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李省长已经下班了。

    从几层一步一步熬上来的他,今年年纪已经不小,事实上等干满这最后一两年的任期,他应该就要进京挂个人大副主任委员之类的闲职,然后等待时机正式退休。

    因此眼下曲江省的具体政府工作,也是由现在的一把手在主持大局。

    李省长基本已经相当于吉祥物。

    但即便如此,以他的高级别,组织上该安排的待遇和人员配备,还是半点都不可能少。

    比方办公室的值班秘书,每天就至少要安排2个。

    一个负责紧急的信息沟通工作,另一个则随时待命,陪同李省长紧急外出。

    夏俊龙的传真发到秘书值班室的时候,屋里的两位仁兄正打算先摆一盘象棋,消磨一下时间。

    曲江省虽然事情不少,不过平日里能直接报送到这里的大事情,并不算非常多。

    因此他们的值班工作,相对来说还算比较轻松。

    听见传真机的动静,正在摆棋子的张晓龙和赵骁虎双双抬起头来,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两个字:麻烦。

    “刚吃完饭就有事情,又哪里出情况了?”距离传真机比较近的张晓龙站起来,嘟囔着,不紧不慢走了过去。对于他们来说,再大的天灾**,这些年都看淡了,只要不涉及到自己和家里人,甭管遇上什么,基本都能保持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状态。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天塌下来,有大人物顶着。再者说,这年景太平盛世的,天压根儿也不可能塌下来。

    走到传真机旁,拿起文件一看,见上面有夏俊龙的批示,张晓龙神色一肃,总算不敢再有怠慢的心思。

    他连忙联系到李省长的身边人,说了一下情况。

    那头回道:“把传真发到省长家里来,等会儿到家了再看。”

    过了几分钟,张晓龙办完了麻烦事,坐回到赵骁虎跟前。

    赵骁虎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

    “一份传阅材料。”张晓龙抖了抖手上的稿件。

    赵骁虎伸手要过来,随便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不由惊讶道:“秦风?这事情都闹到省委来了?”

    “你认识?”张晓龙问道。

    赵骁虎笑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张晓龙听得一愣。

    能让省委里的秘书说出这种话,通常对方来头不会太小。

    张晓龙讶异道:“什么人这么厉害?”

    赵骁虎反问道:“你有没有用过微博?”

    “有听人说起过。”张晓龙道。

    赵骁虎笑着道:“这个秦风,就是微博网的总裁。今年18岁,才上大一。”

    张晓龙马上道:“家里很有钱吧?”

    赵骁虎摇了摇头,表情略微有点佩服道:“听说是白手起家。”

    张晓龙表示怀疑,笑道:“这个有点信不过啊,18岁白手起家,做到一家公司的老总,难不成他小学毕业就出来打工啊?”

    “过程我就不清楚了,听说是瓯投的投资。侯聚义嘛,你也知道,这个人脑子有点问题的,什么事情都敢做。给一个小孩子投钱,我倒是觉得挺正常。”赵骁虎算是道出了大半的实情。

    张晓龙对侯聚义的事情不甚了解,只是轻轻点头道:“这么说倒是说得过去……”

    这个夜里,秦风的事迹就这样通过省委各位老板秘书们的嘴,润物无声地传遍了整幢省委1号楼。莫名其妙的,就在省里挂了号。

    到了晚上7点半,李省长终于回到位于杭城近郊的家中。

    刚一进屋,家里人就把半个小时前从单位发来的文件拿了出来。

    李省长显得有点累,但也没说什么。

    这种回到家还得被逼加班的事情,从他年轻时这么一路走来,中间就没有断过。

    他很淡定地先看了眼文件的大概内容,见不是什么要紧事,就让老伴儿先把文件放回到书房里,然后节奏很慢地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吃饭。就这么悠哉悠哉地到了8点出头,李省长才总算坐到书桌前坐下。老伴儿给他泡了杯热茶,叮嘱了一句早点休息,就出了房间。

    李省长戴上老花镜,然后跟毛守疆一样,先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

    他这时的时间很有富余,于是对夏俊龙发来的东西,看得也比较认真。

    光是王鑫的导读前言,他就看了有足足十几分钟,对于王鑫天花乱坠的修辞功力很是赞赏,只可惜最后记住的名字并非王鑫,而是秦风。

    “是这个小朋友,小关有跟我提到过一次……”李省长念叨着。他虽然老了,但记性却没变差。今年瓯投成立之前,关朝辉特地拉着侯聚义,到他家里来拜访过。聊天的时候,关朝辉提到两个名字,一个是秦风,另一个是狄晓迪,说是她从民间搜罗到的年轻俊杰,过些年就能成为她宝贝儿子的左膀右臂。狄晓迪是体制内的人,不过现在还嫩得很,李省长估计自己有生之年,是看不到他在曲江政坛翻云覆雨了。不过秦风这个18岁的小孩,能这么快就冒出来,倒确实是大大出乎李省长的意料。

    毫不客气地讲,这特么根本就不科学。

    “嗯……第二作者,姜文。”这个名字,李省长也听过。

    侯聚义千方百计从曲江大学挖走的人才,现在也不知道是在国外还是在国内。

    李省长希望是在国内,不然这种人组团去了国外,肯定会坑害国际友人。

    带着种种对“熟人”的印象,李省长从第一篇开始看,一边阅读,一边做笔记,暂时看不懂的东西,就先记下来,打算明天让年轻的秘书再给他解释一下。

    就这么一口气看了好几个小时,到了11点出头,他终于翻到了最后一篇,就是被夏俊龙圈圈画画了好多的那一篇。

    身为一位老同志,李省长是今天唯一不需要给一把手交作业的班子成员。

    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份作业的好奇和热情。

    被人视作吉祥物的老省长,到了这个点却依然精力充沛,越夜越抖擞。

    常年陪同在他身边的生活秘书,这时却推门进来,轻声提醒道:“省长,到点了,该睡觉了。”

    “再等一下,马上就睡。”李省长这么答应着,屁股却没有半点要挪一下的意思。

    好在最后这一篇,他真的只是打算“看一看”,而非像前面两篇那般,是抱着学习的态度。

    花了大概20分钟,李省长一口气把文章看完。

    闭着眼睛凝思了片刻,提笔在上面写了批语:“思路高瞻远瞩,观点格局宏大,对我省未来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理论指导意义,请刁书记阅。”

    写完之后,站起身来,指了指文件,对一直站在门口没走的生活秘书道:“帮我把这个传真回省委值班室,让值班室小张明天一早送去刁书记的办公室。”

    生活秘书等老省长回房睡觉后,才进书房去处理那份文件。

    他走到书桌旁,先是好奇地看了看老省长的御笔朱批。

    虽然这些年来他已经看过不少次了,但每次看新的内容,还是觉得又荣幸又兴奋。

    辨认着老省长龙飞凤舞的行书,生活秘书小声地逐字念出来。

    读完之后,表情颇为惊愕。

    像“对我省发展有重要意义”这样的字眼,老省长平时用得极少,非常严谨。而通常能写出这种文章的年轻人,受到提拔的速度,都不会太慢。

    “这回又是哪个要走运了?”生活秘书往下面又读了几行,看到“秦风”这两个字,又是懵逼了两秒。

    像他们这种整天伺候领导吃喝拉撒的,看着好像挺忙,其实却有着大把的空闲时间。

    他这两个月来,一旦闲下来没事,就会玩一款网页小游戏。

    而这款游戏的名字,恰好就叫作开心菜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