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七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很久很久以前,林手谈在得意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做一个小动作,就是翘起二郎腿狂抖。

    但是随着他升入高中,班里的考试竞争越来越激烈,这种得瑟的行为,便渐渐显得有点欠抽,于是慢慢的,林手谈便有意识地逐步收敛克制了自己的一举动。不过多年来养成的毛病,终究是难以彻底改正的。一旦他干了点自我感觉超级帅的事情,恰好周围又没有人,那么该抖的腿,半条都不会少……

    此时林手谈坐在电脑桌前,状态已然自嗨到止不住。

    他架在左腿上的右腿,这会儿抖得就跟佛山无影脚似的。

    对于荷尔蒙正处于最爆棚阶段的青春期雄性牲口而言,这世界上或许不会再有那么一件事,比当着好几颗顶级白菜的面,用正面实力打脸的方式羞辱对手,更令人感到兴奋和激动。

    逼是一样的逼,装上分高低。

    林手谈以为,自己刚刚就装了一个顶级的逼。

    过程满分,效果满分,后续影响力满分。

    “煞笔东西,没话说了吧?还跟老子装!”林手谈看着屏幕,表情有点狰狞。

    在他的楼层下面,很快就出现了郑洋洋她们三棵白菜的声援。

    郑洋洋的贴吧马甲【一只小白兔】:“支持。”

    思思的贴吧马甲【红尘滚滚滚去死】:“顶。”

    慧慧的贴吧马甲【社科专业博导】:“其实我也是大学教授。”

    不晓得是哪个的马甲【采蘑菇的小姑娘】:“。。。”

    林手谈等了十来秒等不到【社科专业教授】的回复,还当那小老子是怂了,便转移了注意力,在微博上继续私信郑洋洋,问道:“【采蘑菇】的小姑娘是谁?”

    郑洋洋回道:“阿蜜。”

    林手谈顿时停下了抖腿的动作,飞快敲字道:“她没和秦风去京城?”

    “没啊……”郑洋洋道,“她回家了,我们星期一早上没课,她就回家看妹妹了。她妈妈刚生了个小宝宝……”

    “她妈……今年几岁?”

    “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嘛?年纪大就不能生了吗?”

    “不是。”林手谈抓了抓头,跟郑洋洋单对单聊天,智商不知不觉地在往下掉,来了句更尴尬的,“我是觉得,她爸爸挺强大的……”

    电脑前的郑洋洋耳根直接就红了,啐了一口,回道:“你思想好肮脏啊……”

    林手谈五雷轰顶。

    尼玛啊,泡个妞怎么就这么艰辛?

    正郁闷着,贴吧上的【社科专业教授】忽然回话了,不要脸道:“你懂个屁,我进大学教书的时候,你爸妈都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林手谈这边正烦躁呢,见到这么一句,随手就继续打脸道:“弱智,你数学及格过吗?说谎你也稍微用点脑子好不好?我爸妈玩泥巴那是在30多年前,你特么自己的注册年龄就是48岁。天才,你想说你是18岁留校任教了吗?该不会是中科院天才儿童班毕业的吧?”

    过了几秒,【社科专业教授】回道:“嘿,你还真就说对了。我就是中科院那个班出来的!”

    “我草,网上吹牛逼真是成本低廉啊……”林手谈面对打滚的对手,整个人都无语了,跟一个盲流水军扯皮,当真半点激情都没有,耷着眼皮,妥妥的死鱼眼表情敲字道,“实不相瞒,其实是我中科院院长。”

    然后后面跟上苏糖寝室军团的一波灌水。

    【一只小白兔】:“其实我是你们大学的校长。”

    【红尘滚滚滚去死】:“其实我是楼上校长的领导。”

    【社科专业博导】:“其实我真的是社科专业博导。”

    【采蘑菇的小姑娘】:“其实我是秦风的老婆……”

    林手谈看到苏糖的话,差点没被口水呛死。

    那头【社科专业教授】却越发不要脸,道:“年轻人,老夫不跟你浪费口水了,以你的智力,老夫跟你解释再多也没用。你还是好好回去读点书,没文化就不要上网来丢人了。以免台笑大方。”

    “台……台笑大方……”林手谈嘴角狂抽着,错别字都能用得这么骨骼惊奇,居然还有脸冒充大学教授,并且还是“社科专业”的,做人能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人生赢家啊……

    “是‘贻笑大方’吧?”郑洋洋弱弱地问慧慧。

    “当然是贻笑大方啊,这个人根本就是个文盲嘛,连字都认不全呢,还敢出来装教授!”思思替慧慧回答道,“贴吧上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

    慧慧什么都不说,直接在下面打字道:“文盲,你确定你小学毕业了,最后这四个字没打错?”

