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方思敏终归水平不济,再加上带病通宵了一整夜,等他死咬着牙把“品评秦三篇系列”中的《未来互联网产业与房地产业的强作用关系》“品评”完毕,体能和精力差不多也已经到了极限。

    从文章的逻辑严谨角度来说,这篇呕心沥血弄出来的抹黑文,反而要比几个小时前方思敏的第一篇更缜密一些。尤其是其中一段对互联网技术发展和房地产业发展的关系阐述,更是直接把秦风的观点抨击为“弱智无比,只有白痴才会这么思考问题”。方思敏为喷而喷,大言不惭地在文章中论断,“以中国的科技发展速度和民智开启程度,绝不可能在未来30年内发展出比欧美更为优秀的以社会资本为主要驱动力量的物流配送与物流地产体系,政府更不可能有余力承担由此带来的行政成本”,直接把中国的互联网产业的前景和政府的办事能力摁在了他的口水里,大有一种“凡老子说的话都是真理,凡是不听老子话的都是煞笔”的气势。

    口号喊得如此震天响,文章想不火都不行。

    早上9点50分左右,方思敏眼圈发黑地把文章发到论坛上,然后倒头就睡。

    紧接着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这篇精品抹黑文,就火速引爆了论坛。

    跟着方思敏喷了秦风足足48小时的闲汉们,各个都被文章中极端的用词煽动得脑血管贲张,只要是没有当场兴奋到脑梗的,全都立马将文章转发到了别处。又过了半个小时,随着不断有看戏的路人接力转发,没到中午吃饭的时间,这篇文章竟生生被顶上了百度热搜的前列。

    成绩如此斐然,“秦黑”们忍不住集体高|潮了。他们纷纷跑到帖子的最初发表地,在留言区对此时正睡得人事不省的方思敏,表达了一轮又一轮的崇拜之情——

    “老方写得好!说出了我们不敢说的心声!”

    “只恨自己没有方博士这样的才学,不然一定也要像方博士这样,以笔为刀,剥下秦风身上那张虚伪的皮!”

    “天佑中华!只要这世上还有老方这样的人,中国就永远有希望!”

    “国内许多所谓的学术专家,水平其实都比方舟差远了,要我看,像方舟这样的人,才应该去做京华大学的教授,甚至是当校长都不为过。”

    “方博士快去当教育部部长吧,我们挺你!”

    各种脑残的,或者更加脑残的言论,在各大论坛上翻着页地刷。

    “秦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们热切地期待着,再过几天就能看到秦风身败名裂、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亡命天涯。

    那画面,真是随便想想都叫他们觉得爽心爽肺。

    然而在这充满着革|ming|岁月激情燃烧的气氛中,却没有一个眼睛发红的喷子注意到,以白天这个时段,他们区区不足四位数的集团,实则是根本搞不出这么大的场面的。而且他们更不会想到,正因为出现了这样的场面,他们其中的个别人,下半生将从此过不安生。

    他们不懂,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脑残。

    ……

    中午12点,荣鑫大厦23楼的大会议室里坐满了人。

    齐思丽把公司里的主力全都带来了,长长的会议桌上前坐满了人,每个人跟前摆着一台电脑,每台电脑远程指挥着数以百计的职业水军。不客气的说,在05年这个网络尚未完全普及的节点上,此时此刻掌握在秦风手上的职业水军的数量,差不多已经是全国范围内,这个行业从业者总数的八成以上。虽然数量还没法和“讨秦大军”的总数相比,但在纪律性上,足以完爆对方。更别提现在是早上,“秦黑”的主力基本都还没有上线。

    “差不多了。”秦风转过头,对坐在身边的齐思丽示意道。

    齐思丽点点头,站起身来,大声宣布:“第一阶段工作结束,休息半个小时吃饭,第二阶段工作,中午12点半准时开始。”

