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在全国范围内,瓯医的综合排名大概能甩开瓯大100来个身位,但论校园基础建设,瓯医就没法跟财大气粗的瓯大比。毕竟苦逼的医学院高考分数线太高,就算成立了专门用于敛财的三本学院,瓯医也始终没办法像瓯大那样不要脸、没底线地把招生分数线拉到全省最低标准,于是即便新建了大学城,瓯医的大型室内体育场所依然规模有限。目前瓯医最大的一间室内篮球馆,最多大概也就能容下不到500个观众,跟一墙之隔的学校大礼堂完全没得比。

    下午2点出头,瓯医校学生会的学生干部们便匆匆到场。

    作为本年度除迎新汇演外最大的一场学生活动,今天的新生杯篮球赛决赛,理论上已经是学生会这个学期最后的一场硬仗。

    除了团委的几个老师肯定要出席之外,学校的党委宣传部和学生工作处的大佬也要露个脸意思意思,普通学生可能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但考虑到国内的行政制度——按照瓯医的副厅级建制,刚才提到的那两个大佬,可都是正县级的存在。

    两个县官儿过来看你一场学生比赛,底下办事的敢不重视?

    只是今天,办事的难度显然超过了预先想象。

    原本像新生杯这种活动,向来都是参赛的队伍和学生会自娱自乐,观众当然也有,可是基本上都不怎么多——在没人组织的前提下,除了极个别业余生活极其不振作的奇葩,通常就算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也鲜少会放弃宝贵的周末休息时间,特地跑来体育馆凑热闹,就更别提其他系、其他学院乃至其他学校的人。

    但这回情况不同。为了亲眼见证抽奖的结果,今天瓯医的体育中心还没开门,场馆外就已经挤了一大票等着要看戏的。

    周志超领着一票学生会干部到场时,见到这阵仗,可谓扎扎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挤开人群,篮球馆的大门一开,周志超一群人根本无力抵抗,分分钟就眼见着体育馆被包了场,寥寥几百个座位,眨眼间就被填满了大半。周志超被这混乱的局面搞得措手不及,皱着眉头不住地碎碎念,一边指挥底下的小喽啰们抓紧干活。

    学生会这回基本上算是倾巢而出,几十号人一起干活,效率倒也挺高。

    没一会儿,赛场周边就挂满了微博网的各种广告。

    领导们坐的台子也搭好了,桌子上铺了块大红布,按照领导们的职务大小,左右左右地依次放好名牌,摆上一小瓶矿泉水,最后在桌子正中央的空处,摆上了一座金灿灿的大奖杯——瓯医办了这么多年的“新生杯”,直到今年,才总算真的有了个“杯”。

    等安放到重新定做的两个巨大的抽奖箱,周志超总算松了口气。

    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3点。

    这时刘瑜披着一身风衣款款走进赛场,这难得的热闹气氛,让她倍感满意。

    她走到周志超身边,笑着点头道:“志超,这回弄得挺好。”

    周志超自得地笑笑,嘴上却谦虚道:“尽力而为吧。”

    边上的副主席周敏却开玩笑道:“尽什么力呀,只要跟苏糖搞好关系,以后年年都能这么红火。”

    这话把周志超噎得半死,偏偏还没法反驳。

    刘瑜也不知是什么心思,眼见着周志超脸色不好看,还顺着周敏的话道:“也是,秦风这回对我们学生真是帮助挺大的,这么一弄,我们学校在社会上的声誉都好了。”

    “也不见得吧。”周志超装出随意的口吻,“秦风这几天在网上都被人骂得面目全非了,回头我们瓯大可别跟着中枪。”

    “网上那些人就是胡说八道,不用管这个。”刘瑜直接打住了这个话题,左右看了看,目光最后落在了领导的席位上,问道,“秦风和苏糖的名字牌呢?”

    “他们两个也要?”周志超闻言一愣。

    刘瑜立马直起脖子,问责的样子道:“当然啦!人家赞助商老总过来,怎么能连个名字牌都不放上去!”

    周志超还没搞清状况,争辩似的说道:“我们的名牌三脚架都没剩了。”

    “没了就去借啊,这个大个学校,还借不来个三脚架,你这办事能力不行啊。”刘瑜相当直截了当。

    周志超张了张嘴,就像胸口挨了一记重拳,目瞪口呆的,整个人都有点犯懵。

    办事能力不行。

    对于一个以“有能力”自居的学生官僚来说,这估计是全世界最令周志超心碎的一个评价了。

    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刘瑜嘴里亲口说出来的。

    “老师,我去找吧。”周敏看气氛不对,赶紧跑开。

    这时体育馆门外,走进来几个抱着相机的中年人,一看架势,就知道是专业记者。

    刘瑜瞬间收起了臭脸,笑靥如花地迎了上去,高声道:“鲁主任,你好你好,欢迎光临指导。”

    “指导什么呀,我又不懂篮球,就是受人之托过来看看。”鲁建波升了《东瓯日报》社会版的副主编,说话也变得硬气起来,在和他事实上比他还高一级的刘瑜面前,整个人显得自信满满。

    他左右看了看,问道:“秦总今天不过来?”

    “过来的。”刘瑜笑道,“我听学生说,他昨晚上特地从京城飞回来的。”

    “秦总也确实是忙啊,一边要盯着那么大的企业,一边还要上学,还得抽时间来出席这些零零碎碎的活动,真是了不起,今年才18岁呢。我18岁的时候,怎么过日子都还不懂。”鲁建波嘴上很感慨,心里很嫉妒。

    刘瑜也差不多,笑着跟鲁建波互相吹捧着秦风,两个人都很默契地只字不提最近网上发生的事情,做人谨小慎微、如履薄冰。

    两个人表面上愉快地聊了一会儿,眼见着过了3点15分,比赛就快开始的时候,校领导终于姗姗现身。而且一出面,就吓了刘瑜一跳。除了原定要出席的校党委宣传部部长和校学生活动事务处处长外,居然连校长助理梁金拓也来了。

    “小秦,你家苏糖最近出名了啊,我早上随便打开一个网站,上面全都是苏糖的照片,再这么弄下去,不用拍电影都能当明星了!”梁金拓跟秦风和苏糖并排前行。

    其他几个相当于县级干部的校领导,反而跟在秦风和苏糖身后。

    刘瑜看得心惊胆颤,赶紧上前问好。

    秦风笑着喊了声刘老师,旋即见到鲁建波,不由恶趣味大起,两步上前,张口问候道:“鲁编,好几个月不见啊!”

    鲁建波被喊得那叫一个蛋碎菊紧。

    卤什么东西不好,非要卤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