    等了三分钟,【社科专业教授】回复道:“只是打错字了而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上网上得早,用的是五笔输入法。你们这些小孩子懂个屁!”

    “我操!”慧慧被这不要脸的弄得肺都要气炸了,连形象都不要了,破口大骂出来。

    郑洋洋觉得无聊了,劝道:“慧慧,算了吧,这事情又跟我们没关系,秦风他自己都还不急呢,阿蜜也没急啊……而且这个人明显有病的,我们别跟他说话了。”

    “不行!我今晚就跟他耗上了,哪有这样的人啊……”慧慧被气得有点失去理智。

    思思也跟着洋洋一起劝道:“你跟啊耗也没用啊,这种人,我们怎么搞都搞不赢他的。他脑子和精神双重不正常,你跟他耗,浪费时间没什么,关键还浪费电啊。”

    慧慧被思思一逗,嘴角弯了弯,心情稍微好了点,不过还是觉得别扭,道:“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思思一本正经道:“咽不下就对了,把气咽下去还能动的,那是僵尸。”

    姑娘们正说着,林手谈这边刷着贴吧,忽然又发现了一个劲爆的帖子。

    发帖人看起来和【社科专业教授】属于同一系列,马甲ID叫作【专业刑法律师】。

    这货同样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长长的帖子,这回是分析“秦风请人代笔以及抄袭、造假论文”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所有支持秦风的人,都属于法律意义上的帮凶,一旦被告上法院,所有秦风的支持者都将被追究连带责任。

    林手谈看得都呵呵了。

    牛皮能吹得这么清新脱俗,而且彻底无视他人智商,这种套路,要说不是有组织的水军,当真是鬼都不信。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构陷和抹黑的套路,林手谈当真还真没看过。

    他又往下翻了翻,很快又找到了【我是检察官】、【公安侦查组】和【专业期刊校稿员】几个马甲,ID一个比一个显得高大上,可发的帖子内容里,却充满了各种常识错误和专业上的胡说八道。只是从笔法上看,偏偏又显得那么认真、那么专业,这种帖子,最容易唬住网上那些文化水平不高,又容易被人洗脑的路人甲乙丙丁。就舆论威力而言,举个最直观的例子——如果说之前齐思丽公司的那群人属于搅屎棍,那么【社科专业教授】这群人,就绝对是装了马达的搅屎棍,在粪坑里翻飞起来,那场面绝对不是正常人所能忍受。

    “我去,专业抹黑团队啊,这不是逼着老子人肉你吗……”林手谈这下看出来形势不对了。

    犹豫了一下,他私信给郑洋洋道:“我去搬救兵,这个人我非把他人肉出来不可。”

    慧慧在郑洋洋身后看到这条,立马激动地大叫起来:“看啊!想跟他死耗的又不止我一个!这种贱人,人人得而诛之好不好!”

    郑洋洋好想置身事外,眼神纠结地看看思思。

    思思叹了口气,道:“现在才9点都不到,耗不了几个小时的……”

    郑洋洋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另一边,瓯医住宿区1号寝室楼6楼,林手谈出了门往前两步,就跑进了汪大冲的房间,吼道:“大葱,帮我一下!”

    汪大冲眼睛盯着课本,头也不抬道:“打飞机这种事,最好还是不要麻烦别人。”

    “别扯淡了!过来帮我想个主意。”林手谈飞快道,“有群煞笔在贴吧上抹黑秦风,脏水泼得底线都不要了,我已经请彪哥去人肉他了。”

    “这么刺激?”汪大冲把手里的解剖学一扔。

    林手谈道:“再去多找几个人,今晚上不把这货人肉出来,绝对要失眠。”

    汪大冲直接翻身起床。

    两个人在走廊里奔走相告,过了一会儿,阿毛同学注册帐号登录贴吧。

    又过了两分钟,泡面哥上线。

    再等了半分钟,眼镜兄也加入了骂战。

    林手谈顺便在瓯医魔兽对战比赛的QQ群里喊了一声,过了没几分钟人,又有十几位好汉入局。

    再过一小会儿,经过魔兽兄弟们的口口相传,【打假吧】里的瓯医学生越来越多。

    骂战的天平很快出现压倒性的倾斜,【社科专业教授】这群人每发一贴,底下就会有五六十号人大骂煞笔。

    短短半个小时,以林手谈为主力的瓯医反水军大队,就把整个贴吧的舆论风向骂得逆转回来。

    那位【社科专业教授】忙中出错,频频暴露智商,有关其个人真实身份的资料,也在人海战术中被一点点挖出来。

    晚上9点出头,阿彪满脸激动地跑进林手谈的寝室。

    林手谈见彪哥这状态,不由兴奋问道:“查出来了?”

    阿彪重重地一点头:“查到了!是个退休工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