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八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十里亭路的家中,秦风和苏糖的小房间,这星期已经被成功改造成了副客厅。所有苏糖以往使用的家具,通通被送进了垃圾转运站,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全新的组合沙发,以及从螺山镇搬来的那台根本没用过几次的跑步机。

    苏糖此时就趴在沙发上,夜深人静的,眼睛却瞪得贼亮贼亮,满屋子的暖,非但没有起到催眠的作用,反而愈加助长了她打算通宵刷贴吧的念头。

    原本盖在身上的厚厚的被子,这会儿已经被心火旺盛的苏糖踢到了一边,她就这么穿着件薄薄的丝绵睡衣,两条修长的小腿高高弯起,在空气中来回屈伸踢踏,嫩呦呦的一双脚,足以让任何恋足癖扔下一切跑过来舔,而因压在沙发上所露出的一片胸前白晃晃的风光,更是能叫每一个生理正常的男性,对她留下终身印象。

    所以秦建国刚才进了这个房间一次,就没敢再进来第二次。

    苏糖左手支着下巴,右手一根食指点在笔记本的滑动区上,这样的动作保持了足足有20分钟,终于撑不住这造型,左右手又互换了一下。

    贴吧上的骂战越来越精彩。

    刚刚几分钟前,林手谈他们已经把那位【社科专业教授】的老底全都爆了出来,连名字带职业还有家庭地址,全都一股脑地挂在了网上。

    那位【社科专业教授】一边死皮赖脸地矢口否认,一边心虚无比地叫嚣要报警抓人。

    林手谈和汪大冲这伙人也是贱得可以,直接把贴吧里的那些“检察官”和“刑侦警察”全都拉了出来,调戏说:“你叫啊,这吧里不是公检法司全都齐全吗?为什么你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呢?为什么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苏糖看得开心,在底下回道:“破喉咙!破喉咙!”

    然后过了几分钟,她就被贴吧的吧主禁言了1天。

    “说不过就封,垃圾。”苏糖模仿着秦风的口吻说道。

    这时郑洋洋在微博上给她发来了一条私信:“阿蜜,我被禁言了。我们全都被禁言了。”

    苏糖道:“我也被禁言了。”

    郑洋洋道:“那该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这些人明显心虚了嘛!”苏糖噼里啪啦地飞快敲打键盘。这几个月经常在网上和别人聊天,她的打字速度有了很明显的提高。

    贴吧里的骂战,已然用不到她们两个了。

    瓯医内部参战的人员越来越多,水军泼脏水的势头,差不多是在第一时间就被遏制了下来。

    苏糖和郑洋洋转移了注意力,相当愉快地聊起了糖风瓯味的小吃改进工作——当然聊归聊,如果真要改进口味,还是得秦风说了算。

    “那个油炸香蕉,蘸酱太甜了,用的是超市里买的现成货吧?”郑洋洋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味觉敏感得很。

    苏糖点着头嗯嗯着,回道:“可是自己也研究不出好的啊。”

    “笨啊,干嘛自己研究哦!去酒店请个面点师傅,请人家吃顿饭,送点礼,这点事情还不分分钟搞定啊?”郑洋洋道。

    苏糖一听有理,说道:“对哦。说起来我家店里还真有一个面点师傅,以前在阿庆楼做大厨的,秦风找来的,现在在我爸面馆里工作。”

    郑洋洋敏锐道:“你爸?你和秦风不是重组家庭吗?”

    苏糖半点不虚地回答:“秦风他爸不就是我爸?”

    两个人正聊得欢快,外面客厅里的电话忽然铃铃响起。

    苏糖瞥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见已经是10点40多了,心里一边奇怪是谁打来的,一边等家里头其他人去接,结果等电话响了十来下,秦建国和王艳梅都没动静,在果儿的小卧室里睡觉的周春梅,也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苏糖心想你们不接我也不接,看谁熬得过谁,可这念头刚一起来,屋子的另一头就传出了王艳梅的声音:“阿蜜!去接一下电话!”

    “哎呀,为什么是我接啊,想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找我的嘛!”苏糖碎碎念着,随意披上一件外套,底下连秋裤都没穿,就跟大夏天似的,清清凉凉就跑出了小客厅。别说,离了沙发和那条虽然不盖在身上但也能多少起到点保温作用的棉被,就这么走出来,还真有点冷。

    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苏糖瞬间变成了别人面前的乖宝宝,语气很客气道:“喂,你好。”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两秒,然后传来一个柔柔的女性声音:“你好,请问……是建国家吗?”

