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的几天,秦风再没回过市区,一直待在学校里好好学习,恶补之前落下的诸多课程。

    说起来秦风其实也挺蛋疼,手上的事情千头万绪,可确实又是分身乏术,一件事情没忙完,后面又跟上来另一件事,弄得大大小小的项目不停积压。面馆的事情已经拖了快1个月,到现在连个碰头会都还没开过,糖风餐饮的大学城连锁店更是迟迟找不到店面,要是学子广场那边的亏本火锅店再不关门,接下来就只能找秦建业在螺山镇的新规划图上想想办法。另外还有一个,就是爱情公寓的标书得抓紧弄好,但具体该怎么搞,还得等拜访过市里的那几位领导才能有个大概的思路,这个星期周末,无论如何得攒个酒局,和这些位大人交流一下感情。

    一周的时间眨眼就过去。

    短短几天时间里,秦风身边发生了如下几件事情。

    第一,微博网的总用户量突破了150万,极高的市场开拓效率,让侯聚义又多掏出了1000万,目前秦朝科技资金充裕,等明年一开年,分分钟能搞大事情。现在根据秦风和常有性的判断,接下来就可以全面铺开平面广告战略,在全国所有的一二线城市打宣传巷战,尤其是学校周边,更是寸土必争,力求要拿下全国70%以上的学生用户。拿下学生,就是拿下将来。

    第二,螺山镇的前期拆迁工作,终于全面开动。眼下前山村的商铺,都已经关得差不多了,各种小宾馆和小餐馆,半数以上全都搬去了比前山村不知道破多少倍的后山村。常年经济不振作的后山村,一跃成为方圆十公里内的经济中心,每天车水马龙,让那些莫名其妙就变成包租公的穷苦村民,笑得差点下巴脱臼。而秦风和苏糖住的那幢楼,墙体外已经被写上了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拆”字。房东满心不舍地退还了秦风后两年的房租,硬是要坑下今年的不还。

    这么不要脸的行为,秦风当然不能容忍,于是果断报警,顺便向螺山镇的青天大老爷秦建业打了小报告。半小时后,他就目送房东先生被派出所拎走。

    房东在派出所里住了两天,出来后找到秦风,痛哭流涕地还了钱。

    秦风和苏糖无奈地搬回了学校的宿舍,以后再想啪啪啪,就得去后山村开房了。不过那种破店终归不干净,只要不是憋急了,以后开房还是得慎重。

    至于串串,这货终于被送回了市区的家里。然后王艳梅对它很忌惮,隔天就转送回了娘家,再然后,王国富以没工夫照顾为由,又转交给了谢依涵,谢依涵又拜托了一位养狗的朋友照顾,也就是平时去的那所宠物医院的医生,亲手割掉串串蛋蛋的那位……

    七拐八拐倒了几手,又回到了噩梦开始的地方,想必串串此时肯定是崩溃的。

    秦风内心深处感觉很不对它。

    除了以上两件大事情外,剩下来就是学校里的小事情。

    比方说瓯大的新生杯一周三赛,这个周末就要打决赛,秦风和苏糖作为嘉宾,决赛当天要和瓯大的领导一起坐在主席台上看比赛,完毕之后,还要在现场给获得前三名的队伍颁奖。现场抽奖的环节,则要交给苏糖来做——说起奖品这件事,在微博照片转发活动中,现在苏糖和秦风的那张照片,转发量已经遥遥领先到了天际,转发量居然有30多万,比之第二名的8000次转发,已经不能用碾压来形容,简直就是轰成渣。

    另外就是,林手谈搞的校内魔兽比赛,在瓯医内部反响不错,报名人数达到了86人,抽签分组之类的前期工作搞得很顺利,比赛地图也在金钱攻势下分分钟优化了出来,但凡能打字的地方,全都印上了微博网的标志。对林手谈和汪大冲这群人的办事能力,秦风表示相当满意。若不是这几位都是本硕连读,秦风其实很有想法,等他们毕业之后,挖过来当自己人来用。毕竟知根知底,用着放心。

    ……

    临近12月份,瓯医的选修课已经进行到了倒数第几节。

    秦风今年的选修课是林手谈帮他报的,然而居然是万恶的高数——秦风所在的经管专业,并没有将这门课设为必修,对于秦风这种两世伪学霸来说,当真是一个利好消息。

    由于课程将要临近尾声,正到了老师讲考试重点的时候,今天上课的阶梯大教室里,听课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所以不要以为只有垃圾学校才有人会逃课,像瓯医这种学习氛围还可以的,也同样免不了这样的情况。

    苏糖晚上没事情,学校小放映厅的电影也看腻了,就来瓯医和秦风腻歪。

    小两口早早地挑了一个后排的座位,身边有林手谈和汪大冲护驾,但即便如此,依然成了为整个教室的焦点。那位讲课的老师年纪三十出头,正是赶时髦的时候,微博网的偷菜游戏刚在学校里风靡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游戏的第一批玩家,最近出了vip系统了,更是光荣地升级成了人民币玩家,每个月按时为秦朝科技贡献15元软妹币,在游戏里的金币排名蹭蹭往上跳,昨天已经超过了校党委书记,下一步目标就是校长,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所以这样一位资深玩家,就不可能不知道秦风和苏糖。

    晚上从上课开始,老师就一直盯着秦风和苏糖不放,搞得两个字都不好意思互相摸来摸去。

    课上到一半,这位葛老师忽然点了秦风的名字:“秦总,你上来做这题。”

    秦风满脸黑线,要说同学管他叫“秦总”,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可老师也这么叫,多少就有点情绪复杂。

    在全班的注视下,秦风磨磨蹭蹭走到黑板前,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涂了半天,豁然发现解题思路全错。他不好意思地转过身来,对葛老师道:“不行啊,搞不定啊。”

    葛老师笑嘻嘻道:“给我充个全年的‘福神保佑’,你这个学期我让你过了。”

    明知葛老师是开玩笑的,教室里却也一阵起哄。

    “我去,公然索贿啊!”

    “秦总,要不我替你考啊,你给我充半年的就行!”

    秦风呵呵笑着,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刚走到桌旁,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

    苏糖拿起来一看,见是常有性的电话,忙递给秦风道:“公司的电话。”

    教室里百来号人,很没有道理地齐刷刷安静下来。

    秦风站在教室过道上,在这诡异的安静中,接通了电话。

    常有性沉声说道:“秦总,刚刚半个小时前,有一家名叫9527的公司,上线了一款产品,内容模式和我们的微博几乎一模一样。”

    秦风眉头一皱,捂住手机,隔着老远对葛老师喊道:“老师,我请个假,出大事情了。”

    葛老师很淡定地点了点头。

    苏糖拿起秦风的书包,匆匆从里面的位置挤出来,挤得林手谈和汪大冲血压都高了。

    小两口从教室后门快步离开,教室里又恢复了正常的音量。

    百来号人悄悄在底下嘀咕,说些秦总真牛逼之类的话,葛老师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像秦风这样的学生,其实来上全日制的大学根本没有意义,要镀金的话,也用不着花4年时间。

    “国内的教育制度真是莫名其妙啊,这么个请假的频率,换做国外的,学校早劝他休学了吧……”葛老师暗暗想道。</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