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九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天才这回真是破财消灾了,居然拿钱买通了三个国家核心期刊。这笔钱要是拿出来捐献给贫困山区,不知道能帮助多少个失学儿童重回学校。说真的,要是秦天才真的这么做了,我反而会看得起他一点。但是可惜啊,为了面子,真是浪费资源……”

    即便有官方机构出面证明,但网络上关于秦风的负面声音并未完全消停。很多为黑而黑的脑残,像是已经挖掉了双目,对所有有利于秦风的信息全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继续用完全不负责任的言语,一遍又一遍地往秦风身上泼脏水,甚至把所有为秦风举证的单位和个人,也都拉进了构陷名单。

    从中午开始,三家期刊出版社的老总,还有在秦风的论文上署名第二作者的姜文,也逐渐成为了方思敏这群人的打击对象。各种强词夺理、满地打滚、断章取义、偷换概念、双重标准的手法,被这群人用得滚瓜烂熟,看得不少还在持续关注这件事的人,在恶心之余,怒火也越来越旺。没这么不要脸的,真的。做人这么没有底线,已经和畜生没多大区别了。

    王鑫从三天之前起,就已经注意到网上的这方面舆论。

    不过他和一般人不一样,并不是闲得无聊才会盯着这种破事,之所以持续关注,是因为这就是他的本职工作。王鑫今年29岁,去年刚提了副主任科员,现任曲江省省委办公室政务信息处网络舆情科科员。科室是03年才成立的,当时全国闹*,有很多煞笔在网上散布谣言,为了控制网络舆论,省委专门下了红头文件,管编办要了三个正式编制。

    只是科室刚没成立多久,*就被扑灭了。舆情科的工作忽然间没了方向,科室里的仨人每天更是闲得蛋疼。但省里又不好把这个刚成立的科室直接裁撤掉,于是就这么一直半死不活地留着。舆情科每个月就挑一点网上鸡毛蒜皮的事情往上报,负责这块的副秘书长基本也就扫一眼,一个月里花在这块的时间,绝对超不过20分钟。

    如此这般混着,去年这个时候,舆情科的科长终于被调到了外地挂职学习,等今年过完年回来之后,妥妥的肯定就要升副处。而到时如果不出意外,王鑫就能顶上去成为副科长,顺利完成提干这件人生大事。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王鑫对本职工作,要比往常起码热心了几十倍。

    下午不到4点,科室里的副科长借口外出办公,早早地溜了号。

    王鑫独守空房刷着网页,当刷出马老板的声援帖时,顿时激动地在办公室大喊了三声。

    由于这些天在网上投入的感情太多,他早已在心里站定了立场。

    在王鑫看来,网上以【诺亚方舟】为首的那群刁民,就该拉出去排队枪毙15分钟。

    至于事件中唯一的女主角苏糖——看长相也知道是无辜的啊!

    然而令王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马老板的这次声援,竟完全被“讨秦大军”无视,或者说这群流|氓根本已经不在乎什么证据不证据的。在他们的语境下,凡是给秦风泼的脏水,全都是出于良心的正义之词,凡是帮秦风举证的人,全都是白痴、弱智以及“利益集团”。而那些证据,也几乎都被这些人曲解原意,歪曲解读,看得王鑫恨得牙痒痒的。

    按道理说王鑫都这么恨了,随便动用一下手头的权力,把这件事报上去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在于,这种涉及到真相和观点之争的口水战,实在有点上不了台面。尤其是事件一方的【诺亚方舟】这群人,说到底就是一群网络流|氓。如果拿流|氓喷粪这种事给领导看,领导虽不至于批评他,但鄙视肯定是免不了……

    所以哪怕再生气,王鑫也只能忍了。

    “王鑫,姚健人呢?”屋外忽然有人走进来问道。

    王鑫转头一看,见是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吓得赶紧起立,说道:“姚科长出去调研了!”

    来人名叫毛守疆,官大得吓人。才四十岁出头,就已经是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信访办主任。毛主任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搞定各种小老百姓闹事。基于国内的人口基数,以及下面的基层政府总会干出点出格的事情,所以负责信访的毛主任一年到头基本都在外面帮忙擦屁股,忙得恨不能穿越到火影里去学学影分身术。而舆论安全这块,勉勉强强也被划分进了他的分工里。不过王鑫进舆情科工作快三年,还真没怎么见过毛主任来过。

    毛守疆今天确实是忙里偷闲。

    谁能想到快到年关了,明明应该是下面闹得最厉害的时候,结果今年却是天下一片太平。

    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包工头忽然全都良心发现,老赖们也都纷纷还了欠款,底下的基层政府更不用说,一个两个正气凛然得很,凡有进衙门喊冤的,一律该怎么赔就怎么赔,除了照例轻打轻放肇事的机关人员外,经济方面给与受害小老百姓的补偿,全都做得很到位。

    这一切的一切,归结起原因来,就四个字:卖地卖房。

    “舆情科调什么研?”毛守疆一脸责备,“就算要下去调研,也轮不到他去啊!”

