼,满脸谄笑道:“我是我有口福,是秦总您有面儿。”

    王佳佳看不得罗进这幅奴才嘴脸,暗暗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

    几个小姑娘这时候则是逗弄串串来劲了,也不吃饭了,全都蹲在地上拿好鱼好肉喂狗。

    秦风由着她们糟蹋粮食,反正高兴就好。

    端起饮料喝了一口,心里装着许多事,正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跟陆晓涛谈开宾馆这件事,罗进忽然问道:“秦总,咱们下午去谈什么项目?”

    “一个新项目。”秦风说着,自己也有点蛋疼。

    面馆的项目还没上马,烤串店的大学城分店也还在纸面上,明明都有那么多预备项目了,这时又冒出来一个新的。说是好大喜功都算好听了,说难听点儿,这么干简直是脑子有病……

    “又有新项目?”罗进的感受和秦风一样。

    老项目完全没进展,又出来一个新项目,这不是胡闹吗?

    “秦总,咱们这是不是有点儿太大跃进了?”罗进问秦风道,小心地看着秦风的神色——只要秦风一发飙,他保证自己立马就改口。

    可秦风居然承认了,点头道:“是有点赶,不过不赶不行啊,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

    罗进好奇了,问道:“是什么项目?”

    “嗯……狭义上来说,算酒店业吧……”秦风斟酌着说道,毕竟对方是个高学历人才,秦风每回跟罗进说话,其实自己也虚,生怕罗进背地里笑话他水平不行。

    两个人你虚我也虚,所以站在罗进的立场上,面对大一就能自己出来创业,还不耽误高考的“天才”老板,他没上两句,精神上也渐渐有点hold不大住,说话越来越简练:“什么情况?”

    “就是……”秦风转着脑袋,尽可能地不出错道,“我通过东瓯市的政府渠道,目前获得了螺山镇一块地皮的开发权。接下来我打算在大学城建一所面向中低端市场的宾馆,主要客户群体就是大学城的学生……”

    “酒店?”罗进脑袋一歪,转头看王佳佳。

    王佳佳笑话道:“你脑子呢?重点是地皮啊!秦总要搞房地产了啊!”

    罗进恍然大悟,眼睛豁然发亮道:“要搞房地产了?”

    正在逗狗的思思和慧慧听到,不动声色地用眼神交换了一下想法——

    思思:“我的个老天,秦总家不是卖烤串的,是印钞的吧?”

    慧慧:“秦风家的烤串里是不是加罂粟了,感觉一年卖掉的烤串,竹签连起来可以饶地球一圈……”

    桌子前,罗进回过神来,兴奋地问道:“秦总,这项目具体叫什么?”

    “叫什么?”秦风笑了笑,“这我还真没想过。”

    说着,他敲了敲桌面,很随意地说道:“要不就叫爱情公寓吧,反正大学生开房,也就那么点儿事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