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周志的办事不力,梁金拓见领导席上没有秦风和苏糖的名字,索性也就不往上面凑,跟秦风还有苏糖,在前排找了找位置,然后马上就有三个不知道那个学院的学生,主动把座位让了出来,换回秦风、苏糖和梁金拓共计三声谢谢。其他级别低一点的几个校领导一看这情况,吓得也赶紧往观众席上跑,领导席的那几张椅子俨然成了火炉,坐着烫屁股。

    “你们别来,你们别来!全都过来跟学生抢什么座啊,都跑上来,主席台都空了。”梁金拓笑眯眯地又把人赶了回去。只有刘瑜脸皮厚,硬是又赶走一个学生,自己坐在了苏糖身边。

    梁金拓也拿刘瑜没办法,不好再说什么。

    领导的到来,让赛场骚动了小会儿,但很快就平息下去。

    片刻后,裁判吹响比赛哨声,新生杯决赛终于开打。

    秦风环视赛场内无处不在的微博网logo,表示满意地点了点头。

    刘瑜笑着问道:“秦总,还可以吧?”

    “不错,挺好的,瓯大学生会的人能力很强。”秦风不花钱地随便夸。

    刘瑜更不要脸,在苏糖的腿上拍了两下,说道:“还得感谢秦总你把女朋友都输送给我们,苏糖的能力也很强啊。”

    苏糖的能力很强?

    秦风转过头,跟媳妇儿挤眉弄眼了一下。

    苏糖嗔道:“干嘛呀!我能力很强不行吗?”

    “行!当然行!谁说你不行我跟他玩儿命!”秦风很语气夸张地回答道。

    苏糖笑着在他胳膊上捶了一拳。

    梁金拓这时小声问秦风道:“小秦,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秦风笑道:“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哪天不得罪人?”

    梁金拓会意地点点头,又问:“竞争对手干的吧?”

    “嗯。”秦风淡淡一声。

    梁金拓道:“要不要我们瓯大给你声援一下,瓯大虽然没什么名气,不过学术界的朋友还是有几个的。你那几篇论文我看过,前几个月在市里开扩大会议的时候,你在现场也有谈到过类似的问题吧?这几篇文章写得挺深的,有人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

    秦风看了看梁金拓,又是淡淡一笑,道:“我自己写的东西,不怕别人怀疑。”

    梁金拓听秦风这么说,不由心中大定,声音也放大了一些,说道:“我待会儿就去帮你联系我们文学院的老师,网上那些人,简直是在满嘴喷粪!”

    秦风身后几排的学生全都看过来,盯着秦风和梁金拓的后脑勺,开始各种窃窃私语。

    这回网上的风波搞得这么猛,瓯大的学生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梁金拓表态完毕,又跟秦风打听起了螺山镇商品房的事情。这回螺山镇搞大工程,最眼红的单位就是瓯大。现在这么一大块肥肉放在跟前,市里咬一口、区里咬一口,这些也就罢了,可瓯医也凑上去咬一口,这样瓯大就表示不能接受了。大家隔壁邻居,凭什么你吃肉,我却连汤都没得喝啊?说好的科教兴国呢,要是连广大教职工队伍的口袋都振兴不起来,那还振兴个屁的科教!让瓯大眼看着瓯医吃香喝辣,这简直是搞阶级分裂,梁金拓个人表示,完全不能忍啊!

    ——至少,你特么就算不优待普通教职员工,他们这些当领导的,最不济总该分个购房指标什么的吧?

    “市里的人,也不会办事啊……”梁金拓毫不避讳地直抒胸臆。

    秦风只能哄着,说道:“这回工程上马有点赶,我也觉得确实有很多地方没考虑妥当。”

    梁金拓就喜欢这种顺着人的意思说话的孩子,会聊天!

    他笑着说道:“你有什么门路吗?”

    秦风果断不给自己添麻烦,摇头叹道:“我也没办法啊,这次的工程,瓯投只负责光学材料研究基地那个地块的开,其他地块的开权,全都在东瓯建设集团手里,我也拿不到指标。”

    这话半真半假,梁金拓也无可奈何,只能说句废话:“要是有什么门路,你跟我说一下。”

    秦风笑着一点头:“一定。”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上半场不知不觉就打完了。

    两支队伍打成了35平,秦风虽然自己技术稀烂,但这并不妨碍他鄙视别人。心说要是换了袁帅过来,那体格,绝对一路碾压。如是想着,随口对梁金拓说了句:“我有个朋友,身高差不多有2米,体重22o多斤,长得跟坦克一样,明年考大学。”

    “真的?”梁金拓表示惊讶道,“打算考哪里?”

    “还不好说呢,成绩一般,基本上……要么是去外地,要么就去瓯职。”秦风道。

    “去什么瓯职啊!”梁金拓一片热情道,“到时候你让他直接联系我,瓯大这么多下属学院,随便让他挑一个,读个两年,在我们这儿考个专升本,出来也是本科文凭。”

    秦风一听也有道理,笑道:“那我先替他谢谢梁主任了。”

    “哪里的话,小事一桩。”梁金拓当着满屋子人的面,很坦然地跟秦风做线下交易。

    **裸地走后门,听得刘瑜都坐不住了,她忍不住插嘴,转移话题道:“秦总,你最近公司展怎么样?”

    显然,这本不是刘瑜应该问的问题,再者隔着苏糖,她说话的声音也稍大了一点。

    秦风转头看看她,想了想,决定在这里装个诚实的逼,来了出乎刘瑜意料的大招,语气很平静地回答道:“第一轮刚刚融了一个亿。”

    在o5年,一般学生的脑子里,其实根本都还没有融资这个概念。

    刘瑜在学校里待得久了,也没有比一般学生好多少。

    一个亿这个数字从秦风口中出来,这一瞬间,秦风周边2米之内,所有竖着耳朵在偷听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一口冷气。

    一个亿,那可不是上坟用的冥币啊!

    刘瑜眼神惊愕地看秦风,恍惚间,感觉自己的人生观仿佛碎掉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