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杭城比东瓯市纬度更高,所以过了秋分,早上太阳升起的时间也越晚。

    进入12月,这座被联合国誉为人类最宜居城市之一的绿色家园,也多少显出点不宜居的瑕疵。前些天冷风过境后,杭城仿佛提前进入了寒冬。

    清晨6点出头,杭城大地仍是一片漆黑。

    在凌冽的寒风中,一辆挂着没有更牛逼只有最牛逼的车牌的红旗轿车,在前后四辆警用摩托的开道下,稳稳驶入了曲江省的政治中心。

    坐在车后排的那个他,脸上没有半分倦意。

    没有一个人的成功,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取得的。

    对于他来说,即使生在那样的家庭,走到今时今日这一步,也同样付出了巨大的辛劳。

    几年前当他从隔壁省份被调入曲江省任职时,全国上下但凡是稍微有点新的,都已经看出了最上面的意思。他的背景,他的晋升路线,他的年龄,种种远称不上蛛丝马迹的光明正大的迹象,无一不透着最最上层的意思。预备接班人的光环,从他步入曲江省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戴在了他的头上。如无意外,等他完成了在地方上的最后一站的政治资本积累,下一站应该就是去沪城或者京城再镀上最后一层金身。然后只等年龄一到,便要立地成佛。

    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明白,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中,他终将成为那个大大。

    而在那个目标达成之前,他不能有半分的懈怠和软弱。

    主政一方其实很辛苦,一年365天,即便是正月初一,他的日程也被安排得十分紧凑。

    为了能多干点事情,他从前年开始,就一直坚持每天早上5点准时起床,锻炼半小时,然后洗澡出门。通常到单位的时间,都在6点20分之前。

    省行政中心的食堂是早上7点开始上早点。

    中间的这40分钟左右的时间,他刚好可以拿来处理各种琐碎的事务。

    ……

    武警敬礼,起杆放行。

    车子开进大院,片刻之后,他在一干随行人员的陪同下,来到1号楼顶楼的首席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灯早就亮了。

    清洁工早早地就把里面擦拭得一尘不染。

    他走进屋,他的秘书忙站起来,向他报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

    秘书语速正好地说着,他认真地听着。

    等正事说完,秘书又告诉他,昨晚深夜,老省长传来了一份材料。

    主要内容是三篇论文,关键人物是一位近几天来在网上名噪四方的18岁总裁。

    他听完觉得挺有趣,让秘书把材料拿了过来。

    和之前所有经手这份文件的人都不一样,他看东西很快,脑子反应更快,有些无关紧要的地方,他只看一下标题就直接跳过去,个别比较绕脑子的地方,他就在下面画条线,放着等日后再对照现实情况,做理论准确度的比对。如是很快地只用了不到15分钟看完前两篇,但翻到第三篇时,他的阅读速度,稍稍放慢了下来。

    由于材料是传真过来的,所以文章上圈圈画画的痕迹都在。看字迹,有些很明显是老省长的手笔,还有一些应该是夏俊龙的,其他另外的两三处,则是周国清给出的注脚。

    这篇文章显然已经被解读得很深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它几乎就是自己昨天给常委班子布置“作业”的标准答案。

    他微微呼出一口气。

    这篇文章,算是来得刚刚好。

    近年来国内房地产业发展迅猛,井喷式的土地开发项目,几乎拉动了全国近半的gdp。而在曲江这个经济大省,地产业更是眼见着已经成为了经济支柱,房价的飙高,极大地带动了整个区域的经济繁荣,全省宏观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前些日子从东瓯市发出的一份调研报告,却像一桶液氮一般,淋在了所有人的头上。实话实说,写文章的那位林教授,完全也是出于对工作的认真,文章本身也并没有针对任何一方利益集团。但问题是,它却否定了国家最高机构的的工作计划思路。自然而然,曲江省也没能躲过那个究极地图炮。

    好在那份调研报告来到曲江省的政研室后,就没能再往上走。

    而且出于文件的机密性,也很幸运地没有外传。

    事件的始作俑不蠢,自己老老实实引咎辞职,算是把事情冷处理掉。只是终归,在省里各高层的心中,还有东瓯市市委的那个小圈子里,他还是扎下了一根刺。

    古往今来,没有一个搞政治的人会不明白“师出有名”的意义。所以在那之后,他就急切地需要一个能支持曲江省经济沿着这条大拆大建的路,继续走下去的“名分”。

    等了将近半个月,现在,这个“名分”终于出现了。

    如果再往下拖,他甚至都打算向上头求援了。

    “秦风……”他念着这个名字,脸上露出微笑。

    然后拿起笔,在上面写下了最后一条批示:“文章意义重大,请全省各级政府认真学习领会,进一步统一思想,紧跟大局。交省委、省政府各分管领导传阅。发全省各级党委主要领导阅。”

    写完之后,喊来秘书,收工搞定。

    再一看时间,早上7点整,刚好下去吃饭。

    ……

    当清晨时分方思敏等人还在熬夜苦喷“秦三篇”的时候,“秦三篇”却已经登堂入室,并且带着强而有力的声音,如雪花一般,飘进了曲江省各级政府部门的主官办公室。

    8点过后,全省上下各级的头头脑脑们,陆陆续续看到了已经在网上热传了很多天的“秦三篇”。

    政治觉悟比较高的,一眼就看出了老板的意思,接下来该怎么办事,自然心领神会。而稍微底层一点的,便想着是不是该组织个学习会,先把文件从头到尾读一遍,再写几篇不痛不痒的心得,留点文字和照片存档,算是应付应付学习任务。

    每个一把手各有想法,相关的小道消息,也随之流传出去。

    《曲江日报》就在杭城办公,近水楼台,8点半左右就收到了风声。

    对于网上连日来关于微博和秦朝科技的口水战,他们这些媒体单位其实一早就盯着,只是一方面觉得这种事情根本不值得写,另一方面则是即便有这个想法,却也完全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派个人去东瓯市,采访一下这个秦风!”总编辑大清早就把报社里的头头脑脑都喊了起来,拍着桌子激情澎湃道,“18岁的总裁,还是白手起家,我们曲江省有这么积极正面的杰出青年,为什么不报道?还有那些在网上对他抹黑构陷的人,我们也不能睁着眼睛继续纵容,作为媒体单位,我们就应该在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在真相最模糊不清的时候,发出最正面最响亮的声音!我们应该……”

    眼见着总编辑越说越激动,专门负责联系东瓯市的主编忙插嘴道:“老总,让安靖去吧,她国庆节才去过东瓯市。刚才听她说,她跟秦风认识,一个电话打过去就能叫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