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零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拍马屁不是闹*****不是打仗,不能那样旗帜鲜明,那样直捣黄龙,那样简单粗暴。 .拍马屁要委婉,要精巧,要润物细无声,要拍进领导的眼里,透进他的心里。所以如果某些人开口说某些事情很重要,那么底下人要做的就不仅仅是附和这个观点而已。他们更需要做的,是帮助那位大人为这个观点寻找证据,乃至证据的证据,最终从根源上证明,大人所言非虚、大人高瞻远瞩、大人高屋建瓴、大人可以上天。至于拍完马屁后又该做些什么,那就需要等大人的进一步指示了。或者你胆子大一点,也可以提前揣摩一下圣意,干得好自然也能升职加薪。

    以上种种,简而言之地归纳起来,一共就四个字:政治觉悟。

    这天早上,当带着某人重要批示的“秦三篇”原稿,从杭城一路飘进全省各级政府部门,再通过其他渠道,落进全省各座城市的报社和电视台时,曲江省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办媒体立马就像被注射了两吨鸡血,鸡飞狗跳地到处打听秦风到底是何方神圣毫无疑问,大人说文章很重要,那么底下人就该心领神会,写这篇文章的人,理所当然就至少同样重要。

    ……

    张开早上8点出头才到市里。

    他自打参加工作起,就一直没出过市委宣传部,而且仕途一直很顺,从办事员开始,一步一步爬到科长,再由科长爬到处长,直到眼下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这种一直不挪窝却能不能往上走的情况,在政府部门中很少见。但在张开身上,事情确实发生了。在市委部门过了整整半辈子,现在张开每天上班,感觉就跟回家似的,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把人生献给了工作岗位。有传言说等再过两年班子正式换届,届时张开或许就将迎来人生中第一次挪窝的机会,再高升一步,调去外地当副市长。

    此类传言,张开从大概3年之前就开始有所耳闻。

    但他做人很谨慎,即便心里觉得不是没有可能,嘴巴却一直很严,即便在酒桌上喝高了,也从来不主动说这件事;要是别人提起,他就马上转移话题,或者含煳带过,说几句听组织话跟党走的口号,十分保险地敷衍过去。

    这就是他搞宣传工作几十年积累出的人生经验。

    事情没发生之前,绝对不多说话;但事情发生了,就要及时说话。

    心情不好不坏地走进宣传部大楼,张开一路上和所有迎面遇上的年长或年轻的同事打招唿,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屋里已经擦拭干净,不过泡茶的热水还没准备妥当。张开没当回事,宣传部综合办的秘书们平时很忙,泡茶这种小事情,确实也不该麻烦他们。自己提着水壶,去屋外的盥洗室里弄了点水,走出门,就见到一个小年轻匆匆忙忙从楼下跑上来,然后完全无视张开,一熘烟冲到这幢楼老大李金农的办公室前,大力地敲了敲房门。

    张开看不过去,觉得这小孩太毛躁。

    不过还是好心地提醒道:“李部长外出开会了,这星期都不在。”

    “啊?”不知从下面哪个单位上来挂职的小年轻,手里攥着份文件,表情很烦恼。

    张开见状,便上前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小年轻估计是还没认清楼里头领导的样子,也没好好称唿一声张部长,张嘴就道:“市委办收到一份文件,省委办发来的,上面有刁书记的批示。”

    张开的表情瞬间就严肃起来,伸手要文件道:“拿来给我看看。”

    小年轻把弱弱地传真件递了过去。

    张开接过来看了眼文件上方的空白处,上面除了有原先的批示外,还有市一把手刚刚添上去的手写批示:“请宣传部认真学习领会,积极贯彻上级精神,做好相关本职工作。”

    这句批示看起来完全是废话,但站在张开这个位置上,却能看出这句话里蕴含的分量。

    “交给我吧。”张开道,“你回去跟你的领导说,这件事现在由宣传部张开负责。”

    小年轻点点头,临走前终于说了句:“那就麻烦领导了……”

    左手拿稿、右手提壶进了办公室,张开把水壶往加热器上一放,走到沙发前坐下来。他仔仔细细地先把总督大人的批示看了一遍,原意确认无误后,才接着往下看正文。

    只是才看到第二行,张开就被上面提到的一个名字震了一震。

    秦风。

    张开对秦风,当然很有印象。

    几个月前,就是今年夏天那会儿,侯聚义在市区江心岛搞了一个工程启动仪式。当时负责招待的,是区工商局副局长秦建业。张开作为政府这边的受邀人员,在晚宴结束后,恰好碰到了秦风。当时听秦风跟他身边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朋友吹牛逼,开始还以为他是秦建业带去见世面的,自己还给了他一张名片。后来一直到了国庆节,秦风在市委“螺山镇光学材料研究基地项目”启动仪式上大吹特吹了一番,张开才晓得,原来那次晚宴,秦风是被黄秋静喊去的。

    再后面有关秦风的消息,就比较公开化了。

    先是以纯粹的个人身份,进入瓯投集团理事会,而后一手组建了秦朝科技。2个月前微博网成立并上线运营,因为有个爱自拍的漂亮女朋友,秦风逐渐走入公众视线。然后就是大概10天之前,网上突然爆发出声讨秦风为富不仁以及权钱勾结的消息。由于事件可能涉及瓯籍企业家和东瓯市的城市形象,市委的政务信息处还特地请示过他的意见。张开当时的建议很简单,就是观察。可是他实在没想到,这才观察了没几天,事情居然就闹到省委大楼里头了。而且更难以置信的是,总督大人居然还给了批示!

    “这小孩是要飞啊!”张开没工夫再把文章读一遍了。

    他向来看人很准,而以秦风眼下的发迹速度,怕是连瞎子都能看出来他日后能到什么高度。

    张开匆匆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按下电话免提,拨出了一个他不知打过多少遍的号码。

    片刻之后,《东瓯日报》的总编梁文金呵呵笑着接通,状态很悠哉地问道:“张部长,市里又有什么工作指示啊?”

    “今天不是市里的工作了,是省里的。”张开道,“我这里有份材料,现在给你发过去。材料上有个名字,叫秦风。就是上回在市委说了很多话的那个,你现在马上派人,去把他以前所有的事情都给我查一遍,越细越好!”

    “怎么了?犯什么事情了?”梁文金听张开说得严肃,不由坐直了身子。

    却听张开回答道:“不是犯事情,是遇上大好事了。反正你就给我往好的写,一定要写得正面积极。要全面,要详细,要真实。”

    梁文金连连点头。

    张开又补充道:“还有一些对他不利的舆论,你们也要给出回应,最好是找他本人再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大方向呢……怎么个回应法?”梁文金问道。

    张开想了想,说:“主要就是一个思路所有故意抹黑东瓯市企业家形象的人,不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其他舆论平台,我们都必须对其加以严正抗议和强烈谴责。我们自己这边的态度,一定要要明确,要坚决,可以再加一点震慑力,以《东瓯日报》的名义,代表东瓯市宣传部门,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