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六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网络炒作抹黑到学术造假这份上,秦风就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了。早期的半业余网络水军多由无业社会青年组成,惯用伎俩无非就是下三路和**梗,其造谣的思维方式几乎没有可能拓展到学术范围。秦风皱着眉头看了几条留言区的评论,那脏水却是泼得有理有据,各种言之凿凿,足以以假乱真,糊弄住九成以上的网络吃瓜群众。看这架势,要么是齐思丽文化公司的造谣编剧功力深厚,而且有可能是在京城各大高校请的高学历水军。要么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这回除了齐思丽这个网络推手团队之外,百度还雇佣了其他方面的舆论力量。

    秦风越往下看越心惊,隐隐看到一丝韩小寒在2010年前后被一群疯狗追着咬的影子。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转身回到苏糖的寝室,关上门,给王慧打了个电话。

    此时已经远在湘城的王慧,同样刚起床没几分钟。一睁眼就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禁异常心累,她无力地又给公司打了个电话,过了约莫20分钟,秦风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是秦总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女性声音,斯斯文文的。

    秦风道:“对,是我,请问您哪位?”

    知识女性轻声一笑,道:“敝姓齐,齐思丽。”

    秦风微微一怔,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跟着微笑道:“齐总,幸会。”

    “秦总客气,是我们幸会您才对。承您的大手笔,我这边已经收到贵公司150万的业务费,这笔钱够我们活半年了。”齐思丽道。

    “齐总业务好、水平高,值这个价。”秦风捧了一句。

    齐思丽笑声很灿烂道:“秦总您真会说话。”

    觉着寒暄得差不多了,秦风这才说起了正事:“齐总,你这个电话来得刚好,我刚想向你打听一件事。”

    “秦总,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件事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做的。”齐思丽很坦白地交代道,“秦总,我们公司搞炒作也是有底线的,绝对不会把人往身败名裂的方向整,顶多就是骂骂街、赚点眼球。您那个学术造假、论文代笔的东西,那真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估计吧,应该是还有别人在捣乱,要不就是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煞笔,想蹭你的热度,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秦风马上问道:“哪种可能性比较大?”

    齐思丽咯咯笑了几声,说道:“秦总,这件事不管是谁是干的,你反正都拿他没办法。这个情况跟我们一样,你就算把人查到了,告他吧,走法律程序的时间要多长想必秦总您心里也清楚,还当对方占了便宜,要是查不到吧,您怎么折腾都是瞎耽误功夫。我给您一个建议,以后遇上类似的事情,如果您自己站得正、坐得直,那就简简单单发个声明,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都不用搭理,热闹不了几个星期,事情就过去了。现在的人上网嘛,也就是凑个热闹。对了,秦总,我问一句不该问的,这三篇论文确实是您自己写的吧?”

    秦风淡淡道:“当然。”

    “那就更容易了!”齐思丽道,“您先发个声明,然后就别说话,安静个几天。趁着这几天功夫,您去找期刊的出版社,让人家给您弄个官方证明,还有您的学校啊,论文的其他作者啊,反正证明的出具者越官方越好,网民嘛,说到底就是一群平头老百姓,您弄一堆公章搁在那儿给人看,效果比说破嘴皮子还好!”

    秦风听着,微微点头。

    这和之前徐小宁跟他商量的,先抹黑、再洗白其实是同一种思路。

    果然舆论这东西,不管是正着用还是反着用,套路都是万变不离其宗。

    “对了,还有一点很重要。”齐思丽又补充道,“如果幕后的那个人憋不住了,现了身,您千万不要贴上去跟他正面碰。尤其尤其,不能给他和您隔空对话的机会。您记住,网络造谣,其实就是一种碰瓷,您只要不给对方直接碰您的机会,谣言就没办法对您造成真实的杀伤力。您就把声明放出去,把证据贴出去,随便他怎么咬,对方就是把牙都咬碎了,咬到最后咬的也是空气。您要是实在觉得心里不痛快,等项目结束了再走法律程序,到时候您无事一身轻,可以集中力量搞事情,而且又没有真正的把柄在对方手里,那就轮到对方不舒服了。”

    秦风听罢,忽然觉得这150万花得好值,忍不住问道:“齐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挂个职?”

    齐思丽又是一阵咯咯笑,回道:“等我哪天在这一行里混不下去了,一定找秦总帮忙。”

    结束了通话,秦风心情好了许多。

    千头万绪的时候,就是缺这么一个明白人给自己指路。

    接下来半个小时,秦风按齐思丽说的,分别给京城的法务部和姜文打了两通电话。

    姜文听秦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很是觉得惊奇道:“这不是搞wen|革吗?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网上搞批臭批倒这种事情。小秦,你放心,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这两天抽空联系一下出版社,给你发个声明。还有你那什么……微博是吧?你让人给我弄个号,我再去找几个曲江大学的老同事,一起出面声援你。”

    姜文给侯聚义干活之前,就是曲江大学的教授,他的老同事,当然不会是等闲之辈。

    秦风一听姜教授打这包票,就知道事情肯定稳了,忙道谢道:“姜教授,这回真是全靠您救命了。”

    姜文笑道:“我早跟你说过,多写点文章还是有用处的吧,这下被人泼了脏水,等你洗干净了,反倒还要加分。你这回是要因祸得福了啊,好好把握机会,候总还指着你给他挣大钱呢!”

    秦风和姜文许久没聊,说了老半天才挂了电话。

    只是才放下手机,立马又有别人打了进来。

    这回是瓯医的校长助理王果因,张口就道:“小秦啊,这两天网上出现了很多抹黑你的不实消息啊,你看到没?”

    秦风道:“看到了,正在处理。”

    “小秦,这件事情,学校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处理啊。”王果因沉声道,“网上的那些谣言,我刚才也翻了一下。那可不单单是抹黑你个人,还直接损害了咱们学校的声誉。徐校长刚才亲口指示了,说这件事情,学校方面一定要严肃处理,还你清白,也还学校一个清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