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赵文迪坐在场下,穿着土木工程学院的院队队服,但身上一滴汗都没有。他斜侧着身,偷偷摸摸地望着离他很远的那个方向,明明连苏糖的脸都看不清,可还是忍不住想去看。

    赵文迪其实是个自负并且自恋的人。虽然家里是普通人家,从小到大上的也都是很一般的学校,可他始终认为,自己是这天底下一等一的人才。180公分的身高,让赵文迪得以在东瓯市这片男性普遍不高的地界上,长期用一种俯视的角度看其他人,篮球场上基本也没遇到过什么对手;而在中流学校里的一流成绩,更进一步助长了他的自信,再加上模样也不差,所以自打上高中起,赵文迪的字典里就不存在“不行”这两个字。

    赵文迪坚信,在那并不遥远的未来,只要是他想要的,就没有他得不到的。某种程度上,这种强大的自信确实是一种了不起的品质。至少做人做事,都容易放得开,在激烈而漫长的人生竞赛中,不会给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

    只可惜这世界这么大,人生那么长,意外总是难以避免。

    赵文迪今年上半年一直很顺,下半年直到10月份,感觉也还不错。

    先是大学入学后,成为了本学年瓯大第一批进入校学生会的新生干事。按照学生会里老鸟的说法,再过几年,他们这群人当中必定有一个会成为校学生会主席。赵文迪认为自己当选的几率无穷大。又过了两个礼拜,新生杯报名都还没开始,赵文迪就又凭借自己良好的身体条件,成功进入了土木工程学院的院篮球队。距离校队似乎也不是很遥远。

    对于眼界格局并不算大的赵文迪来而言,这相当于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自己就完成了大学生涯将近一半的目标。剩下来的另一部分,一个是入党,一个是拿奖学金。

    还有一个,就是找一个配得上自己的女朋友。

    进入院篮球队的两天之后,正是春风得意的赵文迪,遇见了苏糖。

    那一瞬间,赵文迪甚至怀疑,老天爷是不是给自己开了挂。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想多了。

    在赵文迪看来的美妙邂逅,从旁人的视角来看,顶多就是他站在三米开外,盯着正在排队打菜的苏糖,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了整整两三分钟,全程别说什么互动,人家苏糖压根儿就没发现有赵文迪这么一号货色。而且说实在的,当时盯着苏糖流口水的牲口也远不止他这一位,食堂里里外外,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心跳却跟打鼓似的男生,在那同一个时间段至少有三位数。

    只要有心,多数人都会觉察到,苏糖那列队伍两侧的人特别多,而且几乎全都是男的。

    然而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赵文迪,那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

    食堂里的惊鸿一瞥,让赵文迪当天晚上看完同学从图书馆下过来的**后,就忍不住跑进厕所自力更生了一回。做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苏糖的样子。又过了几天,赵文迪终于逮到一个机会,成功地靠着“学生会干事”这个头衔,跟苏糖搭讪了一回。近距离看着苏糖那张精致得不真实的面孔,让赵文迪确信,自己将来的老婆就该长这个样子。

    于是当天晚上,他又做了自力更生的事情,两次。

    但在卫生间里激情得不可自拔的赵文迪万万没想到,他美好的人生愿景,便止步于此。

    第二天学生会新生部空降了一位新生副部长,美若天仙,并且传闻男朋友家里有私人飞机。赵文迪望着战战兢兢做自我介绍的苏糖,一颗心碎得跟玻璃渣子似的。一开始他还抱着侥幸,希望传闻是假的,过了几天看到秦风和苏糖在食堂里互相喂饭虐狗,又希望秦风还没得手,盼着苏糖仍然待字闺中。可现实那么残酷,当不断地有证据证明,苏糖和秦风早已同居,赵文迪渐渐心如死灰。

    除了每天晚上必须自力更生一回,似乎干什么事情都不起劲了。

    篮球队的主力位置丢了,学生会的工作貌似也越来越艰难,入党的事情,更是遥遥无期……

    沮丧而颓废的情绪,一直毫无理由地持续着。

    赵文迪一厢情愿地认为这是失恋后遗症。

    所以秦风如果知道这货的想法,肯定会毫不犹豫、一针见血、决不留情地指出:“恋都没恋过,失你妈逼啊!”

    赵文迪许是猜到了秦风的冷酷无情,所以提前好几个星期,就很没道理地恨上了秦风。

    其实憎恨没有关系,但问题是没有宣泄的途径。

    赵文迪于是只能一直憋着,就跟便秘似的,日复一日看着苏糖微博里和秦风的合照,心情越憋越沉重,每天感觉上课就跟上坟似的。

    而就在赵文迪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就要心理变|态的时候,网上出现了秦风的黑材料。

    紧接着不到12个小时,当苏糖也被拉下水,骂战打响。

    当时坐在图书馆电脑前的赵文迪是兴奋的。以奖学金为目标的他,在入学的第三个月便旷了第一节课,光荣地成为了他们班级逃课历史的先驱。赵文迪疯狂地在网上发泄着自己这几个月来的痛苦和不甘,先是疯狂地刷帖,狂顶每一篇对秦风不利的帖子。然后很快他就摸清了造谣的套路,自发成为水军,按照固定格式发出一篇又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一天之内,复制黏贴带原创,发了少说有两三百的帖子,直到晚上图书馆关门,才红着眼睛、空着肚子离开。

