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还是丽辉酒店,还是那个咖啡厅。

    只是下午的气氛,就没晚上那么撩人。

    但即便如此,当秦风单独面对齐思丽的时候,还是稍微有点吃不消。齐思丽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年轻大概二十七八,论五官的美艳程度不输苏糖,甚至比起青涩的丫头,还要多一分难掩的风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齐思丽是个平胸。

    幸好是个平胸。

    秦风总算是在苏糖身上反复磨练过的,对美女的抵抗力,要比一般的男人不知道强多少倍。

    他装着淡定的模样,与齐思丽握了握手。

    两人坐定,服务员端上咖啡,秦风寒暄着开玩笑道:“怪不得齐小姐选择做这行,以齐小姐的相貌,被人抓住了,对方肯定也舍不得打你。”

    “秦总说的哪里话,我们做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生意。只不过有的人喜欢在电视上做广告,有的人喜欢在网上做推广,结局殊途同归。而且真要比的话,还是我们这种方式更需要技术含量,你得能把话题炒热,挑起观众的情绪,这可比‘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难多了。”齐思丽直视着秦风,一双杏眼不停地放电,她身子往前一倾,单手支着脸颊,姿态要多女人有多女人地继续说道,“不过秦风你也觉得我漂亮吗?我公司里的那些小男孩,可都说你家的阿蜜比我更好看呢。”

    秦风微笑着奉承道:“小男孩有小男孩的审美,不过无论是小男孩还是老男人,应该都会觉得齐小姐美丽大方。”

    齐思丽双眼弯弯,问道:“那不知秦总的审美,是属于小男孩的那种,还是属于老男人的那种呢?秦总的心理年龄,该不会有三四十岁了吧?”

    秦风呵呵道:“我的审美范围比较广,如果我是家阿蜜的话,她哪怕到了60岁,我还是会觉得她漂亮的。”

    “哎哟,她就是这么被您这张嘴骗去的吧?”齐思丽笑道,“不过这里又没人录音,秦总说话还是这么小心,是不是最近被人搞怕了?”

    “江湖这么险恶,谁不怕呢?”秦风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太苦,咽得好艰难。

    齐思丽却是一口就喝下小半杯,放下被子,终于说起了正题:“我今天早上给您打电话的时候,秦总还不信我说的话吧?”

    秦风点了点头,坦言道:“刚起床,脑子还没清醒。”

    齐思丽八卦道:“当时苏小姐跟您在同一张床上吗?”

    秦风哭笑不得。

    齐思丽表示理解道:“跟苏小姐同床共枕,正常男人的脑子,都不容易清醒。”

    秦风不接这话。

    齐思丽接着又把话题硬拉了回来,道:“刚才我看了你们公司刚发的那个声明,思路很对。这个时候确实不能认错。别说在这件事情上,你们根本没错,就算错了,也得死咬牙撑着。像这种情况,你们退一步,对方就会得寸进尺地进一步。这个声明,是谁让秦总发的?”

    秦风道:“我自己。”

    “哦?”齐思丽眼睛一亮,眸子里散发着魅惑的光,笑容妩媚道,“看来秦总也是个中高手啊,能说说您是怎么想的吗?”

    秦风想了想,慢慢说道:“这个时候,如果我马上抛出证据自证清白,对方就会往证据上面泼脏水,接下来就会要求我拿出证明证据是真的证明,那我就永远都证明不清楚。搞不好,还会被人套上别的帽子。比方说官商勾结啊,黑幕交易啊,就算我把自己的家底全都翻出来,那些人依然会有别的话说。没完没了,就像被一群疯狗咬住,不管你怎么打,它们就是不会松口。”

    “这个比喻好。”齐思丽点头夸赞,又很奇怪地问道,“秦总您是以前经历过类似的事情吗?这种事情,没一定的年纪,好像不容易碰到吧?还是秦总您家里有什么人,过去有过类似的遭遇?”

    这话要是问关朝辉,关朝辉指定能跟齐思丽从白天说到黑夜。

    而要问秦风的话,秦风只能稍作回忆,想想2010年春节的那场网络舆论大战。

    经历过那场罗生门一般的口水战,那时尚还年轻的秦风才真的意识到,原来人性竟可以丑恶到那种地步,一个人能睁眼说瞎话到连人格都抛在脑后,原来舆论真的可以断送一个人的命运,不但杀人,还要诛心。

    “没有。”秦风摇头否认。

    齐思丽微微一笑,不再多问,紧接着道:“秦总既然对这一套挺熟悉的,干嘛还要特地见我呢?”

    “反正早晚都要见的。早点见到齐小姐的风采,也算了却一桩心事。”秦风笑道,“不过主要还是想当面跟您这位专家请教一下,顺便邀请您的团队,再和我们公司合作一次。”

    齐思丽问道:“秦总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秦风道:“很简单,转移话题,转移舆论的关注焦点,然后在最适当的时候,再把证据拿出来。”

    齐思丽道:“听起来好复杂,不过时间不等人呐。”

    “对,所以我们必须尽快把现在这个话语环境扭转过来。”秦风道,“至少得让一部分支持我的声音,从现在的网络中冒出来。”

    齐思丽安静了片刻,看秦风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好奇。

    “秦总想让我们炒什么话题?”她微微歪着头,神情很小女人地问道。

    秦风回答:“很简单,让舆论的关注焦点,从我那三篇论文到底是真是假,转移到这三篇论文到底有多大的学术价值。”

    齐思丽面露不解。

    秦风笑了笑,进一步解释道:“只要舆论焦点从论文的真假转移到论文的好坏,我需要证明的东西,就成了我的水平问题,而不是诚信问题。那么接下来,只要我通过官方机构证明了我的水平,诚信问题自然而然也就被证明了。等到这个时候再把我的家底翻出来,即便还有人死缠烂打,但舆论的风向已经变了,剩下的那么一小撮人,也不可能再掀起什么风浪。而这时候没了大环境的保护,我就可以通过司法途径,把这些人从暗处拎出来,到时候,他们想不死都难。”

    齐思丽听秦风抽丝剥茧地分析着,等到秦风说完,她看秦风的眼神,已然是在看男神了。

    啪、啪、啪。

    齐思丽拍了拍手,由衷感叹道:“秦总,您将来一定能有大作为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