    王鑫不敢吱声。

    毛守疆又上前一步,走到王鑫身后,看着电脑屏幕,随口打听道:“最近网上有什么大的舆情吗?”

    “大的舆情倒是没有,不过有些争吵,还是挺热闹的。”王鑫斟酌着说道,然后受很快地退出论坛页面,打开微博网,指着上面说道,“您看,这个网站是前几个月刚成立的,企业违规挺大,不过创办者今年只有18岁。”

    “18岁就创业了?”毛守疆闻言一怔,“这是家里有钱,还是……”

    “不是,就是白手起家。”王鑫道,“现在在东瓯医学院上大一。”

    “哦……挺了不起的。”毛守疆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不过像秦风这种18岁就能搞出这么大动静,还不影响学业的小孩,他倒真是头一次见,叹道,“东瓯市……这几年发展得很快啊,有做生意的文化底蕴。”

    王鑫淡淡一笑,接着道:“不过现在的情况就是,这小孩应该是太出色,所以招人眼红了。他前不久发了三篇论文,全都发在国内的核心期刊上,他自己是第一作者,第二作者是原来曲江大学的一个教授,名字叫姜文。”

    “嗯……姜文我认识!”毛守疆马上来了兴趣,“理论水平很高,原本我们还想过,要请他来给省里的领导上几节课,不过后来他辞职下海,帮私人企业干活去了。那这个孩子,他现在怎么了啊?”

    王鑫先消化了一下毛守疆刚刚说的话,然后又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以退为进地说道:“就是……怎么说呢,这个年纪的小孩,在国内核心期刊上连发三篇论文,换了谁肯定会稍微怀疑一下对吧?”

    毛守疆点点头。

    王鑫继续道:“所以消息刚一被人捅出来,网上马上就有人怀疑秦风可能是论文代笔,或者是学术造假。因为骂得比较凶,所以连带着微博网的声誉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但是昨天嘛,三家期刊出版社都发了声明,证明论文确实是秦风写的,不存在代笔的情况。还有咱们开淘宝的马老板,刚才也特地发了篇文章,声援了一下秦风。现在看情况,秦风这个孩子,应该是有真才实学的,不然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成绩。不过网上的负面舆论还是压不住,这好像非得把秦风这个人毁掉才罢休一样。”

    毛守疆听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想了想,又无奈道:“这种事情确实不好管,网络上你也不知道对面是谁,告也没办法告,报警去抓,又没有法律依据。”

    王鑫也跟着叹道:“是啊,我原本也是有想过,要不要把这件事报上去,勉强也算一条舆情——这些给秦风泼脏水的人,有个别人说话其实挺过界的,骂着骂着就把整个国内的学术界给骂进去了。”

    “报上来吧。”毛守疆忽然笑道,“反正你这个科室的工作比较闲,实在没什么可以报的话,这些东西偶尔也可以写一下,练练笔头也好。”

    王鑫怔道:“真的报上去?”

    “嗯。”毛守疆确认道,“不过得文章的立意和切入角度,要注意拔高一下,流|氓、泼皮耍无赖这些事,就不要提了。”

    “明白,明白!”王鑫忙点头道。

    毛守疆跟王鑫聊了几句,就出了办公室。

    领导一走,早就憋了一肚子话的王鑫,立马打开word,飞快地敲打起键盘来。

    秦风这件事情,如果要从高度和立意上来写,其实很容易。

    直接拿一篇秦风的论文做评价就好了。

    至于怎么把秦风被人泼脏水这件事带上,那就再简单不过——

    “近日我省青年企业家秦风,分别于《经济研究》、《中华社会科学》及《中国政经通讯》上发表的三篇论文,在网上引起热议,产生的舆论影响力较大。该三篇文章细致讨论了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及房地产等传统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为我省的经济转型和发展建设,提供了较多参考意见……”

    开头简单一句话,只要有领导想了解情况,王鑫分分钟就能跑去当面汇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