    天都不晓得他到底图的是什么。

    到了第二天,网上的骂战还在继续发酵。

    赵文迪不敢连续旷课,好不容易熬到放学,跟篮球队请了个假,逃了训练,又跑到去了图书馆。

    兴许是前一天发泄得太过度了,第二天赵文迪再次坐在同一个位置上,看着网上骂秦风的帖子,忽然没了胃口。

    他下意识地觉得,可能其他人和他一样,无非就是眼红罢了。

    赵文迪不屑于和一群没文化的失败者同流合污,他要走自己的路。

    于是在满脑子自力更生思维的引导下,赵文迪在瓯大的电子图书馆,敲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篇小说的标题——《雨夜狂*苏糖》,中间这个被屏蔽的字,内涵请自行理解。

    那一天,赵文迪用文字满足了自己所有的生理要求。

    从图书馆里出来,腿是软的,心是酥的,脑子是空的。

    甚至于当时想象出的某些画面,赵文迪现在想起来,身体某处依然会无比激动。

    “文迪!”耳旁忽然传来一声喊。

    坐在替补席上的赵文迪吓了一跳,恍然回过神来,发现中场休息已经结束了。

    跳舞的啦啦队早不见了踪影,边上一群队友都在看着他。

    赵文迪面红耳赤地、手足无措地赶紧拿矿泉水瓶遮掩住裤子里头微微突出的那个部分,然后就听充当教练的队长说道:“下半场你上,多往内线突。”

    “我……我上?”赵文迪又惊又喜。

    “我刚才说话你都没听吗?”队长皱着眉头走上前,没好气道,“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想什么……”赵文迪支支吾吾的,跟他刚入学时自信大方的样子判若两人。

    队长无奈地摇了摇头,土木工程今年的新生技术倒是都挺不错,可惜全都是后卫的身高。按照心里的想法,队长其实并不怎么愿意让赵文迪上,但谁也没想到,这回比赛居然有土豪赞助,冠军3000元的奖金,对根本不可能独自外出拉到赞助的院篮球队来说,大概是今年之内可能得到的最大的一笔经费补充。如果拿不下来,篮球队聚餐之类的额外活动,就想都不用想了。

    所以看在钱的面子上,他必须得让赵文迪上。

    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赵文迪,就这样懵懵然地上了场。

    下半场哨声吹响,赵文迪大概是近段时间来对人生没牵挂了,居然很不可思议地完全没有一般新生怯场的情况,来回折返跑了两圈后,第一次接到球,就顺利地碾进内线上篮打进。在万众瞩目下,打进一个球,赵文迪的信心开始复苏。他朝场边看了眼,苏糖居然朝他招了招手。

    就这么简简单单一个动作,令赵文迪彻底爆发了。

    下半场,两队打起了对攻大战,双方互相防不住,比分跟不要钱似的往上飞。

    赵文迪里突外投,仗着比他高的没他快,比他快的没他高,各种错位单打,效率极高,俨然成了球场上最亮的那颗星。

    打到关键时刻,最后不到半分钟,两队分数打平。

    自觉天神附身的赵文迪眼睛坚定地运着球过了半场,忽然一个加速,一步过掉防守人,直冲篮下而去。对方篮下顿时慌成一团,三个人朝着赵文迪包夹过去。

    这一霎那,赵文迪福灵心至,眼神闪过一道流川枫式的光芒,闪电般从人缝中突围而出,在全场的呼喊声中高高跃起,手腕灵巧地一抖,擦板,球进。

    剩余时间,不到5秒。

    “赢了!”场边的队长欣喜若狂。

    赵文迪满脸霸气地站在篮下,朝着观众席,大力捶打了几下自己的胸口。

    虽然很疼,但是这个逼必须得装。

    最后的5秒很快走完,一片欢呼声中,底下土木工程的队友们全体冲上场将赵文迪团团抱住。

    赵文迪咬牙切齿地保持着他的“霸王色霸气”不测漏,远远看着观众席上正在说笑的秦风和苏糖,紧紧握住拳头,眼中闪烁着“我早晚会得到你”的光芒。

    庆祝的球员,很快就下了场。

    学生会的工作人员把写有土木工程学院的巨大抽奖箱搬上来时,全场的气氛开始再次喷发。

    苏糖作为颁奖嘉宾,被学生客串的主持人请上了场,按照约定,在抽奖箱里连续抽了30张信息卡出来,一大半都是瓯大的学生,仅有少部分是瓯医和瓯职的,至于远道而来的社会人员,很遗憾的一个都没有。在近日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这个结果毫无疑问,又将为水军提供佐料,诸如秦风赞助比赛控制活动结果之类,蚊子再小也是肉,小型丑闻也是丑闻。

