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八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所谓年轻人,意思就是不管晚上怎么折腾,睡一觉醒来,依然是一柱擎天的好汉。秦风早上快7点的时候睁开眼,苏糖还睡得熟。小妮子昨晚上位不成反被推,体力透支得一干二净。抱着软乎乎、光溜溜的媳妇儿,秦风窝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完全不想起床,如果人类可以不吃不喝不拉不撒的话,他简直恨不能永远这么抱着苏糖,一辈子这样躺下去。可惜,这不可能。

    秦风这回没有被尿逼下床,而是被催命的手机铃声吵得不得不把手伸出被窝。

    响个不停的手机,很容易就把苏糖吵得醒了过来。

    秦风少看了一会儿美人春睡的样子,感觉就像电影看到一半断了片,心里烦躁地拿过手机,一看是齐思丽打来的,就更加感到不满。

    “齐总,这才7点不到啊。”秦风的起床气有点大,说话并不怎么客气。

    齐思丽却慌慌张张道:“秦总,您快别睡了,网上出大事情了。您赶紧上微博和你们公司的官网看看,好几千人排着队在骂呢。”

    秦风这会儿脑子还有点没清醒过来,依然站在“人口基础”的角度看问题,神情轻松地回答道:“管这些人干嘛,就是一群精神病。让他们骂!就算他们骂到喉咙出血也没用,我们还是该干嘛干嘛。只要9527不进来搀和就行。”

    “秦总,这回的形势跟您想得可能有点不一样。”齐思丽听着秦风毫不在意的口气,刚才那点热情也冷了下来,淡淡道,“您最好上去看看吧,我就是给您提个醒。这回的舆论,和9527让我们做的炒作绝对不是一码事。要是解决不好,真的有可能对您的公司造成伤筋动骨的后果。那……我也打扰您休息了,再见。”

    齐思丽直接挂断了通话。

    秦风愣了两秒,猛地翻身从床上跳下来,急急忙忙跑到桌子前,打开自己的笔记本。

    苏糖迷迷瞪瞪地看见秦风急匆匆的模样,她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眼时间,见差不多也该起床了,便神情慵懒地抓着被子,捂着胸部坐起来,然后一边穿bra,一边用大脑缺氧的状态问秦风道:“谁打来的啊?”心里很害怕秦风会说是张靓影的电话。

    秦风盯着屏幕,头也不回道:“公司。”

    苏糖哦了一声,套上保暖内衫,穿着鞋拖走到秦风身边坐下,腻腻歪歪地头靠在秦风肩上,一头长发散乱地披下,挠得秦风脸上痒痒的。

    “什么事情啊,这么一大早打过来?”苏糖更近一点地贴到秦风脸上。

    秦风飞快登上微博网的官微,拉到了评论区。

    底下犹如黄巾军一般的乱民集群,映入两人眼帘,秦风看着上面各种无脑喷,却是面不改色,依然没觉得哪里不对。直到翻开第二页,第三页,看着满屏的骂声,却没有半个声援的人影,脸色这才渐渐有了变化。

    照理说,有人喷、有人捧,这样的情况才是正常的。

    可如果只是单方面挨喷的话——以秦风并不算深厚的历史知识储备,在他的记忆中,古往今来能受到这种待遇的,好像一共都没有几个。

    近代以来,名气最大的那位名叫汪精卫。

    “什么情况?”秦风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赶紧又点开微博网的官网。

    这时苏糖也看出不对劲了,慌张地坐直了身子,脑子里想着刚才那些留言的内容,隐隐觉得这或许可能和她昨晚上睡前发的那条回复有关系,却不敢马上跟秦风说,心里头战战兢兢的,很是惊慌失措。

    秦风这边点开公司官网,一见情况比官微有过之而无不及,马上就意识到,这次真的是事情大条了。要说前几天的舆论风波是散户和小庄家联手的乱战,那今天这回,妥妥的就是集团军作战,甭管人家的战略战术水平怎么样,光说这气势和规模,就足以靠着无脑推,把秦朝科技的声誉一波流带走。

    没有时间抱怨,秦风连忙登上谷歌,查找这件事情的起因。

    3分钟后,当苏糖那条回复的截图照片出现在屏幕中,秦风停下了动作。

    “秦风……”苏糖吓得快哭了,小模样又害怕又委屈。

    秦风看着她的脸,愣是没办法生出半点气,站起来抱住小丫头,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别怕,天塌不下来。”

    ……

    国内乱成一团的时候,在时差完全相反的地球的另一边,关朝辉也正冷冷地看着网上的一切。

    和国内的其他人不同,关朝辉昨晚上几乎是全程观看了舆论的演进。

    对于苏糖的那点小脾气、小错误,关朝辉并不怎么当回事。在她看来,女人帮自己的男人说句硬话,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她跟了侯聚义这么多年,在面对更牛逼的人物时,曾经说过的话不知道要比苏糖晚上的气话很辣多少个级别,但是谁也没有为此说过她半句不是。

    相比之下,关朝辉比较在乎的倒是这群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网上盲流的行事风格,这种戴帽子、泼脏水的批斗套路,让她不由自主地回想了几十年前的那场浩劫。在那场跨越十年的大批斗中,关家几乎陷入家破人亡的境地,她的母亲被抓进牛棚,活活被批斗至死,后来晋升将军的父亲,也在那段日子里留下了无法治愈的残疾。

    对于领导人的决策,关朝辉不敢妄下论断,但是对事件的参与者,尤其是那些一旦掌权便一夜之间失去人性的泥腿子,关朝辉是发自内心地鄙视和仇视。

    “余孽啊……就跟蟑螂老鼠一样,怎么死都死不完……”关朝辉摇着头,抬手看看表,估算了一下时间,见差不多已经是国内标准时间7点了,拿起手机,很难得地主动给秦风打去了电话。

    正在苦思对策的秦风,忽然接到关朝辉的电话,心里多少有点发虚。

    关朝辉开门见山,淡淡问道:“小风,有信心处理好吗?”

    秦风想了想,道:“不知道。”

    “呵呵,很诚实。”关朝辉淡淡笑道,“这件事,我就一个要求。不管结果怎么样,你给我把后面的主谋找出来。至于怎么处理,交给我来。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这个坎要是实在迈不过去了,秦朝科技这个壳咱们就不要了,变更一下公司的招牌,再搞其他项目。前期投的那两千万就当买个教训,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点钱,我们还亏损得起。阿姨也相信以你的眼光和能力,一定能把这笔钱赚回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