    “建国?”苏糖一愣,扯着嗓子就朝屋里喊,“爸,有人找你!”

    那头的卢丽萍闻言,连忙阻止道:“不,不!我不是找他!”

    苏糖又是一愣,可秦建国已经披着大衣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看苏糖这打扮,吓得就跟自己犯了罪似的,赶紧把视线移开,所幸这时,苏糖又忙摆手道:“啊……爸,不是找你,不是找你。”

    秦建国连忙钻回了房间,顺便说了句:“阿蜜,你多穿几件衣服,穿这么少会冻着的。”

    苏糖低头看看自己的腿,觉得确实有点不太合适,对电话里的卢丽萍道:“那个……阿姨,我先去穿件衣服,你等一下。”

    “阿姨……”卢丽萍笑着摇了摇头。

    苏糖和秦风订婚的消息,她也是刚刚从秦朝科技的那个声明上看到。

    想想苏糖以后和秦风结了婚,苏糖到底是该管她叫妈呢,还是该管她叫阿姨?

    “应该会听小风的吧……”卢丽萍暗暗想道。

    过了一会儿,苏糖穿好了外套,走回到客厅,拿起电话,那头却又支支吾吾起来:“呃……苏糖吧?我是……我是秦风的妈妈,你应该有听小风说起过吧?”

    苏糖本能地感到了一阵杀气,扭头朝王艳梅的房间一看,那房门居然真的开了。

    王艳梅月子还得做一个星期的月子,依然穿得跟熊猫似的,头上还裹着头巾,她看了苏糖一眼,转身又进了卫生间。

    苏糖松了口气。

    上一辈的三角关系,真的是好惊悚好刺激。

    她压低了声音,做贼似的说道:“阿姨,我爸妈都睡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卢丽萍道:“我就是想问一下,听说小风现在当了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就是那个微博网,这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苏糖脱口而出:“对,真的。”

    卢丽萍马上追求道:“他怎么当上的?钱哪儿来的呀?”

    苏糖道:“有人给他投资。”

    “谁?”

    “一个大老板。”

    得,这答案相当于没有。

    卢丽萍这时也不多问了,张启东已经洗完了澡,从卫生间出来。

    “孩子,你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一个吧,阿姨以后有什么事情,也好联系你们。”卢丽萍赶紧说道。

    苏糖也是笨笨的,老老实实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了出去,半点也不考虑对方的身份是真是假。

    卢丽萍随手拿过桌上的纸币,飞快地记录下来,然后便挂了电话。

    张启东挺着十年养成的啤酒肚,问卢丽萍道:“给谁打电话呢?”

    卢丽萍淡淡道:“一个老板的女儿。”

    张启东哦了一声,类似的小朋友,卢丽萍认识得还真是不少。也难得她今年四十来岁,居然还能和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打成一片。

    卢丽萍很放心地把手机随便放在桌上,自己就去洗澡了。

    张启东同样翻都懒得翻她的通讯记录,结婚十年,这点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只是对卢丽萍大声道:“等过了年,我看再去买几套房子吧,现在放假涨得飞快,放个几个月,倒手卖掉就能赚百来万。”

    “随便你,你说了算!”卢丽萍在卫生间大声回答道。

    ……

    “谁打来的?怎么一会儿说找你爸,一会儿又不找了呢?”王艳梅从卫生间里出来,走到小客厅里问苏糖。

    苏糖这会儿又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钻进被子里裹成春卷,只露出一个脑袋,回答道:“秦风他妈。”

    不出所料,王艳梅立马脸色就不对了,皱眉道:“她打来干嘛?她问什么了?”

    苏糖道:“问秦风是不是当了公司老总。”

    王艳梅摇摇头,鄙视道:“以前不问,现在有出息了才想起来问,有什么好问的。”

    “妈,你也别这么说嘛,人家也是关心秦风。”苏糖替卢丽萍说了句好话。

    王艳梅不乐意了,戳了戳苏糖的额头,没好气道:“嫁人了就替婆家说话了是吧?我跟你说,你别以为你孙猴子逃出如来佛的五指山了。你生来命不好,娘家是亲妈,婆家还是亲妈!以后结婚了要不听话,我照样揍你揍到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