    “刚才中奖的这30位同学,可以选择寒假去京城秦朝科技公司实习,也可以选择要一部价值在3000元以内的数码产品。待会儿活动结束后,请这几位同学持学生证去自己学校的社团联登记,另外我们也会把抽奖结果公布在微博网的官方微博上。还有活动照片转发比赛的前五位,嗯……我自己的这个第一名的成绩就不作数了,就取第二到第六名……”苏糖拿着话筒,神采奕奕地在场地中央说着最后的注意事项,“这五个获奖名额也一样,可以选择去京城一个月,也可以选择拿一台笔记本电脑或者是数码相机,结果我们的也会公布在微博上。有什么疑问的,获奖的同学可以直接打秦朝科技公司的市场部服务热点,电话号码在微博网的官方微博上就可以查到……”

    很顺利地把该说的话都说完,苏糖交还了话筒,小跑着回到秦风身边,俏脸红扑扑道:“紧张死了,心跳好快。”

    秦风笑道:“不错呀,表现得很自然嘛!”

    “哪里自然了,不信你摸啊!”苏糖不带脑子地拿起秦风的手,直接往自己胸口上贴。

    秦风摸着苏糖的咪咪,看着这个傻妞,满头黑线地问道:“阿蜜,大庭广众的,你觉得这个动作真的合适吗?”

    苏糖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发现边上全都是不怀好意的坏笑,不由涨红了脸,害臊得直接往秦风怀里扑。

    这小两口太能闹,梁金拓都看得眼热,打哈哈道:“我说你们两个,还没过热恋期啊?”

    “快了快了。”秦风随口答道。

    苏糖表示不满地在秦风身上一掐。

    秦风马上改口:“她说了算,她说了算!”

    秀了两分钟的恩爱,苏糖终于松开了秦风。

    梁金拓和秦风互相谦让了一下,然后两个人一起走上赛场。

    两名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各自端着一个包着红绸布的盘子跟上前,每个盘子里,放了5枚镀金的金牌——都是去年学校运动会剩下来的遗产。根据新生杯的比赛要求,每队连主力带替补,一共10人,正好10枚奖牌。

    梁金拓在这里坐了一个下午,已经憋得有点尿急,这会儿也就不跟秦风客气,直接拿过一枚奖牌,就从左边开始往中间给队员挂牌子。

    就跟奥运会似的,挂一枚,握个手。

    秦风见状也有样学样,从右边往中间挂,挂到正中间,正好遇上赵文迪。

    秦风对他微微一笑,取过奖牌。

    赵文迪犹豫了一下,弯腰低头,让秦风挂了上去。

    “打得不错。”说话的却是梁金拓,他拍了拍赵文迪的胳膊,夸奖道,“很壮啊,再努努力,争取进校队!”

    赵文迪遇上梁金拓,刚才那点气势早就喂了狗,怯怯道:“谢谢梁主任。”

    梁金拓笑了笑,趁着别人去搬那个笨重的奖杯,就站在赵文迪边上,跟秦风扯起了闲篇:“小秦,你平时打不打篮球?”

    “不打,篮球这方面,我是从天线条件到后天技术,全都一塌糊涂啊!”秦风很坦然地笑着回答,丝毫没当回事。

    梁金拓笑道:“以后可以考虑自己建一支专业篮球队嘛,东瓯市这么些年也没一支职业球队。”

    秦风摆手笑道:“十年之内,肯定没这个闲钱。”

    梁金拓道:“那就多等几年,反正十年二十年,也就一眨眼的事情,很快的。”

    正说着,奖杯已经搬了过来。

    秦风和梁金拓意思一下地摸着奖杯,送到球队队长的手里。

    这边一礼毕,两个人一个马上直奔厕所,另一个则直接找上鲁建波,嘻嘻哈哈地说了几句。

    秦风客套地和鲁建波约了一个根本不会落实的饭局,寒暄完毕,不等亚军和季军的颁奖结束,便在学校工作人员的带路下,拉着苏糖从另外一条专用通道走出了赛场。

    赵文迪捧着沉甸甸的奖杯目送秦风和苏糖离开,内心的喜悦渐渐消散。

    自己视为圭臬的东西,在秦风看来,似乎都算不上是件事儿吧……

    “妈的,有钱,真有钱!”队长拿着从刚刚拿到手的3000块奖金,不住地叹道,“听说秦风家里搞背景很大,搞军工的啊!”

    “队长,这种鬼话你也信?都是瞎说的好不好……”另一个队员道,“他家就是搞房地产的,谁都知道!”

    “管他家是干什么的呢,反正有钱就是的,我刚才还听人说,秦风刚刚和梁主任聊天,说什么玩意儿投了一个亿,我草啊,一个亿,老子这辈子加起来也赚不了这么多钱。”

    “什么这辈子,正常人十辈子都赚不到!”

    赵文迪不声不响地坐着,忽然发疯似的,狠狠地搓了搓脸。

    队长见状,不由奇怪地问道:“文迪,你干嘛呢?”

    赵文迪在无敌的人民币面前,黯然低下了头:“都是命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