    二十来个职业网络推手,马上停下手上的工作,齐齐长舒一口气。每个人要负责调度百来个水军,这工作强度不是一般的大,但是好在这次秦风给的公关费不少。

    这回公关大战,最底层的水军,每发一贴能拿到6毛钱。而他们这些管理员,每人能从中提成1毛。按照平均每人掌握100个下线的数量,这些底层水军每人发1000帖,他们这些幕后推手当天就能拿到1万——不过这只是比较理想的情况,事实上由于齐思丽公司对帖子的质量还是有一定要求的,像那种寥寥几个字,点击不到10次的,肯定不能算数。所以一天下来,每个管理员真正能拿到手的提成,也就三四千而已。不过这笔钱也算足够多了。毕竟像这样的好事,一年也碰不上几次。而且多数公司在钱的问题上,都不如秦朝科技这么痛快。

    热火朝天地干了一个早上,这群网络推手们早已饥肠辘辘。

    20多份盒饭,分分钟见了底。

    在会议室里的快餐香味中,短暂的午休很快结束。

    12点半,网络舆论的风向以一种无法逆转的势头,开始朝着齐思丽设计的方向扭转。

    ……

    “从现在开始到晚上12点左右,在这12小时里,我们要把舆论的重心从你单方面挨喷,扭转到双方对喷,并且把这个状态稳固下来。”秦风的总裁办公室内,齐思丽站在一块白板前,手里拿着马克笔,给秦风勾画着接下来的具体洗白步骤,“这样等到这些人的主力上线时,形势就已经无法扭转了,所以他们自己也只能随波逐流,顺着这些声音往下走。尤其是这位始作俑者!”

    齐思丽敲了敲白板上的“诺亚方舟”四个字,“说你的论文有毛病,这是他自己拉的屎,总不能一觉醒来就吃回去。所以他肯定会进一步顺着这个思路发帖子。等他把第三篇发出来后,我们安插在这些人里的卧底,就会跳出来,以一种‘起哄’‘嘲笑’的态度,要求你证明,这些论文确实是你写的。在这个节点上,一旦你这边给出确凿的证据,对方这群人就彻底失去了污蔑你‘论文造假’和‘论文代笔’的逻辑依据。毕竟说论文有毛病的是他们,说代笔的也是他们,所以他们只能二选一。可问题是,他们在无形之中推选出的这个领导人,早就已经提前给他们选了答案。这样一来,连他们自身内部,都不得不坐实论文确实是你亲笔的这个观点。如果有人不服,这个群体马上就会自我分裂,要是这些人真的内讧了,秦朝科技的舆论危机也就解除了。接下来就能马上正面回应,正面反击。”

    秦风想了想,问道:“如果他们改口,说‘秦风找代笔都找了个白痴’,这样我该怎么处理?”

    齐思丽笑道:“秦总,你想太多了。其实网络上这些口水,喷得久了,谁都能看出后面存在利益关系,现在上网的人这么多,但真正脑子不灵光的,还是少数。这些人要是不停地这么自己拉屎再吃屎,他们言论的可信度就会越来越低。他们出尔反尔对自身局势造成的破坏,和他们内部分裂所造成的后果,其实是差不多的。”

    秦风又道:“不过这么吵来吵去,时间拖得是不是太久了点?”

    “秦总,您又跟我装傻不是?”齐思丽一句话戳穿了秦风的小心思,“现在网络上闹得这么凶,再多拖几天,您不是更高兴?几百万的公关费就抵得上人家几千万宣传费的效果,您现在看看,网上再有人提到微博,是想起你们的秦朝科技呢,还是会想起9527?你心里的这个小算盘,可比我打得还要响亮多了!”

    秦风被说破了也不脸红,呵呵一笑。

    然后拿起手边的电话,给姜文打了过去:“姜教授,我是小秦。出版社那边的声明,可以让他们传真过来了。再让他们拍张照片,公章一定要拍清楚。这回真是多亏您出手忙帮了,等我过几天从京城回去,一定要要好好谢谢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