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百七十章

    两天两夜,微博上的口水仗,从秦风倚仗富二代身份包养微博女神,慢慢朝着秦风无视大学校规、论文代笔造假的话题发展。 水越来越混,齐思丽的水军集团、在9527身后默默敲字的喷粪大军,还有急于表态被拉下水的围观路人,多达数万人隔着屏幕互相搞人身攻击,人肉、约架等等诸如此类好几年后才会出现的手法,竟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喧嚣中提前出世。

    长达48小时的多方混战,终于成功引起了主流媒体和刚刚兴起的“公知阶层”的关注。在这个时节尚还不死不僵的博客,很快成为了除微博和各大论坛之外的第三战场,随着为数不少的“碰上公共事件必须站出来说两句以显示个人文字水平”的公知大咖们逐一现身表发观点,秦风和苏糖这两个名字,终于从IT业界脱颖而出,两口子一不留神就正式成为了公众人物。

    但是骂战的几方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这场撕逼大战的画风,忽然来了个180的拐弯。

    当苏糖的日常自拍照大规模从微博上被复制到中国网络的各个角落,真正的民意终于浮出了水面,人们纷纷放下刀枪,开始讨论一个真正值得讨论的问题——

    如果你很有钱,又恰好遇上一个像苏糖这样的女人,到时候真能忍住不去碰她吗?

    “妈逼!老子肯定包啊!卖血都要包!”东瓯市大学城学子广场,商场大楼二楼的网吧里头,刚打赢了半决赛的瓯医临床学院麻醉专业某未来麻醉师盯着屏幕上那张苏糖的侧身照,不住地赞叹道,“啧啧,这身材,要不是看过真人,我打死都不会信这图是真的,比例比P的都好!”

    “肤浅。”边上他的2V2队友反驳道,“身材是可以练的,脸才是关键。”

    “煞笔吗?脸可以整的!”

    “我草,那身材也可以整啊!”

    林手谈刚刚被淘汰了,不过身为比赛的组织者,他还是尽职尽责地留在网吧里没走。听到这俩哥们儿为了女人到底是身材重要还是脸重要这种问题斗起嘴来,忍不住走上维持秩序道:“吵个鸡毛啊,你们两个就算吵到肺出血,苏糖还是秦风的女人。赶紧的给我上游戏,隔壁那组打完了,你们抓紧搞定最后一把,老子还赶着去瓯大看现场抽奖呢!”

    互怼的俩货闻言,其中一人不由问道:“抽什么奖?”

    “瓯大那个新生杯篮球赛的活动啊!上个礼拜不是搞得很热闹的吗?”林手谈道。

    “哦……知道,知道!想起来了,我们寝室有个煞笔还特地跑过去拍照呢!”提问的那位恍然想起,又不禁叹道,“这个月咱们秦总搞的大事情太多,话题换得太快,我都搞乱了。诶,他们那个新生杯不是才打了半个月吗?怎么这么快就决赛了?”

    “谁知道呢?”林手谈耸了耸肩,“估计是瓯大那边撑不住了吧,每天那些多外来人员在学校里走来走去,安全都不好保障。”

    “也是。”那哥们儿笑道,“还是咱们这里好,斯斯文文玩游戏。”

    隔壁座上他的队友吐槽道:“主要是你的APM太渣,根本腾不出手来打字骂人。”

    林手谈笑了笑,抬手看表,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很随意地宣布道:“开始吧,最后一把。”

    说着,朝不远处的汪大冲点点头。

    汪大冲高声道:“各就各位啦,决赛开始!”

    ……

    瓯医第一届魔兽2V2对战比赛,气氛既不隆重也不冷清地拉开了大幕。

    参加比赛的两组选手身后,围满了观战的路人和之前被淘汰的参赛者。

    林手谈这两天有点累,已经懒得看了,他坐在汪大冲边上,靠着沙发,仰头看天花板,郁闷地抱怨道:“妈了个蛋的,辛辛苦苦玩了两天,居然被淘汰了。要不是你个煞笔非要和对面换矿,中间耽误了那几分钟,根本就不会输,害得老子的节奏都给你带乱了……”

    “我草,那是意外好不好,谁知道那里的野怪还没被打掉,你自己不也想顺路赚点经验吗?”汪大冲道,“老子本来操作已经天下无敌了,刚才那把基本上属于天要亡我,你个死菜鸡,懂都不懂!”

    “我懂你妹哦。”林手谈继续郁闷,“1000块钱给你个煞笔坑没了,我本来奖状都给自己写好了。”

    “你还买了奖状?”汪大冲一愣。

    “废话呀,活动经费这么多,不花白不花。”林手谈道,“老子还把章都刻好了,东瓯医学院魔兽对战竞赛委员会,听起来牛逼不?”

    汪大冲鄙视道:“你二逼吗?反正都是要吹牛逼,干嘛不直接吹东瓯市多好?反正现在全市也就我们这一家!”

    “对哦!”林手谈顿时醍醐灌顶,“那我下星期再去刻个新的章,反正钱还剩了500多块。”

    汪大冲奇怪道:“怎么还剩这么多?冠军不就得发1000块的奖金了吗?亚军不用发钱吗?”

    “你是不是脑残……”林手谈探过身去,放低声音道,“我们要是进了决赛,输了比赛,我们就是亚军,当然有钱拿。现在我们都被淘汰了,再给亚军钱,不是脑子进水吗?再说了,海报上也没说亚军有钱拿啊,我就写了争夺1000元冠军现金大奖,完全没漏洞。”

    “我草,你特么好卑鄙无耻啊。”汪大冲咧嘴一笑,“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去吃火锅吧?”

    “吃吃吃,就知道吃,做人这么没追求,老子要去市区|嫖!”林手谈说着,坐直身子,动了动鼠标,让黑屏的桌面重新显示出来。

    汪大冲一脸幽怨道:“你个贱人,早知道就不应该把钱交到你手上,下次比赛,钱归我管。”

    “管你妈妈,有本事你去问秦风要啊,谁要到手就归谁管。”林手谈得意地说着,习惯性地点开了微博。

    登上自己的主页,界面最上方有一条刚刚更新的微博网官方声明。

    林手谈忙打开链接。

    声明写得很官方——

    “各位网友、关注我公司的社会各界朋友:就我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秦风先生,连日来遭受不实舆论攻击的情况,我公司在此作出以下声明。第一,秦风先生与苏糖女士,系正常的自由恋爱关系,数月前已订婚,并得到家人及朋友的祝福。第二,秦风先生系东瓯医学院05级经管专业本科生,于今年6月份,通过国家法定程序,经正常高考途径考入该校,高考总分为584分,完全符合东瓯医学院招生标准。第三,网上所传秦风先生的三篇论文,绝不存在代笔或造假的情况。谣言止于智者,希望广大网友切勿偏听偏信,停止传播不实信息。对个别故意抹黑、损害我公司及秦风先生和苏糖女士形象的行为及个人,我公司将对其保留法律追责的权利。秦朝科技文化娱乐公司法务部,2005年11月27日。”

    林手谈逐字逐句读完,赶紧晃了晃汪大冲,激动道:“大葱,秦风的公司出手了啊,要干起来了啊!”

    “哪里?”汪大冲身子斜靠过去,飞快地扫了几眼秦朝科技的声明,瞎兴奋道,“这个论文是我们捅出来的!苏糖跟秦风说了没?”

    “说个毛啊,没看见都被别人拿去当抹黑的新素材了。”林手谈嫌丢脸道,“我特么现在都快没脸见去瓯大抽奖了,都是你出的煞笔馊主意,到哪儿都拖我后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