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日出东方,当人们陆陆续续走出家门,杭城终于焕发出了作为准国际化大都市应有的活力。小说..8点半的国际机场人头涌动,昭示着这座城市日渐迅速的生活节奏,安靖身处喧嚣之中,觉得人生真是既荒诞又充满意外。原本两个月前,在东瓯市的大礼堂会议中心的主席台上,见到那个当时甚至都还未成年的小孩子,以一种近乎疯狂的姿态,发表了一通振聋发聩却不合时宜的演说时,安靖就觉得隐藏在这个社会背后的真相,或许比她理解得要更为复杂。

    可她却怎么也无法想到,短短两个月后,那个小孩又搞出了更大的动作。

    事实上她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秦风的动向。从10月中旬微博网正式上线运营,到11月底网络上大规模爆发出的“造假门”,安靖始终注视着秦风的一举一动,观察他如何应对来自社会各个层面的压力。因为安靖觉得,如果自己将来打算给别人写传记的话,秦风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记录对象。至少从他这两年的发展轨迹来看,这个小孩简直就是一部活着的传奇。

    这几天随着“造假门”的愈演愈烈,安靖心里多少有点担心秦风会被舆论击垮,传奇人生止步于18岁,并就此将星陨落、泯然众人。然而当她早上去到单位,亲眼见到了那份带批示的材料复印件后,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担心纯属多余。一个能在一年之内融资数千万的小孩子,他的命有多硬,命中又能有多少富贵,显然已经不是她所能揣测的了。

    某人的御笔朱批,让整个曲江省的在编体制大清早便闹腾起来。

    安靖当时几乎是在报社所有领导的注视下,给秦风打的电话。

    但很遗憾电话没通,秦风的手机关机了。

    然而急于向领导表态的报社领导,却根本不管这个。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现在就去东瓯市堵他,一定要赶在别的媒体采访到他之前,拿到第一手宣传资料!”总编对安靖下了死命令。

    半个小时后,安靖已经身处机场,买了40分钟后起飞班机的机票。

    身旁除了她带的实习生邹雅丽外,还配备了一个老牌专业摄影记者老吴,和报社专门负责联系东瓯市重大新闻的主编,以及一位平日里打死都不会出门的高级副总编。这样一套阵容,差不多是每年全国两会时,《曲江日报》外派记者团的工作规格了。

    “小丽,又能回家见男朋友了,高兴吧?”领队的副总目光色迷迷地问队伍里最漂亮的小姑娘道。现在全报社都知道,这小姑娘开得起玩笑,甚至有不少风言风语,说她刚进报社不久,就和总编睡了。不过这件事情太敏感,从来也没人敢太大声地在单位里说。

    “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邹雅丽嗲嗲地说着,脑海中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秦建业的模样,脸上那掩不住的春|情,看的领队副总编很是心神荡漾。

    副总编一边在心里骂她**,一边继续保持着和蔼可亲的微笑,微笑道:“小姑娘,你可不要跟我说谎,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记者,看人一看一个准。你要是没男朋友……”

    “怎么样?”邹雅丽半点不怵,笑着反问。

    副总编不要脸了,大声道:“那我来当你男朋友啊!”

    老吴忍不住插嘴道:“我录音了,等出差回来就交给你老婆。”

    众人哈哈大笑。

    只有安靖,淡淡地保持着节操。

    出来社会久了,对于男男女女之间的那点破事,她早就没了兴趣。

    关于邹雅丽的风言风语,她自然也听说过,但是这些事情,毕竟都是个人的选择,她也不想过问太多。等今年邹雅丽实习期结束,以后两个人能否再碰上都不好说。这世界说大不大,可茫茫人海,两个人说了再见后却永不再见,这样的情况却也是每天都在发生。

    邹雅丽和领导们笑完,走到安靖身旁,小声问道:“今天要不直接去螺山镇等着吧,秦风要是在东瓯市的话,总不能不回学校。”

    安靖闻言微笑道:“你倒是把螺山镇都记住了,我就知道那地方叫大学城呢。”

    “我是东瓯市的本地人嘛!”邹雅丽仿佛掩饰一般地解释道。

    安靖盯着她看看。

    邹雅丽移开了视线。

    有问题。

    安靖很敏锐地捕捉到了邹雅丽的神情。

    但想了想,觉得可能和今天的工作不会有什么关系,便也完全没心思去追问。

    过了片刻,机场大厅里响起了登机广播。

    安靖在登机之前,又给秦风打了一次电话,但手机依然没开机。

    她无可奈何,只能先上飞机再说。

    05年从杭城直飞东瓯市的班次其实很少,早中晚各一班,来回也只用2个小时。

    安靖一行人9点20起飞,一个小时之后,便踏上了东瓯市的地界。

    出了通道,副总编急急忙忙让安靖再接着打电话。

    安靖拨过去,结果还是照旧。

    “怎么还不开机啊?”副总编抬手看表,皱眉道,“不应该啊,早上8点到现在,都快2个半小时了,他那么大的公司,都不用管理的啊?这么长时间不开机,公司里要是出什么事情,别人怎么联系他?”

    另外一个主编开口道:“该不会他的手机号码换了吧?”

    此话一出,几个人立马就有点抓狂了。

    安靖轻声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哎呀!你们看这事情办的,连个手机号码都没确认,就这么跑出来了。”副总编抱怨起来。

    主编忙安抚道:“先别急,咱们可以查一下秦朝科技那边的公司电话,找那边的人帮我们联系一下秦风。”

    “对,对,对。”副总编大概是这些年喝多了,智商明显有点配不上级别。

    可主编紧接着又脑洞一开,跟着来了句:“说不定秦风是飞去京城了吧?飞机上不能开机啊!”

    “对!有可能!”副总编觉得这就是真相了。

    就在这时,安靖的手机忽然响起。

    她急忙拿起来,一瞧上面显示的是秦风的名字,连忙道:“秦风打回来了!”

    众人连忙闭嘴。

    安靖接通电话,那头传出秦风的声音:“安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安靖跟边上几个人用眼神交流着,字斟句酌地慢慢说道:“秦总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是这样的,关于最近网上说你论文造假的那件事,我们《曲江日报》想给你做个专访。现在我们已经到东瓯市了,请问你现在方便接受采访吗?”

    那头沉默了一秒,无限深沉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人在湘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