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七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林手谈的这个周末,就像之前的所有周末一样,过得充实而忙碌。白天组织魔兽对战比赛,天黑后照例去图书馆上晚自习。不过今晚回寝室的时间,比平时稍晚了一些。

    今天下午他没能赶上瓯大的新生杯决赛,最后一把决赛那两组牲口,挨千刀地足足玩了2个多小时,矿都采爆了,才好容易分出胜负。等自己和汪大冲急吼吼跑到瓯大,那边早就散了场,只剩下一群苦逼的学生会干部还在收拾现场。

    林手谈很没科学精神地认为自己一定能在这种小概率事件中胜出,随手拉住一个学生会喽啰问抽奖名单在哪里,然后被对方告知,晚上7点之前,现场抽奖结果会在微博网的官方微博上公布。于是乎林手谈同学今天6点20分进图书馆,上到7点20分就撤了。

    和汪大冲一起小跑着回到宿舍,林手谈急急忙忙登上微博网,那名单赫然已经出炉。

    领奖的程序步骤,写得一清二楚。

    林手谈兴冲冲地拖着鼠标把名单扫了一遍,没看到自己的名字,然后不甘心地又扫了一遍,不料却发现了汪大冲这仨字儿。

    “我草!老子中奖啦——!”几乎与此同时,对门寝室里传出了汪大冲欣喜若狂的喊声。

    林手谈把鼠标一扔,直翻白眼道:“麻辣隔壁的,这特么不科学啊,为什么那么贱的人都能中奖,老子人品这么好却连个安慰奖都没有!”

    “煞|笔,你羡慕吗?”汪大冲满脸得瑟走到林手谈寝室门口,倚在门框上对林手谈道。

    林手谈没好气道:“滚!别脏了老子的寝室!”

    “小林子,不要这么凶嘛,虽然哥现在有电脑了,但还是会经常来看你的~”汪大冲走到林手谈跟前,尖着嗓子贱笑道,指尖轻轻在林手谈脸颊上一划。

    林手谈浑身一颤,直跳起来将椅子举过头顶,拼命的架势吼道:“老子早就怀疑你取向有问题,我果然没有看错!”

    这反应有点大。

    汪大冲赶紧退后一步,正色道:“哥们儿,至于这么激动吗?”

    林手谈把椅子放下来,满脸失望道:“发泄一下情绪……还有,你刚才那一下,确实挺恶心人的……”

    “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情感障碍了。”汪大冲拍拍胸口。

    林手谈羡慕道:“你个日狗的,运气真好啊,我怀疑你这辈子的运气都在今天用光的,以后上了马路,一定要认真遵守交通规则。”

    “呸呸呸!滚你个蛋的!”汪大冲用拟声词破了林手谈的诅咒,说道,“老子考四级全都摸鱼也能过。”

    林手谈马上道:“那到时候你要是不摸鱼就是我孙子。”

    汪大冲见林手谈貌似是真的有点情绪不佳,很识趣地不再和他斗嘴,拍拍他的肩膀,认真道:“下星期陪我一起去市区领奖吧,我们都还没去市区玩过呢。”

    林手谈兴致缺缺地嗯了一声。

    汪大冲便退出了房间,顺手帮林手谈关上了寝室门。

    屋子里安静下来,林手谈郁闷地挠了挠头,他倒不是眼红汪大冲的运气,只是最近这些天,被汪大冲逼得有点着急。以前上高中的时候,即便是在杭城数一数二的学校里,他的学习能力也是拔尖的。只是高考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失误,和全国排名第一的京华大学擦肩而过,这才进了东瓯医学院的眼视光专业。原本林手谈以为,以自己的水平,进了瓯医这种连211都不是的二流学校,肯定能鹤立鸡群、脱颖而出。结果报到第一天,就遇上了一个18岁的霸道总裁,虽然专业对不上,但综合实力却将他爆得渣都不剩。

    出师不利,林手谈果断选择了老实做人。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在瓯医这所名不见经传的二流大学中,除了秦风这种妖孽外,居然还有其他为数不少的高能人士。

    比方14岁就差点成为围棋职业棋手的住在楼梯口的眼镜兄,比方小提琴拉得有专业水平的住在斜对面的泡面哥,还有经常去图书馆为大家下载福利的曾经拿过全国物理和数学竞赛双料二等奖的阿毛,以及什么特长都没有,但就是做题速度极其神奇的汪大冲。

    林手谈活了这么久,头一回感觉人生压力好大。

    这种压力一直被他憋在肚子里,憋了三个月,终于有点憋不住了。

    他总想做点什么,来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但是学生会和社团联那些破地方他又看不上眼,自己搞事情又缺资源,好不容易信心满满地弄了个魔兽对战的比赛,结果明明事先计划得很周全,可现实操作起来却是混乱不堪,连现场秩序都维持不住。这一次搞完,林手谈很怀疑明年自己会不会还有再搞一次的心情。总而言之,他现在全身上下从内外到,满满都是挫败感。

    “阿西吧……”林手谈念着韩国的国骂,百无聊赖地打开了自己的微博网页面。

    平时这个时间段,就算无聊,他也不会玩游戏的。

    不过今天他特别想刷一刷偷菜游戏。

    点进游戏,中午种下的白萝卜,早已经被人偷到了上限,只留下三分之一的果实,卖掉后得到的金币,只比种子和农药加起来的成本稍微高一点点——这也从侧面透露了,为什么林手谈玩了奖金2个月的偷菜,到现在等级还是没突破20,而且半块荒地都没开垦出来。

    “这群煞笔平时拉屎都抱着电脑吗?”林手谈心情很郁闷,骂骂咧咧地碎碎念着。

    忽然这时,只听叮咚一声轻响,有人给他发了一条私信。

    “大侠,你会不会在网上找人啊?”

    林手谈看了眼私信发送者的名字,见到【洋洋】这个ID,心情毫无理由地瞬间变好。

    “找什么人?”林手谈秒回道。

    瓯大音乐学院的女生宿舍楼内,几个小姑娘兴奋地大叫起来。

    “人在!人在!赶紧问问!”思思摇着郑洋洋的肩,跳着说着。

    郑洋洋敲字道:“我想请你帮我们找一个人,我们刚才在网上跟人吵架了,那个人说自己是大学教授,你能不能帮我们查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啊?”

    林手谈看着这段字愣了愣,回复道:“美女,你说的这个……应该叫人肉吧?”

    “对对对!就是人肉!人肉他!”慧慧气呼呼地喊道。

    郑洋洋回复道:“对。”

    林手谈呵呵一笑。

    人肉简单啊,601隔壁隔壁的,阿毛的室友阿彪,人送外号资源小王子,阿毛找不到的片子,阿彪全都能搞定。传闻这货在家苦练网络技术多年,给他一个手机号就能把人家的住址翻出来,有阿彪在,何愁人肉不利?

    “你等我一下,我去找个高手。”林手谈飞快地回复郑洋洋,满脸春|情蓬勃地跑了出去,扯着嗓子高喊道,“阿彪!你给我找个东西!”

    对门寝室,汪大冲点头叹道:“单身男人的生活,真是简单又幸福。”

    室友问道:“此话何解?”

    汪大冲回答:“心情好,来一发,心情不好,还是来一发。”

    室友琢磨道:“所以武藤兰其实不是启蒙老师,而是男人的精神导师?”

    汪大冲扔下手里的《局部解剖学》,一个翻身从床上跳起来,对室友喊道:“电脑借我用一下!”

    室友一脸不乐意地小气道:“干嘛?”

    汪大冲理直气壮道:“我要把你刚才的那句话发到微博上,供后人瞻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