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事态紧急,容不得秦风继续儿女情长。

    把苏糖送回学校,秦风马上便召唤出关彦平,连赵小洲都没带上,就直奔机场。三天两头这么飞来飞去,秦风也算是麻木了。40分钟后,秦风一边吃着机上提供的难吃早餐一边整理着应对思路。而远在京城的秦朝科技的高管们,则因为无法联系上秦风,而陷入了极大的恐慌。直到刘慧普第一个反应过来,在QQ上找到苏糖的手机号码,得知秦风已经马不停地地飞来,公司上下这才松了一口气。关键时刻,常有性还是压不住阵脚,非得秦风过来当这个主心骨不可。

    秦朝科技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荣鑫大厦里头的各家公司,也都全部在围观看戏。

    16楼的鼎圣科技工作室内,郑赟盯着电脑,很是担心秦风会不会就这么被舆论喷死——他等了好多年才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和大资本合作的机会,虽说占不到什么大的便宜,可如果今年学校寒假的网剧项目就这样砸在了锅里,他还是会感觉很蛋疼的。

    “麻辣隔壁的,怎么脑子有问题的人这么多,不就是骂个街嘛,至于这么上纲上线的?”郑赟很苦恼地想着。

    而相隔几十里外的京东总部大楼内,徐国庆也正在和东强哥说着差不多的话。

    “疯子啊!一群癫人嘛!”徐国庆气得连方言都出来了,“全都是胡说八道!小秦算哪门子的富二代,两年前还在我的店里洗碗呢,栽赃陷害也不是这么搞的!”

    东强哥则要冷静得多,不过也是微微皱着眉头,沉声说了一大通:“你说了也没人信啊,现在怎么解释,人家都不管你。这些人根本不会管什么真相,他们明摆着就是要发泄情绪。自己口袋里没钱,就看不得别人好,你要说秦风是白手起家干出现在的成绩的,他们能连你一起拉下水。大学还没读完,才18岁就干到这么大公司的总裁,谁信啊?还有女朋友又那么漂亮,哪个人看了不眼红?现在真相是其次的,怎么把应对舆论才是关键。就现在这个情况吧,秦风出来说话不是,不说话又不是,确实不好弄啊。也不知道这浑水到底是谁搅起来的,我刚刚问了一圈,那些网络推手公司全都否认,说不是他们干的,9527那边也没动作。如果搞事情的人,就是为了弄臭秦风,那这些人真的是脑子有问题,这事儿办得损人不利己的,确实有病。”

    徐国庆眉心紧锁成一个川字,直摇头道:“太有能力不行,太无能又被人欺负,这社会就是被一群庸人拖了后腿,自己没本事,还不许别人有本事。”

    东强哥哈哈一笑:“所以咱们为什么要奋斗,就是为了跟这些庸人划清界限!”

    ……

    早上9点过后,随着方思敏这群强力搅屎棍陆续下线,网上的关于秦风的负面舆论压力,稍微减弱了一些。但即便这样,在惯性的推动下,网上谩骂的人数还是在往上走,只不过增加速度稍稍有所变慢。常有性已经接到了地方网监部门的电话通知,要求秦朝科技对这次事件给出解释说明,尽快平息网上舆情。虽然没有正式的红头文件,但对国内衙门存在某种误解的常有性,还是被吓出了一点冷汗。

    他一整个早上都独自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刷着网页,根本想不出该怎么接招。一直引以为傲的金融操作水平,在瞬息万变且全无章法的口水战中,完全起不到半点作用。

    到了大概10点半左右,常有性面对着极大的压力,脑子里终于绷断了一根筋。他犹犹豫豫着登上自己的微博页面,在上面敲下了一段道歉声明。

    11点,整个IT业界炸了。

    “常总!您发这个声明,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刘慧普看到声明后,脸色惨白地跑进常有性的办公室里,大声质问常有性道。

    常有性铁青着脸,沉声回答道:“我只是以个人身份发表声明而已,不会对事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形象。”

    刘慧普听到这么幼稚的解释,浑身都泛起了一阵无力感。

    斯坦福的硕士又怎么滴?

    在华尔街混了五六年又怎么样?

    这人要是脑残起来,哪怕智商超过200,照样能干出毁天灭地的蠢事啊!

    “常总,您发声明和公司发声明有区别吗?网上这些人现在巴不得我们再出点什么错误呢,您现在道歉,对别人来说,就相当于是秦总道歉了。是默认了所有泼在秦总身上的脏水,这么干就等于是自杀啊!”刘慧普忍不住咆哮起来。

    外头一群小员工们听得颤抖。

    王慧和技术部的光头强哥这时匆匆跑进来,王慧神色凝重道:“9527的总裁刚才打来电话,说暂时不搞事情了,这么一炒,微博两个字都要臭掉了,现在已经有人不分东西南北地跑去9527的微博下面骂,把9527当成我们了。”

    常有性听得目瞪口呆,简直无法想象,会发生这么荒诞的事情。

    刘慧普没好气道:“常总,你看吧,那些人是疯的,没有理智的,这人一旦上了网,就像古时候农民上了山,在家是民,上山就是匪啊!秀才遇上兵都有理说不清了,你还能指望一群土匪听你解释?”

    常有性张了张嘴,脑子宕机了。

    技术部的光头强哥这时才弱弱地插了一句:“秦总下飞机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就到。”

    刘慧普左右看了看,不理常有性,径直就朝电梯走去,说道:“我下去等秦总!”

    王慧马上跟过去:“我跟你一起去。”

    光头强摸了摸光头,很识趣地也站了队。

    常有性目光呆滞地坐在电脑桌前,盯着屏幕上自己的微博,过了好久,才晃过神来,赶紧把半个小时前发的那条声明给删除了。

    但这个亡羊补牢的举动,显然太晚了。

    道歉声明早已被转发了不知多少次,甚至飘到了杭城某位马老板的跟前。

    马老板双手捧着下巴,动作很可爱地嘀咕道:“道什么歉啊,又没做错什么。直接摊牌就行了嘛!论文是真是假,出版社出来澄清一下不就是了?”

    一边说着,转头看了眼放在案头的三份文稿。

    如果这三篇论文真是秦风写的,马老板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见一见这个年轻人。

    文章的内容,已经不单是合他胃口这个简单了。他甚至觉得,秦风的这些文章,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为阿里今后十年的发展,指出了最正确的方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