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天已经黑了很久。闽江的某座小县城,连灯火都熄掉了许多,只剩下零星的宵夜铺子,还点着高功率的白炽灯,独守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接待从网吧里晃悠而出的黄毛青年。

    方思敏白天的时候睡了两觉,第一觉睡到下午4点左右,醒来吃了点东西,又上网检查了一下早上的作战成果,见秦风和秦朝科技依然在口水中飘荡,心满意足的他,便提前开始了今天的工作,搜罗了一些有关“农民的愚昧生活习惯”的素材,然后以一种俯视农村的口吻,洋洋洒洒写了篇科普文章。

    许是延续了昨天的好状态,文章发到某刊物编辑的邮箱里,过了没一会儿,他就收到了编辑的回复。对方毫无廉耻地把方思敏和他的新文章狠狠吹捧了一番,说方思敏不愧是美国毕业的博士,水平之高,堪比世界一流科普作家,窝在闽江这个小县城,真是埋没了人才。

    方思敏被那厮拍得飘然欲仙,精神上爽过之后,又打开电脑的e盘,放起小电影爽了一下**。不过今天兴致显然有点高亢,没能控制住本能的冲动,来来回回弄了3回,中间休息时间20分钟,总耗时半个小时,用掉十来张纸巾后,终于精力透支,再躺下来,一觉便睡到了凌晨。睁开眼,已经是12点出头。

    小县城位于闽江沿海处,到了这个时节,受湿气和北方冷空气的双重影响,屋子里很难保持温度。方思敏出于经济考虑,一直舍不得开暖气。他掀开被子下床,脚丫子刚踩到冰冷冷的人字拖上,就被冻得狠狠打了个寒颤。

    方思敏觉得头晕晕的,似乎有种透支的感觉。他潜意识里知道,可能是自己白天的时候自力更生过度了。只是有鉴于自己之前写过一篇《男性一生可以无限自渎》的文章,并旁征博引各种例子,介绍男性自力更生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负担和后果,反而有助于排尿。

    因此基于这点,方思敏脑海中这个念头一闪而出之后,他又果断否定了这个可能性,转而认为一定是因为自己为了提高全国人民的科学素养,殚精竭虑日久,所以才会出现脑力透支的情况,身上的疲劳感,都是他努力工作的后遗症,和早上的激情半小时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是强撑着,弄了点热水刷牙洗脸,流着鼻涕吃完冰冷冷的隔夜面包后,方思敏翻箱倒柜找出一包中成药,然后登上论坛,一边骂中医一边喝药。等药喝完,稍稍出了一点汗,方思敏好受了一些,终于想起来,今天的主菜貌似不是反中医,而是批斗秦风。

    一想起自己很快就要把秦风拉下马,方思敏的精神忽然就振作起来。

    他兴冲冲地点开微博网,用一个全新的马甲登录上去。

    看了眼秦朝科技中午12点半发出的那条“内斗声明”,方思敏在心里暗暗鄙视秦风,说绣花枕头就是绣花枕头,我方某人还没发力呢,你已经自废了左膀右臂。垃圾大学的垃圾本科生,你拿什么跟本博士斗?

    “唉……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像我这样的高等人才,居然会困坐在家里。像秦风这种白痴,却有钱有女人……”方思敏嫉妒地盯着屏幕上的微博网logo,然后在评论区,用他惯用的阴阳怪气的口吻,敲下了一行字,“哟,我们的秦天才怎么把自己的助理给开除啦?这是做贼心虚呢,还是掩耳盗铃呢?哦,对了,秦天才这么厉害,一定是还有什么别的后手。大家先不要骂了,先让秦天才出招,让我们见识一下18岁天才老总的真实能力!”

    敲完这段话,方思敏用自认为最潇洒的动作,重重一按回车。

    不想评论没发出去,屏幕上反而弹出了一个提示:对方已设置“互相关注后可留言评论”,请申请对方为好友后再试。

    方思敏运气不好。

    10分钟前,微博网的这个功能刚刚上线。

    方思敏一看发言被禁,立马焦躁得抓耳挠腮。

    他先试着发了一条求互相关注的申请,过了2秒,系统自动回复道:对方已屏蔽申请关注功能。

    “你们怕了吗?!”方思敏对着电脑大喊着,身子却在颤抖。

    也不知是出于激动,还是冷,还是第六感发作,感觉到了未知的恐惧。

    他吼完之后,马上关掉微博网的页面,转而登上了微博的官网。

    幸运的是,官网的积分系统要比微博的选项添加复杂一些,眼下还没弄好。

    方思敏将刚才打的那段话原封不动地贴了一声,发出去后,坐着干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一直等到有两三个人在他的留言下面叫好,这才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这边打了卡,凑足了热闹,方思敏又跑到某论坛上,发了段长文揭露微博网“心虚禁言”,然后帖子很快就被【社科专业教授】之流的人物转发到别处。方思敏欣喜地看着网络上四处遍布的“方思敏思想”,内心激荡得简直无以复加。

    就在这时,【检察官】忽然给他发了条私信,上面是一个链接,附文道:“老方,你水平高,进这个帖子说几句吧。”

    方思敏二话不说,点开那个链接瞥了眼,一看是喷秦风的论文水平不行的,顿时两眼冒光,马上回道:行,我这就去品评一下秦天才的文章。

    说起写评论,其实方思敏是不怎么在行的。虽然他在美国时就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和他人对骂的经验,但那种思维零散的对喷,毕竟不是写文章。再加上他这些年早已经习惯了靠东拼西凑写文章,往日的阅读都是浅阅读,到了现在,根本已经没有能力将一篇逻辑缜密的论文从头到尾读下来,更别提从文章观点出发,进行针对性的驳斥。

    但是以上种种,并不妨碍方思敏对秦风的文章“加以评论”。

    为了在【检察官】面前显示水平,方思敏飞快地把秦风的《互联网工具的渠道本质》扫了一遍,甚至连其中的绝大多数观点和概念都没完全搞明白,就马上开启了挑刺模式——他的套路很简单,就是从文章中随便截取一段,然后按照自己的理解,往死里歪曲原意,并最终得出一个极其脑残的结论,然后把这个结论,套回到秦风名下,并向所有看帖的人宣布:这就是秦风的本意。不过这样的套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并不简单。

    方思敏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胡喷一气,一直从凌晨12点半写到将近4点半,整整四个多小时下来,终于弄出一篇1500字左右的“评论”。

    发上去后,方思敏赶紧又去找隔夜面包填肚子,边吃边等队友助攻。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还没睡的【检察官】在帖子下留言道:“好!妙!不愧是留美博士,一眼就看出了秦天才这篇文章的漏洞。分析得丝丝入扣、有理有据、合情合理。这样的文章能登在国内的核心期刊上,中国的学术体系真的是毁了。要不是还有老方你这样的人在撑着中国学术界,我真的不知道中国的将来会沦落成什么样子。都说落后就要挨打,看样子是好日子过久了,那些人已经忘了当年的教训。像秦风这样的人都能堂而皇之地在《中华社会科学》上发文章,真是国之不幸。”

    方思敏被捧得都要升天了,却装得八风不动,在底下回道:“文史类的期刊,就是缺乏严谨,也不能怪审稿人。其实有的时候,审稿人自己出于水平问题,确实会分不清哪些是好文章,哪些是垃圾文章。我就是因为这点,当年才以全省文科状元的身份,去读了生物工程专业。原本我的家里人,是希望我日后能去从政的。”

    过了半分钟,【检察官】表示崇拜地回道:“老方,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全省文科状元?还是留美博士,真是失敬失敬。能认识你,真是太荣幸了。”

    “没什么,就是当时读书的环境还算可以,加上自己考试准备也比较充分,应试技巧也比较好,小时候的基本功打得扎实,拿个全省文科状元,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方思敏原本想表示一下谦虚,结果回复到下面的语句完全不是那个意思。

    好在【检察官】也是个愿意捧臭脚的,并不管那么多。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慢慢抬高着方思敏的网络身价。

    底下跟着吹捧的人也越来越多,说的话也越来越肉麻——

    “老方这哪里是博士水平,完全就是博导水平!”

    “说真的,像老方这样文理精通,学贯中西的人,真的是不多了。但是国内的制度真的是不行,老方当年要是留在美国不回来,过得肯定比现在好得多。听说老方现在是个作家吧?当作家真的屈才了,换了在美国,搞不好早就是终身教授了。”

    “顶楼上。但是楼上也不要气馁,我们越支持老方,就越是能打击像秦风那样的垃圾。国家早晚会发现老方的才华,我们要耐心等耐那一天。”

    方思敏看着这些留言,心里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他完全把这些话都当真了。

    方思敏眼里含着热泪,紧紧握了握拳头。他决定了,从今天起,把打倒秦风作为毕生事业,秦风一天不臭,打假一天不息。

    这么想着,他忙又在网上搜索起秦风的另外两篇论文。

    既然是终生事业,只“品评”其中一篇怎么够,其他两篇,也要拿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